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5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五)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5章故国篇: 两念徘徊朔风寒(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卧房时,我的心里已宁妥许多。

安亦辰依然在床上调息,用武者特有的方式休养着。见我进来,他睁开眼,淡淡问:“公主现在就要在下走么?”

我笑了笑:“我没那么坏。现在是白天,你能走哪里去?但不管夕姑姑怎么说,今天晚上,你必须走。”

“在公主的心目中,亦辰的威胁,真的就那么大么?”他的声音忽然低沉,眸子幽幽沉沉,深深凝视着我。

“威胁?”我笑着将猫扔了出去,不屑道:“你安氏虽是了得,可朝廷难道会怕你们?倒是你,该知道现在你的命在谁的手里吧?”

“不是现在,而是未来。”安亦辰简短地答,眉宇间一抹傲气一掠而过:“公主怕我未来会对大燕王朝造成威胁,所以想现在除掉我。”

他竟然能猜得出!

他不但了解我,而且了解自己的实力!

年纪轻轻,却如此自信而可怕的人物!

“如果你现在除掉我,一定会后悔;而如果你不除掉我,也一样会后悔。公主,我知道你为难,所以才逼我走,逼我自己送死!”安亦辰继续说着,语气益发凛冽:“可是公主,你可曾想过,今晚,如果我死了便罢了,如果我不死,冲着公主昨日以及今日的逼迫,他日我不会顾念公主的相救之恩,更不会对公主手下容情!”

“哈哈,你……你先活下去再说吧!”我冷笑,却中气不足。

他目前的力气,应该比我大吧?现在想弄死他,只怕不容易。我好生后悔昨天为何不早些动手,今日这少年就是一具再也无法凌厉瞪我的尸体了。

安亦辰唇角亦是笑容,冰冷。

我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几乎可以感觉出两对同样隐着怒意的瞳仁正擦出可怕的火花,恨恼交加。

除夕那晚初相见,虽是刀剑相对,倒也笑语晏晏。今日不过初四,各自而生的嫌隙之心,已经蓬勃成春草般疯长的杀意了。

“大公子,你,你有事么?”外间忽传来夕姑姑焦急的话语。

“栖情公主呢?让开!”是宇文弘?那样的怒气冲冲,不加掩抑。

“公主在休息呢!”夕姑姑匆匆地回答。

“让开!”

可他想冲进来,夕姑姑绝对拦不住。这宇文弘吃错了什么药?以前宇文昭、宇文颉偶尔会来我房中探我,可宇文弘生性冷淡,素来和我井水不犯河水,从不曾踏入我房中半步。难道他发现了……

我心里一寒,飞快向安亦辰望了一眼。

安亦辰面色微悸,飞身而起,迅速掠入床底,甚至没忘记将他的外袍也一并勾入床底深处。

我解开衣带,跳入尚存安亦辰体温的床褥之上,覆了锦被。

两人的蓬勃杀意,在此刻面对危险时,已转成了不必言诸于口的默契。

宇文弘撩开帐幔时,我正蓬着头披了外袍呆坐着,看来就该是副初给惊醒的模样。

“宇文大哥,你有事?”我惊讶地问,一脸茫然。

宇文弘向来冰冷的眼睛里此刻却燃着火。他双手拍在床上,俯下身,咬牙切齿问:“你把杜茉儿藏哪去了?”

“杜茉儿?”我想了半天,才记起杜贵嫔的闺名,便是茉儿,忙道:“杜姐姐么?他不是在你府里吗?我这一向从不曾见过她!”

“不曾见过!”宇文弘一把揪住我的前襟,道:“她素来跟我讲得最多的就是你!栖情长,栖情短,一直闹着说要见你一面!我昨天不过嫌她罗嗦,一气走开,今早就不见了人影!除了你,还能有谁藏着她?”

我心头叫苦,这个杜茉儿杜贵嫔,都出宫了,还掂记着我这个虚有其名的公主做什么?想害死我啊?忙着解释道:“我那么久没出宫了,哪里知道她的情况?何况她有没有入宫,难道你查不出么?说到底,皇宫还是你们宇文家的天下,她真想逃出,还会回皇宫里来?宇文大哥,你细想想!”

“她……哼,便是没回皇宫,也是你把她教得刁钻古怪!她没入宫前,分明就是个规规矩矩的好姑娘,就是你和你那狗皇帝老子,把她养成这么个刁钻性子!”宇文弘似信了我的话,将我衣襟一送,放开了我。

杜茉儿是我教坏了?我简直啼笑皆非。听宇文弘这话,他记挂杜贵嫔已非三两个月了,说不准连宇文氏弑君都与此有关!

但我来不及细想此事,已被宇文弘突然收缩的眼神惊住。

[下次更新:8月20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高台愁解山河恨(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