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0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五)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0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宇文府是前所未有的凌乱。

这样的大白天,足有四五处一齐冒出青烟,直冲而上,隐见火苗吞吐,人影奔忙,呼喝声一片。又有侍卫不断奔向前厅,又不断退出来,看来竟是打斗得凶狠了,再插不手去。

我舒了口气,渐渐定下神来。忽见四周都是人影来来去去,再也顾不得注意到我们,心念动了一下,转身道:“颜叔叔,你知道宇文弘住在哪吗?”

“长房自然住在上首,不过宇文家府第阔大,具体在哪里就说不准了。”颜远风有些奇怪我怎会在此时问起这个来,不过还是如是回答。

“嗯,那我们去找找吧。”我说着,迈步向前走去。

夕姑姑忙道:“公主,你急着找那里干嘛?先把衣衫换了吧。”

不见了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对着那一碧如洗的晴空,以及那飘往晴空的烟气,我心情大大好转,甚至有种幸灾乐祸的兴奋,快要压倒逃出地狱的惊魂未定。我几乎掩不住嘴角的笑意,随手拿手绢将衣衫上的血擦了擦,说道:“衣衫换下来,就不像帮忙追坏人了。”

夕姑姑惊得忙来抓我的手,叫道:“公主你又想做什么?”

我一把甩脱她,撒腿就跑,道:“我要找杜贵嫔!”

是的,我要找杜贵嫔,那比我大不了多少,一直被父皇捧在手心的杜贵嫔。我只想看看,她过得好不好。

颜远风先是诧异,然后是无可奈何,跟了我后面走着,倒也不来拦我。

宇文府虽大,地方倒是好辨认,一处处房屋俱是大门大户,气派宏伟,玲珑精巧却是不足。我穿了圆月拱门,径奔向后院,只往上首走着,此刻女眷婢仆大多躲藏起来,侍从则集中在前厅和几处失火处,一路已很少见到人影,倒也称了我的意。

转眼见居然有几棵长得粗粗笨笨的黄杨,扭头道:“颜叔叔,黄杨不是说坟堆子里长得最多么?怎么这里也有许多?”

颜远风不答,夕姑姑气喘吁吁道:“哪里有这话啊?黄杨太过普通,皇宫里不多见罢了。何况这也不是黄杨,是胡杨,西域带过来的树种呢。”

我看不出黄杨和胡杨有什么区别来,但眼光转处,却看到了杜贵嫔。

她正站在一处花木葱笼的角落里,半个身子掩在胡杨粗粗的树干后,鹅黄的裙子飘了一角在外。如果不是听到她那熟悉利索的声音,一时还不能发觉。

“杜姐姐!”我叫唤。她背地里和我处得不错,此刻出了宫,再不宜称她为贵嫔,我便直呼姐姐了。

但我呼唤之后,分明见那身子颤抖一下,却不曾见她探出身来。

莫不是觉得难见故人?可大家不都是一样么?

我眼中酸涩,不觉放慢脚步。

这时,颜远风忽然伸出手,很轻很快地搭上了我的肩,手指间蕴着的蓄势待发的力道,连我都轻易感觉得到。

那是,武者对于危险的天然警惕?

我忙顿住脚,已见杜贵嫔慢慢给推出来,雪白的脖子上赫然架了一把钢刀。

刀的主人,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一身玄色劲装,挺鼻凹眼,眸光凌厉。

“退开!”这男子冷冷喝道,手中钢刀更往前推进了一分。

“啊?”杜贵嫔似觉出痛意,花容惨淡,失声惊呼,与方才那流利迅速说话的女子判若两人。

难道刚才不是杜贵嫔在说话?

[下次更新:7月24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