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9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四)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9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晚蝶已躬下身来,将酒杯递向宇文昭唇边,呖呖如黄莺宛转:“王爷如能见谅,请满饮此杯,则晚蝶今晚方敢安枕无忧!”

宇文昭哈哈一笑,果然就了晚蝶手中张唇饮酒。

当了一众朝廷命官,堂堂摄政王如此丑态毕露,我也不知该庆幸还是愤恨,只是信手拈了一只腰果入口中,嘎蹦咬碎。

还未得来及吞咽下肚,变故陡生。

一道冰凉寒光乍从晚蝶袖中飞出,仿若游龙,带了铮然颤音,嗖地飞向宇文昭脖颈。

宇文昭正伸脖饮酒,那姿态如将自己脖颈送到锋刃之上。

但下一刻,宇文昭已双拳齐出,一拳将晚蝶持匕左手拍开,一拳击向晚蝶胸口,拳如巨锤,又快又狠。

含着腰果的口中忽然干涸,我瞪大眼睛,吸着气,不由站起身来,盯住眼前一幕。

但见晚蝶左手利匕落空,已衣袂翩飞,如一枚偌大的灰色蝴蝶,凌空而起,本送向宇文昭唇的酒已哗然倾到宇文昭脸上,另有一把利匕飞快从袖中弹出,刺向他的眼睛。

下一刻,厅中已全然乱了套,那乐师也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绚亮如电芒,哗然刺向宇文昭要害。

宇文弘、宇文颉纷纷拔出佩剑,挺身相护,其他文官连连退避,武官各执兵器,或相助,相掠阵,忙乱得不堪。

外面侍卫听到动静正往厅内涌来时,忽又有人忽喝:“走水了!走水了!”

又有人在叫:“刺客有内应,小心!小心!”

珠帘晃动,不时有人打斗的人飞起,摔落阶前;又有鲜血不知从何处溅出,激射到珠帘之上。洁白的珠帘立刻挂上大片红光,火焰般簇烧在跟前。红光中,但见人影幢幢,飞来跃起,凛冽锋芒如流星四散,再也看不清厅中乱成何等模样。

“公主,我们快走。”颜远风已执剑在手,催了夕姑姑和宫女带我从后方偏门离去。

我却不甘心,恨不得撩开那珠帘,瞧一瞧宇文父子是不是给那晚蝶和乐师杀了,便是没给杀死,给生生刺上几剑也是大快我心的。只是对那珠帘上的鲜血很是畏惧,终究不敢去撩,只定定僵立在桌前,睁大眼睛看珠帘外的影影绰绰。

颜远风皱眉道:“公主,别看了,刀剑无眼。”

话犹未了,忽见一物飞来,颜远风将我一拉,正擦着我的衣裳掠过。定睛一瞧,竟是一只手掌,鲜血淋淋,犹在抽搐着慢慢伸展五指。

眼见我粉红衣衫之上已擦着不少鲜血,浓浓血腥直扑鼻端,我不由头皮发炸,大叫了一声。看那那珠帘不断被厅中打斗的劲气激得晃动,再不知又会有什么断手断脚飞进来,我才想着拉住颜远风袖子,急急向外冲去,却觉手脚俱是软软的,几乎挪不开步了。

颜远风再顾不得,一把抱起我,拉了夕姑姑,从侧门冲出了厅子。

他的剑锋闪闪,依然持在手中,一到阳光下便反射出灼目的光芒,映在他紧张的面庞上,连眼眸都显得从未见过的明亮。我心里却宁妥了许多,俯下头在他的胸膛嗅着。

轻微的汗味,和那从小让我熟悉的男子体味,是让我安静下来的最佳良药。

忽然想着,让他这么一直抱着我走下去,便是前方永远是刀枪剑林,都不妨事的。

可惜只不过片刻,待我们来到花园中,颜远风便放下了我,谨慎地四处打量。

[下次更新:7月23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