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6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6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情终于给送出了宫。

数日后,传来了她的死讯。

瘟患而死的尸体自然要一把火烧了就地埋葬,绝不能送入宫中。

所以,一切死无对证。

新皇下旨,追封皇姐雪情为凤仪长公主,如仪安葬于先皇陵畔。

宫中的棺椁之中自然只有几件衣裳,几件雪情自己都没见过的新衣。她在宫中的旧物几乎被母亲令人焚烧殆尽。

而在宫中搁置了三月有余的杨淑妃,终于有了机会入土为安,无名无份地安葬在女儿的陵墓中。

虽然她死不瞑目,但她终于可以走得安心一些了。

打破牢笼飞金雀。

雪情当然不会死,母亲已叫颜远风在外安排得妥妥当当,自有人将雪情照顾得衣食无忧。

我想,当有朝一日我们可以自由,雪情重见天日时,我们只需将凤仪公主的墓碑,直接换成淑妃娘娘的墓碑就行了。

进入腊月时,我更自由了许多,人人都知我不仅是太后最心爱的女儿,也是摄政王宇文昭的未来媳妇,爱逾珍宝。以前父亲在时,除了极亲近的皇家亲戚有事相请,寻常时从不让我外出。但宇文昭出身武将,对这些规矩显然要看得疏淡很多,尤其我每次提出要去宇文府玩时,他都是一口答应,为我准备着名菜名点,又找来各色唱折子戏的,耍没尾巴猴的,舞枪弄棒卖艺的,让我观看取乐。

因为老出宫,母亲便不放心,我趁机和宇文昭说了,把颜远风调来做我出宫时的贴身护卫。

宇文昭倒也没有拒绝,只是似笑非笑道:“这个人,身手的确高明,上次伤了我好多部下。”

我不以为意道:“谁叫你当时凶神恶煞似的只想欺负我们母女!”

宇文昭嘿嘿道:“谁叫你母女两个生得跟对姐妹花似的?”

我翻了他一记大白眼,咒骂道:“你个老不要脸的!”

宇文昭哈哈大笑,也不介意,只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把。

而颜远风回宫之事,便这样定下来。

他的伤势早已平复,只是面容清减许多,而且比以往更加安静沉默,曾经若隐若现的忧伤,如今已深深如刻,一双眼睛更如秋潭笼雾。

我看住他眼睛时心中总是说也说不清的澎湃,看得久了时就穿过那雾一头栽进那秋潭之中了。

“颜叔叔,你为什么不肯笑一笑?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比闷着脸要好看多了!”这日,我坐着马车去宇文府,夕姑姑坐在我身侧,颜远风却远远盘坐于车厢门口。我越瞧心里越是闷闷得疼,忍不住问道。

颜远风转过脸,嘴角抿出很柔和的弧度,但话语依旧是一惯的低沉:“公主说笑了。微臣的职责是保护您的安全。”

“青天白日的,谁要你保护安全了?”我有些泄气,嘀咕着,横卧到夕姑姑的大腿上躺着。

夕姑姑抚着我的头,冲颜远风微笑道:“颜护卫,你瞧,公主虽又长高不少,可终究还是个孩子呢。”

“我才不是孩子呢,我已经长大了。”我说着,想着目前在宇文昭前游刃有余的表现,有些小小的得意。可惜那个宇文清没回来,不然看看他到底病得怎样,如果有机会能下剂重药把他弄死,我就没了后顾之忧了。

不过一时不回来也好,如果他死了,说不准我就成了第二个皇甫雪情了。

我忽东忽西地盘算着,随着那车子晃晃悠悠,眼皮越来越沉,最后打了个呵欠,竟睡着了。

迷糊中,似听到男子轻轻叹气:“她们母女两个,都是行走在刀锋边缘。”

“那君羽呢?”

“他已经在刀尖之上了……”

梦里也禁不住的哆嗦。

[下次更新:7月20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