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2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2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鼻子又是一酸,抓住颜远风的手,仰着下巴道:“可颜叔叔,永远是我最了不起的叔叔。别人不知道,我和母后,却是知道的。”

颜远风迷蒙的黑瞳有些晶莹,很快地别过脸去,道:“公主在这里等着,我去拿药。”

外用的内服的,颜远风拿了一大堆来,用个包裹扎紧了,让我掩在厚厚的裘衣里悄悄带走。

他到底没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我酸酸涩涩地想,其实我该告诉他,我并不想做必须事事自己拿主意的厉害公主。我只想做那个在父皇母后怀中撒娇的无忧无虑小女孩。

可惜,一切过去,无法重来。

就像我再也无法用小小的胖手抓住颜远风的手指,在花圃间的小径漫步,带着最温暖最幸福的笑容,走向花圃尽处的母亲。

母亲望着我们,曾经那么美丽的嫣然一笑,风华倾国。

到了晚上时,安亦辰已经陷入昏迷状态,本来还有几分丰润的面颊,颧骨突起,泛着令人心惊的惨白,再不能带着他安闲而甜蜜的笑容,带着几分孺慕叫着夕姑姑了。

夕姑姑很着急,几乎用了双倍的药量喂他,不断用冷湿的毛巾敷他的额。

因为不便假手于人,夕姑姑照顾不来时,就叫我帮忙。

以我公主之尊,照顾这个倒霉的病鬼?

真想把冷水泼到他的头上!

可我的夕姑姑啊!眼泪都快出来了。

“公主,我那孩子也是个男孩子呢,如果活着,大概也快有他那么高了。”夕姑姑说着,细心地用湿棉花蘸润着安亦辰青紫的唇。

我想,如果现在这个安亦辰睁开眼叫夕姑姑一声娘亲,夕姑姑一定会为他把命都给舍了。

“夕姑姑,他是晋州安世远的儿子。他的父亲,在父皇在世时就反了大燕王朝了。”我提醒夕姑姑。

夕姑姑不以为意,道:“这孩子才多大?能懂什么?但凡懂些事,便不会为了旁人直闯险地了。”

这人还不懂事?我早已刮目相看了!才这么一天的工夫,就收了夕姑姑的心!

如此厉害的人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哩!

但夕姑姑也是我的夕姑姑。她的意愿,我自然也得尊重。

所以安亦辰昏迷的那两天,几乎是我最郁闷的日子。

虽是正月初里的大喜日子,可隔年的血腥仍旧飘在皇宫上空,所谓的嫔妃们更无甚值得庆贺的,连放爆竹都免了,益发无聊。

宇文昭每次来皇宫,只是留心着找人,反倒将母亲和我疏远了些。我除了见见母亲,便只能呆在屋里,替夕姑姑留心着安亦辰的动静了。

好在我素来挑剔,脾气也不是太好,找个借口发下脾气,不让一个宫女进我屋子倒也不困难。

直到第三天,安亦辰终于醒了。他看向夕姑姑的眼神,简直感激涕零,注视我时,眸光也是亮晶晶的。

我却懒得去感受他的好意。

“你恢复得怎么样了?”趁着夕姑姑去为他打水,我问。

“好多了。”他无力地回答,唇角向上弯起漂亮的弧度,道:“谢谢你,栖情。”

“我是衔凤公主!”我骄傲地撅着嘴,道:“你没资格地直呼我的名字。”

他有些尴尬,然后沉默片刻,又注视着我,那样不容置疑地说:“我会有这资格的,公主。总有一天,我一定会以和你对等的身份,叫你栖情。”

那样苍白的面容,在他说这话时居然耀出奇特的光彩来。那是一种不甘,一种自信,一种骄傲,和一种天然的高贵。

和我对等的身份?

我是公主,难道你要当皇子,甚至皇上?

我心里狠狠地沉了一下。

以这人的气度,才华,家世,以及天生吸引人的无与伦比的魅力,在这乱世中大逞身手,最终成为绝世枭雄,绝对有可能。

那时,我呢?

我的母亲和弟弟呢?

我们会身在何处?

[下次更新:8月14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