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9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四)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39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将夕姑姑的手抱来枕着,嘀咕道:“夕姑姑,难道一直把他藏我屋子里?我不喜欢睡觉时有个人偷窥着。”

夕姑姑温柔地抚着我的长发,笑道:“傻公主,那孩子看来不像是坏人,咱们用帏幕隔着,他不会偷看你的。便是有些不便,也忍耐几日吧。外面风声紧得很,这时候让他出去,只怕是送死啊。要知道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们已搜查过这里,暂时不会再来,寻常人也不敢到这里来,算是很安全的了。公主啊,你就……”

夕姑姑的声音温柔轻软,像舒缓的歌谣一般。我听她说着说着,越来越困,慢慢耷拉下眼皮。从小,夕姑姑便是用这样的温软的声音,一次次催我入眠。

再次醒来时,已是天大亮了。只觉晕头晕脑,身上也很不自在,必定是因为晚上没睡好了。

听到有蟋索之声,一抬头,隔了鲛纱,便见安亦辰正在往炭炉里添着炭,身上紧紧裹着他的棉袍子,似冷得受不住一般。

我便有些不屑。这屋子已经够暖和了,他的衣服也不单薄,却冷成这样,可见平时必然娇贵。

女孩子娇贵些那是应该的,母亲一向说了,千金小姐就该娇娇弱弱,在男人精心呵护下成长生活;而男孩子这般娇贵就可笑了,没有一个坚实的身体,如何去创业开拓,支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

我一边从床上懒懒爬起披了衣裳,一边叫夕姑姑进来,无意扭转头来看了看床褥,忽然失声惊叫起来。

雪白的床褥之上,绽开了大朵鲜红的花朵,怵目惊心。

安亦辰听惊叫,立刻撩起帏幕冲了过来,然后望住我惊疑不定,一张面孔,苍白得发青,连眸子都亮得怪异。

我顾不得别的,指了床褥就责骂:“你看你,把你伤口上的血都弄我床上了!脏死了!早知半夜应该把床褥换一下!”

安亦辰用手按了按自己的腹部,嗫嚅道:“我的伤口包得很紧,应该……不是我的血。”

“不是你的血难道是我的血?”我怒气冲冲,差不多要指着他的鼻子骂了。

安亦辰疑惑地将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突似发现了什么,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便红了脸。

“像个女孩子似的,见人就红脸,做错事也红脸,撒谎也红脸!”我嗤笑着。

这时夕姑姑已匆匆进来,急急问着:“什么事?”

我指指床间,委屈道:“你看,这人把脏血都弄我床上了。”

夕姑姑掀开被子瞧了一瞧,又将我一打量,忽而恍然大悟般笑道:“栖情,你知不知道,是你长大了?”

“我长大了?”这话哪里跟哪里啊?我还是莫名其妙。

这时,又是一股热流从体内涌出。

我一惊,忙低头看时,分明见一抹嫣红,慢慢透过寝衣渗出。扭身看身后裙摆,亦是狼藉残红。

那些血,是,我身体流出来的?

我差点晕过去,一把扯住夕姑姑,叫道:“夕姑姑,我怎么了?怎么了?”

夕姑姑扶了我坐下,温和道:“不用怕,不用怕,是喜事,喜事。葵水来了,证明公主长大了呀!”

长大了,不再是小女孩,而算是女人?我恍惚记得曾见宫女在背地里用过一些物事,也曾听过一些谈论,脸上骤然烧起,嗓门顿时变作蝇蚋:“也就是说,女孩长大了都会有这个,是不是?”

“是啊。有了这个,女孩子就可以结婚生养了。”夕姑姑含着笑,抱住我,身上的气息温暖地透衣而入。“夕姑姑应该早点教你些事,就不会今日虚惊一场了。”

我安了心,伏在她怀里咯咯地笑。

忽一眼瞥到安亦辰,脸上也是潮红一片,似笑非笑。

[下次更新:8月9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珊枕锦衾暗逞春(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