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一天,据说宫中禁卫被调开了十之八九。但我呆在母亲的昭阳殿,并没有感觉到附近护卫有所减少。相反,我九岁的弟弟皇甫君羽被母亲从东宫中接来时,又带来了一批护卫,并且直接进驻昭阳殿,其中包括东宫护卫统领颜远风。

颜远风!我一看到他,开心得连我们目前面临的困境都忘却了。他本是随母亲一起入宫的,小时候时常见他来探望母亲,又喜欢将我和弟弟抱在怀中逗弄。

“颜叔叔!”我欢喜地扑上去,拉住他袖子。

颜远风轻轻抽出袖子,退开一步,淡淡笑道:“小公主长得越发高了,眼看出落成个小美人了。”

他说着,又去向母亲行礼。他的面容轮廓清俊而柔和,眉宇间一直有种若有若无的忧郁,让人看得心里揪揪的。但我知道他绝不纤弱。听说他的剑法,在京城是数一数二的,又曾受过萧家大恩,因此母亲才放心将东宫太子交托给他。

眼看他跟母亲行了礼,便压低声音和母亲交谈,顾不得再理会我,不觉有些失落。正怔忡间,有人在我肩上拍了一下,高声叫道:“栖情妹妹!”

我一抬头,一浓眉大眼的少年神采奕奕瞧着我,年轻的面庞意气风发,正是我二表哥,也就是我母亲的侄儿萧采绎。他长我三岁,春天时随了外祖舅舅进京见驾后便执意留在了京城,说是想在京城繁华之地长长见识。外祖靖远侯萧融,和家人常年领兵驻扎肃州,母亲便也盼着有个娘家人呆在京中,遂将他安插在太子[gong]中陪读。

想我这表哥出身武将之家,自幼骄纵任性,哪里有读书的兴致?但有颜远风一旁教导,听说一身武学倒已很是了得。

我见萧采绎一脸的兴致高昂,白他一眼,道:“绎哥哥,听说前天有人因为背不出楚辞来,给先生罚在太阳里站了半个时辰,不是绎哥哥吧?”

萧采绎不以为意道:“大好男儿就该征战沙场笑傲天下,没事读那许多的死书做什么?难不成咱们这样的人家,也要去考状元进士?无聊得很。那些腐儒更是可笑,也不看看当下形势,皇上要的是为咱们大燕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而不是百无一用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我虽听他的话说的有些奇怪,但此时注意力已集中在母亲和颜远风的交谈上,一时顾不得和他辩驳。

母亲正忧心忡忡问道:“远风,上次老侯爷进宫时,也隐约其辞提到大燕目前颇不安定,我只想着大燕四百多年国基,又有众多文臣武将相辅,必能化险为夷,何况我和皇上闲谈时,他从未提过这些事情,想来事态并不严重,终究会国泰民安。谁知今日又有此事,难道外事真已如此不堪了么?”

颜远风静默片刻,将头偏向窗外,看那一园的荼蘼如雪,纷扬而来,轻叹道:“皇后娘娘,皇上……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好丈夫,好父亲,难道不是好皇帝?我心头疑惑,恍惚觉得有些失落。也许我真的该出宫看看,那个繁华底下的真实世界。大燕的子民,都是父皇的子民,都是大燕皇族应当视若亲子的子民,不是吗?

父亲也曾教过我,说君之于民,譬如舟之于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父亲是聪明的,是睿智的,甚至年轻时也曾和颜叔叔一般英俊挺拔。

但我终究不曾想过,我再没有机会见到父亲。那日明黄辇驾上的鲜明背影,成了记忆中关于父亲的最后风景。

开到荼蘼花事了。那曾经芬芳的荼蘼,见证了父亲一生的风花雪月,浪漫温情,也见证了灾难突至的惨烈如火,血流成河。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