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3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3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亦辰依旧泛着自信的微笑,那样眉目蕴光望向我,神情柔软而温柔,居然让我有种感觉,感觉这少年终有一天会凌驾于众人之上,念在今日的救命之恩,向沦于微尘的我施舍他的感情,同时炫耀他的财富和权势。

他正半倚坐着,枕着我的蜻蜓点水戏莲棉枕。他的身畔还有一只温软而厚实的棉枕,寻常我很喜欢抱着睡。

我吸一口气,取过那只棉枕,在他诧异的眼神里,狠狠压向他,蒙住他整个的脸。

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我要这人死。

这个念头,迅速而激烈地压过我其他所有的顾虑和思想。

无法呼吸的安亦辰挣扎着,双手甚至按到了我的胸部,我也顾不得了,只是用力地按紧,按紧。

而安亦辰触着我胸部后立刻缩回手去,只在床褥上乱按着,做无谓的挣扎。

他原来的力气固然胜我许多倍,可惜,他已经昏迷了那么久,又有伤在身,挣扎的力道慢慢小了下来。

“公主,他的烧完全退了么?”夕姑姑的声音忽然在门口传起。

我一怔,手下一松。安亦辰趁机用力推开棉枕,别过脸,透了口气,开始剧烈咳嗽。

夕姑姑匆匆走来,放下水盆,拍着他的背问道:“怎么了?又哪里不舒服了?”

安亦辰早已气色不成气色,胸口起伏到全身颤动。他仓皇地望着我,勉强吞吐着字眼:“我没事,刚喝水……呛着了。”

我冷冷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直到半夜,我睡在夕姑姑的床上,都能听到里间他强自压抑住的咳嗽。

我心里不安,转而又想到,假如有一日,是他处了我的位置,他会不会杀我?

会,一定会!

而且,我终于记起了为什么第一眼见到安亦辰时我会觉得面善。

因为我们有一双很相似的眼神,明亮,清澈,却暗藏汹涌激流,深不见底。

波斯猫清儿不知是不是怕冷,在墙角的猫窝里一声接一声叫唤着,让我心烦意外,随手捞起踏板上的绣花鞋,“啪”地摔打在猫窝上,怒喝道:“叫什么叫,再叫明天宰了你!还让不让人睡了?”

清儿顿时静寂。

连里屋的咳嗽也静寂下来,鸦雀无声。

屋外是寒风瑟瑟,还有梅花瓣片片摇落于地的轻嗒声,明日必定又是落红满径了。

第二天,安亦辰便下了床,自己倒水喝。看得出,他的身体恢复得并不好,脚下虚浮,眼眶周围在苍白中有着一圈圈的黑边。

我似笑非笑望着他,道:“昨晚睡得好么?”

安亦辰回头看我的眸子很黯淡,但他还是微笑一下,喝了口水,振足了精神,道:“睡得很好。特别是……公主让你的猫闭嘴后。”

他继续安坐着,专心喝他的水,看着白瓷茶蛊上精致的青花纹,绝口不提前日我意图置他于死地之事。

“看来,你恢复得也差不多了。”我从身后取出一个包袱,淡淡道:“这里面是一套太监的服色,入夜后你换上,自己找机会混出宫去吧!”

安亦辰终于抬眼,凌厉中已掩饰不住的愤怒和受伤,许久才褪去,瞳仁重新变得清澈,而且明亮,明亮到将他自己所有的情绪都迫到黯然失色,然后浅浅笑道:“好,今晚我会走的。”听来云淡风轻,并无一丝爱恨。

我笑了笑,转身走出去。

到掀开描双凤戏珠门帘时,我听安亦辰苦涩地低低说道:“皇甫栖情,你是恶魔!”

[下次更新:8月16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