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7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7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昭早知我要去,自然又有准备。

这一次只有一个清倌人,叫做晚蝶的,据说是京城头一个红妓。

我在宫中原也听侍从背地里说起过青(河蟹)楼声色之事,原料妓(河蟹)女必是花枝招展的,谁知这女子穿着极是素净,只一根双蝶展翅的长长银簪,便将满头青丝笼起,别无装饰;而一身银灰锦缎暗紫牡丹纹理的长裳,亦是毫不起眼;但她肤白如玉,意态安闲,却如一枝凌寒青梅,向隅而开,不求闻达,却清芬自散。

此时,她独抱琵琶,安坐绣墩,正细细弹唱道:

“胡蝶,胡蝶,

飞上金枝玉叶。

君前对舞春风,

百叶桃花树红。

红树,红树,

燕语莺啼日暮。”

我坐于珠帘之后,拈着瓜子嗑着,看她身段袅袅娜娜,随着乐声微微颤动,声线娇柔婉转,果然也是好听。又有乐师在一旁以笛声相和,便将乐声中的绮靡冲淡不少,便更觉怡人了。

到底是懂得抓人心的艺妓,连支媚俗的曲儿也能弹得如此清爽,在座尚有宇文昭请来同乐的几个要好官员和宇文家兄弟,一时都听住了,只是拈须点头,可见这晚蝶姑娘还是颇有几分本事的。

眼见宇文昭面有得意,正隔了珠帘查我神情,我张口吐了几瓣瓜子壳出来,懒懒道:“宇文叔叔,这样娇嗲的歌,不是给我听的吧?”

宇文昭“呔”了一声,道:“公主不喜欢听?”

我用竹签敲着桌子,边寻着我爱吃的点心和果子,边道:“我若是男人,一定喜欢,说不准一时喜欢了,把她带进宫做个侧室也说不准。可惜……”

我将竹签插上了一只酒酿梅子,送入口中。酸酸甜甜,有着醺醺的酒味。

宇文昭不做声了,想了一想,侧身问身畔侍从:“不是说要请哪个驯兽师带了老虎来表演么?”

侍从低声道:“本来说请来的,后来几个总管一商议,兽xìng不定,闹不准啥时发起威来,连驯兽师也制不住,公主金枝玉叶,惊着了可就不好了。”

宇文昭啧啧摇头:“怕什么呢?我们衔凤公主自小儿就跟个小兽似的,爪子尖着呢。”

这时只见那晚蝶姑娘站起来来,款款行礼,道:“宇文大人,公主,既然这支曲儿不好听,那便容晚蝶再唱一曲吧。”

我格格笑道:“好啊,如果能让本公主听得心动,即刻脱了你的乐藉,为你备份丰厚嫁妆,寻个良人好好嫁了!”

晚蝶深施一礼,声调忽然清越,清越中带了种悲怆散淡,看似旷达,却有掩不住的忧思绵绵,全然不同于方才的娇柔妍丽。

我不觉放下竹签,含着梅子,细听她唱道:

“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明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

想秦宫汉阙,都做了衰草牛羊野。不恁么渔樵没话说。纵荒坟横断碑,不辨龙蛇。

投至狐踪与兔穴,多少豪杰。鼎足虽坚半腰里折,魏耶?晋耶?

天教你富,莫太奢。没多时好天良夜,富家儿更做道你心似铁,争辜负了锦堂风月。

眼前红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车。不争镜里添白雪,上(河蟹)床与鞋履相别。莫笑鸠巢计拙,葫芦提一向装呆。鸠巢计拙:传说斑鸠不善筑巢,借喜鹊巢产卵。”

忽然之间便萧索了心。

竭尽心机,千般算计,如同落水之人终于爬上一叶扁舟,自以为安全,可四顾茫茫,无边无涯,不知何时风狂浪急,便给掀到海底,永劫不复。

天下如何?朝廷如何?

花开花荣,不过展眼风华,一朝随风扫,红颜凋零,老去落尘埃,追思无及。

[下次更新:7月21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