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1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1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寻常好动,免不了有磕伤碰伤,因此宫中寻常伤药倒有备着,夕姑姑也不敢惊动他人,自己悄悄去取了,小心敷上药,又用绵软纱布为安亦辰裹了,才松口气,发愁道:“他烧得这么厉害,只怕就光外敷没用啊。”

安亦辰强撑着道:“夕姑姑,我身体好得很,休息两天自然就没事了。”

但他那模样,分明手足俱软,浑身乏力,不找大夫看下,必定险得很。

夕姑姑皱眉道:“公主,你能不能去找到颜护卫,想法带些伤药过来?他常在刀剑丛中打滚,伤药一定多得很。”

“救他么?”我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不知为何,我本能地便觉得这人不该活着。这人活着,以后对君羽,对我们大燕王朝,一定会有威胁。

“不必麻烦了。”病成那样,安亦辰依旧温文尔雅,气质卓然。

夕姑姑显然对他印象极好,转身拉住我道:“公主!救人一命……”

我忙捂住耳朵,叫道:“我没听见,我没听见!”急急冲出去。

而夕姑姑犹自慈和地对安亦辰说着:“我们公主嘴硬心软,必定会帮你找药去的!”

“谢谢夕姑姑。”安亦辰年轻温顺而又带了磁性的声音无坚不催,更别说夕姑姑那么温柔的人了。

如果不给他找药,夕姑姑向我絮叨起来同样无坚不催。

颜远风正坐在某处屋檐的翘角处,迎风饮酒。

金色的阳光,寒冷的风,灼烈的酒,再加上那样美好的容貌,他看来总是那么别拘一格,风采出众,却落拓忧伤。

“颜叔叔!”我大声地叫他,欢喜中忍不住有点凄凉。颜远风,为何从不见他真正开怀的笑容?

他瞧见我,丢了酒壶,躬身见礼,温文道:“公主,有事?”

我把他拉过一边,将救起安亦辰的事,一一说了。自然,即便颜远风跟我再亲密,关于葵水的糗事,也是万万说不出口的。我苦恼道:“颜叔叔,你说,我该不该救他?

颜远风眸光中的郁郁更是明显,他沉吟着,慢慢道:“若从现在来看,与宇文昭作对的人,都是咱们的朋友,我们都该救。不过,安氏……天下若落到安氏手中,皇甫氏更该没了立足之地了。”

前路茫茫,敌我莫测。

我也有些心寒,踢着路边颗颗精选的光滑五色鹅卵石,喃喃道:“那么,颜叔叔,我们到底要不要救他呢?”

颜远风将我的雪白狐裘拢了一拢,柔声道:“我把药给公主,公主看着办吧。”

我闷闷地问:“颜叔叔不帮我出主意么?”

颜远风轻轻说:“公主已经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主意。”

我瞧了满天的蔚蓝如海,嗓中有些气团涌着:“颜叔叔,如果母后问你,你也这般敷衍她么?”

颜远风的眸子里有丝刺痛一闪而逝,他强笑道:“公主,你说什么呢?远风只是一名小小的侍卫,这些军国大事,一窍不通。”

颜远风的才华,又岂是普通舞刀弄剑的侍卫可比?父亲在世时,就曾几次提及要授以军权,委以重任。但母亲显然更放心颜远风留在宫中,就如颜远风分明只愿做守护我们母女和君羽的侍卫一般。

他伤势平复之后,虽然依旧是三品的护卫,却已不再是东宫侍卫统领。宇文昭已将他原先的部下尽数裁撤,给他个散职,只为我和母亲都信赖他的护卫而已。

关于他自己的职位权力,他从没有抱怨过,甚至提都不曾提过自己被削职之事。他本份地听从我和母亲的吩咐,却越来越落落寡欢。我清晰地看到他眉宇间越来越深的褶皱,宛如刀刻。

这么美好的男子,一转眼也会这么萧索老去么?

禄禄一世,一无所获。

[下次更新:8月12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