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6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6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仇澜的同党?我忽然之间便有了个大胆推测,并立刻把那推测说出了口:“你是,安世远的儿子安亦辰?”安世远的第二个儿子,应该就是他这个年龄,何况这人的气质,绝非屈居人下者。据说,安亦辰年纪虽轻,却举止舒徐,爽朗仗义,有儒将之风。

“你认识我?”这下,轮到那少年惊讶地张大嘴巴。

“我猜的!”我见自己居然猜中,十分得意,伸手从床上拉条锦被拖到地上,裹了自己,好奇看他:“你跑皇宫里来干嘛?不知道宇文昭正想着捉你吗?”

安亦辰继续挠头:“你还真会猜!没错,宇文昭一定想捉我,可我知道公主一定不会让他捉到我。”

“你……你还真的很自信!”我惊讶叹道:“可宇文昭待我不薄,你安家却待我们皇甫家不怎的,这事,我还得权衡权衡!”

安亦辰明星般的眼瞳有一瞬时的幽深,那样深得似乎要扎到我心中一般。然后他吐字时眉宇间已没了稚气:“我不信。我才不信你们母女会这么甘心沦为宇文昭的玩.物。”

玩.物?

我和母亲是宇文昭的玩.物?

我想也不想,一巴掌甩过去,清脆响亮地拍在他的脸上,顿时浮起五只淡红的手指印。

“难道不是?”安亦辰显然没想到我反应那么大,一时怔住,研判地盯住我,而我已忍不住想要掉泪了。

我曾想过自己和母亲都如同宇文氏的玩偶一般,可这么赤(河蟹)裸地被人称作他的玩物,那种屈辱,把我薄如纸片的自尊迅速折成两半,碾于脚底。

“对不起。”许久,安亦辰垂了头,轻轻道:“我说话唐突了。”

我觉得这天更加得冷了,裹了被,依在炭炉畔,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是不是,天下人都认为我们母女是宇文昭的玩物,认为我们是用自己的身体维系了我弟弟名存实亡的皇位?”虽然难以启齿,我还是问出了口。如果天下人都如此认为,打他的耳光有什么用?也许天下人认为,该被打耳光的,是我们母女。

“没有。”安亦辰静静望着我,眸光已经温暖,夹杂了掩抑住的同情和怜惜:“我只是听仇澜说你肯暗中安排人救他出去,想着你们必定也过得委屈了。”

我眼皮都不抬道:“我只不过不想让宇文昭认为我和你们这些叛贼有牵扯而已,谁想救你们?你等着,天亮了我就叫人把你捉走。无事往我们昭阳殿闯,以为我们母女最好欺侮么?”

安亦辰笑了一笑,拿了银挑子将炭火拨了一拨,也不理会我话语中的挑衅之意,缓缓道:“上次入宇文府刺杀宇文昭的人,的确是我们晋州的。我并不同意他们如此冒险,可他们一意如此……除了已经遇害的,还有两名兄弟被生擒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一个叫安亦思,是我堂兄,一个叫杜子瑞,是我的好兄弟。我们好多次派人暗入宇文府查探,都没有消息。近日才知道,宇文昭把他们关押在皇宫某处密室了。”

“原来还有活着的!”我眼前总是浮现着晚蝶死后,那如夜蝶折翅般仆倒于地的壮烈与决绝,喃喃道:“今晚是除夕,皇宫防守最弱,所以你亲自跑来救人?待部下这样有心,不怪有如许多卖命的死士了。只可惜枉费了一番心思,还是不曾得手吧!”

安亦辰的眼睛又明亮得出奇了。

他笑道:“他们已经被我的弟兄们救出去了。我是断后的。”

“你?断后?”明明以他为尊,却要他来断后?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