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8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8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亦辰再无选择,和衣跃到我里侧身畔,屏息静气,一动不动。

我将被子扯了扯平,半敞了寝衣,将雪白的肩膀露了大半出来,再抱了个睡枕在怀里挡了前胸,眼见四名甲士踏进房来,越性叫道:“夕姑姑,帮我把帘子拉开,灯全点亮,好好找找。真是怪了,宇文叔叔那么好本领,怎会把刺客放宫里来?母后那里有查么?她的胆子比我还小呢,别漏了个把坏人在她那里都查不出!”

当前那领头的已连连陪笑,终究不敢抬头细看我:“太后那边,也有人去查了,一定力保娘娘和公主的安全!”

我呵欠连连:“别罗嗦了,快找找,到底有刺客躲在哪没有?我可困死了。”

我半靠着床背,耷拉下抱枕横在半撑的腿上,只作倦极欲睡,胸前肌肤却露出了更多。

夕姑姑忙走近前,帮我拉着被子道:“公主,好生躺下睡着,看感冒了!”

我咕哝道:“吵死了,怎么睡?”

那些甲士检查了窗户及四壁角落,为首那人又走到我床前,向我磕头陪礼:“公主请安睡,属下们这就离开。公主若有事,只须一声吩咐,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他说得多么的好听,我却用眼睛余光留意到他罗嗦那么一大段,不过为俯下身时能看清床下情形而已。

而床上本就锦被成堆,加之夕姑姑坐在床边东扯西扯,他能看得清才是怪事!

何况,我衣衫不整,我就是借他个胆,他敢细看吗?

夕姑姑好脾气地安抚我躺下,垂下帏幕,才回头笑道:“大人客气了,太后和摄政王爷若知道大人如此尽心尽责,必定开心得很。”

为首侍卫连道不敢,带了甲士匆匆退下,重新掩起房门,而我开始在床上抱怨着给吵着了,一会儿要茶,一会儿要点心。

一时人走光了,周围恢复了安静,夕姑姑将门紧紧闩好,灯火都灭了,只留帏幕内一盏,才走过来,一边为我披衣裳,一边轻声问:“那人是谁?”

安亦辰掀开锦被,迅速跳下床来,舌尖极低极快地滚出两个字:“失礼!”脸上却是通红,几乎不敢抬头看我,全不见了方才的雍容自若。

我与一个陌生少年这样共处一被贴身紧靠着,心里也不自在,跟他隔了衣物触碰着的部位如被小虫子爬过般怪怪的感觉,但见他那样又禁不住好笑,伸出脚丫子来在他身上踹了一下,道:“还杵这里干嘛呢,离我远一点。”

安亦辰居然没躲,被我结结实实踹在膝盖骨上,继续红着脸摸了一摸痛处,也不说话,看来竟有些木木的。

夕姑姑忙捉住我光光的脚,塞到被子里,道:“公主,仔细冻着!”

她话还没说完,我鼻子里一阵酸疼,张嘴就是两个喷嚏,想来这一晚我也给折腾得够了,真给冻病了可不糟了,忙老老实实钻在被窝里,道:“夕姑姑,帮我把这人赶走罢。他是谁跟咱们都没关系。”

“哦,他是……”夕姑姑将安亦辰细一打量,微笑道:“是世家子弟吧。外面正闹得很,这会子出去,只怕不方便。越性再在这里藏个一两天,得便再走吧。”

安亦辰躬身为礼,道:“多谢夕姑姑!”他倒乖,不论甚亲疏,也跟着我称起夕姑姑来了。但他温文有礼,尔雅得体,却不觉得唐突。

即便大家子弟,也很少有年轻人具备这样的风范吧?

今天失业啦,因为写作!该死的老板认定写作会影响工作,千方百计赶我回家!想我为他家卖命工作的三年啊,很想打他两耳光,问他到底要不要脸?

心烦啊,可能常会下乡休息休息。估计8月7日回来更新文文吧。亲们,皎现在只有你们这群一直支持偶的读者啦!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