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3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3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慢慢垂下刀,面色苍白,另一只手捂着前胸,汩汩鲜血正从指缝中溢出。一双深凹的眼,墨蓝如风雨将至前的大海。紧咬的唇,已经泛起青紫。

颜远风吸一口气,迅速回头看我一眼。

车厢里有了这么大的动静,想必车夫多半也听到一些了。

我克制住自己的惊骇,坦然一笑,大声道:“夕姑姑你也真是,叫你端杯茶也能弄翻,莫不是给那些刺客吓坏了?颜叔叔,快来帮收拾收拾!”

颜远风答道:“来了。”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只素青的物事扔给那男子,迅捷将椅面盖上,将一切恢复了原状,方才收了剑。

我松一口气,依旧坐回椅上,扭头向两名宫女低声道:“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吧?”

这两名宫女,一个叫袭玉,一个叫小雁,原是自幼随了我的,虽是胆小了些,倒还算忠心,都按紧了胸口,点头称是。

但只要想着屁股下坐着个大活人,心里总不是太舒服。坐立不安一会儿,我将袭玉小雁赶到一边,自己在侧椅坐了,悄声问颜远风:“刚才你扔给他的是什么东西?”

“伤药。”颜远风轻声答道:“回宫后不要出声,入夜后我设法把他送走。”

我点点头。这么样一个人,分明是宇文昭的死对头,带入宫中自然也是祸害,一不小心,必然会连累我和我母亲,当然得尽快请走。颜远风在宫中这么久,各门侍卫自然是熟的,又一直是母亲和君羽信用的心腹,自然有法子悄悄将他弄出去。

一回宫中,我便忙不迭跳下车,向颜远风使个眼色,自顾奔回昭阳殿。

母亲见我回来得早,有些讶异,我悄悄将缘故和她说了。

母亲皱眉沉思:“咦,这些人会是哪路的人马?自然不会是我们肃州的人。我只怕宇文昭起警惕之心,一向跟你外祖和舅舅说了,叫不要轻举妄动。莫非是浏王皇甫君卓的人?前些日子浏王那里放出话来,说你弟弟虽是嫡子,却是弑君叛贼宇文昭所立,因此名不正言不顺。宇文昭听说,派了蔡禀德前去讨伐。听说两军正在浏河一带激战,未分胜负,宇文昭正准备把宇文弘兄弟派去。浏王军马不如宇文氏强大,因此派人刺杀,来个釜底抽薪也说不定。不过,也可能是晋国公安世远。安世远虽然略嫌庸懦,可手下强将如云,三个儿子均非池中之物。尤其是他的二儿子安亦辰,据说出世时有人亲见有星辰自天落于产房之中,因此取名亦辰。”

“这些事,只是说说而已。父皇还是真龙天子呢,还不是……”我郁郁地说。

母亲神色顿时凄凉,慢慢儿说道:“若他在,若他在,我也不用这么操心吧?”

父亲在世时,这些前朝之事,母亲何尝去理会过一点半点?她将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父皇的起居和我们姐弟的教养之上。

我将手指划着母亲的眉眼。母亲眉眼深深,比以前不知多了多少的忧伤心事。

母亲浅浅一笑,问道:“母后是不是老了?有很多皱纹了么?”

我伏到她怀里,撒娇道:“母后怎么会老?人家不都说母后看来就和我姐姐差不多么?一丝的皱纹都看不出呢。”

“如果我的脸上爬满皱纹,只怕宫破那日,我们已一起随你父亲去了。”母亲声音里,有种杜鹃啼血的悲哀和灰心。

用自己的容貌和身体,去护住一家的周全,应该是母亲这一生最大的恨与痛吧?

我偎依着母亲温暖的怀抱,不敢看她眼中的痛楚无奈。

母亲勉强护住的,也只是我们姐弟而已。

而我们的大燕王朝,早已风雨飘零,君羽的皇位,更是名存实亡。

也许,父亲被白绫加颈之际,大燕王朝,便已覆灭。

亲们,我终于回来了。可我好累哈!

《幻剑之三世情缘》得了意料之中的奖项,随之而来却是一大堆不顺心的事。

汗啊~~

[下次更新:8月1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清霜满天逸狂客(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