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2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2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去了方才知道,宇文昭叫我去看,如果不是恶作剧,就是敲山震虎,杀鸡儆猴。

他不过是让我看看他的反对者的下场而已。

乐师和晚蝶都给曝在广场之上,衣衫染满了凝固发黑的血,已经死了。

另外还有几个不相识的,多半是二人的内应了,也是遍体的血窟窿,甚至有两人脑袋都给割下来,扔在一边。几只猎犬正围着尸体嗅来嗅去,叫我怀疑过了今天晚上,这些人会不会尸骨无存。

我一阵恶心,转身冲宇文昭叫道:“宇文叔叔,你不想叫我来玩就早说。叫我看这些做什么?以后叫我一想你家府第,先想起这些脏东西来!”

“夕姑姑!”我拉起正强忍呕吐面色苍白的夕姑姑,怒冲冲道:“我们回宫!”

宇文昭见我发怒,倒也陪下笑脸来,道:“你说要看我才带你来看的啊,不过逗逗你而已!别生气了!”

“反正今天也玩不痛快了,回宫再说吧。”我心头稍稍舒服点,抓了抓他的胡子,道:“记好了,下次弄些好玩的把戏让我看,今天可懒得再玩了,胃口倒得连晚饭去不必吃了。”

宇文昭也有些心神不属,笑道:“好,我多多派人送你回宫,我这里还要再清查清查,别再混些叛贼来,惊着了公主凤驾可不好玩。”

我“嗤”地笑了,而颜远风已扭头让人备车回宫。

我最后又看了一眼那些尸体。

曾经那样宛转风流的晚蝶,那样仰面卧于阳光之下,乌发流离闪亮,容貌精致苍白,如同一只折翼的蝴蝶,风干成怵目惊心的绝美风景。

而一众刺客尸体中,居然没有那个挟持杜贵嫔的黑袍男子。

难道他成功逃脱了?

还是潜在宇文昭府第中的哪个角落,伺机给他致命一击?

在皇宫护卫加上司文昭另外派的大队人马保护下,我的马车浩浩荡荡奔回皇宫。

但我坐在舒服宽敞的车厢里,总觉得哪里不对。

“颜叔叔,夕姑姑,你闻着什么味儿没有?”我问,不停地嗅来嗅去。

颜远风皱眉道:“没什么味儿啊。夕颜,是不是香炉里换了香料?”

夕姑姑站起来,也嗅着鼻子,道:“没换香啊。不过,是有股子怪味。”

我却想起那是什么味儿了。那是曾在宇文府中闻到过的血腥味,只是此刻在熏香的遮掩下已经淡薄了许多。

这时我那铺了厚厚狐狸皮的坐椅似乎微微震了一下,仿佛里面有甚么活物在动弹一般。

我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

坐椅下是中空的,本来是用来放椅垫衣物以及冬天锦被的,此时锦被已被抱出来,放于车厢一侧。

诚然,我来宇文府的路上曾经睡着过,夕姑姑一定会取了锦被让我盖着。可我下车以后,随侍的宫女应该不会忘记将锦被收回原处。

我将锦被捉起,抖开。

一片明显给刮擦上的血迹,赫然沾在粉红的被面上。

随侍的两名宫女已经失声轻呼。

我忙瞪她们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颜远风吸一口气,将我推到一旁的夕姑姑怀里,掀开狐狸皮垫子,猛地拉开坐椅面子。

一道寒光从椅下飞出,却被另一道更绚目的剑光迅捷压住。

颜远风的宝剑,已经指在椅下那人脖子上。

竟是挟持过杜贵嫔的那个黑衣男子。

下次更新时间:不确定。

皎皎25日晚上的飞机去香港,29日晚才能回来。

皎皎会尽量找机会上网更新,但说不准啥时会更哦!香港对我来说陌生得很,不晓得到那边后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文债啊文债,我到底欠了多少的文债?估计很多读者在背后骂我吧?偷偷爬一边哭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