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四)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场天翻地覆的阴谋,在第二天的黎明来临。

我在迷蒙的睡意中被推醒,不及穿戴好衣衫,便听到了宫外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母亲将我和太子皇甫君羽以及萧采绎都召集在厅中,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细听昭阳殿外让人心寒的兵刃交击声,以及嘶喊惨叫声,甚至刀剑入肉的摩擦声。

“出,出了什么事?”弟弟君羽和我一样的惊诧,腰间衣带束得有些扭曲,显然也是匆匆而来。

母亲穿了件淡绿的家常云纹水裳,长长的乌发只用一根鎏金芙蓉簪绾住。她蹙着眉,轻轻说:“听说,大将军宇文昭谋反了。”

我失声道:“他,他不是在镇压那个蔡禀德么?”

母亲不答,未及上膏脂的唇色有些青紫。

萧采绎哼了一声,道:“我们上当了。也不知是蔡禀德谋反,还是宇文昭谋反呢。说不准,两个都反了,只在皇上面前唱一出好戏!这些乱臣贼子,个个该死!”

这时,刘随从外面蹩进来,声线是从未曾有的惊颤失常:“皇后,我们的卫士,抵挡不住呢。连颜大人都受了好几处伤了。”

母亲的脸色刹那苍白,如同蓦然置于狂风骤雨中的雪白莲花,有着不自禁的震颤。

萧采绎“咣”地拔出剑来,叫道:“姑妈,我去帮颜叔叔。”

母亲满脸的慌乱被萧采绎的剑光所映,渐渐安宁坚定。

“不许出去。”母亲不容置辩地沉声呼喝,一双眸子,被初升的阳光耀着,明亮异常,灿若星子,却反射了天际朝霞绯红的光芒。

殷殷若血,恍恍惚惚浮动。

她的声音忽然安静:“惜梦,给我梳妆。”

惜梦是母亲的心腹宫女,她身体颤了一下,又看了看被厮杀声震撼得嗡嗡作响的宫门,低头应道:“是。”

“谁都不许出去,不许作无谓的牺牲,听到没有?”母亲踏往内室的脚步极沉着,全然不像寻常时那般的娇柔静雅,弱不禁风。

我才忽然想起,母亲本就出身将门,是靖远侯萧融的女儿,骠骑将军萧况的妹妹。那许多年来她一直娴静如姣花照水,即便贵为皇后,也从无凌人气势,大约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有父亲把我们当成珠宝般珍爱吧?

如今,父亲呢?父亲呢?他怎么舍得我们在此担惊受怕,又怎舍得母亲敛去温柔笑容,用那样凛冽或艳丽的红妆,去面对宫外步步紧迫的冰刀雪剑?

我一把揪住萧采绎的手,声声追问:“绎哥哥,我父皇呢?他昨天不是去城楼督战了么?”

跟了想谋反的宇文昭去督战!我似乎看到了一个黑黑的窟窿,如妖兽的大口,发出狰狞笑声,将我父亲的明黄身影渐渐吞没。

萧采绎触着我冰冷的手,猛地回头看我一眼,立刻将我的手包得紧紧的。

“别担心,栖情。皇上,皇上他会没事的。”他的手掌很宽大,很温暖,宽大温暖得接近颜远风给我的那种安全和煦感觉。幼年时侯,颜远风常递给我一根结实的手指,让我抓着蹒跚学步;或将我小小的手包围,那样温和而忧郁地望着我,眼神迷蒙,若有所思。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