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48章:故国篇: 高台愁解山河恨(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48章故国篇: 高台愁解山河恨(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的身体原便不是很好,经不起风浪惊吓,第二日又有些发烧,越性装作病重,整日缠绵于病榻,饮食不思,恹恹欲睡。

母亲急得不断召御医诊治,等宇文昭来时,又责怪宇文昭教子不严。

宇文昭无奈,只得曲意奉承,甚至找来民间名医为我诊治,各类补药,更是流水价送往昭阳殿来。

宇文弘到底没能找到杜茉儿,而他自己却被宇文昭圈禁家中,直到过了正月,皇甫君卓又在浏河陈兵,直逼京城,宇文弘方才被派出,与蔡禀德共抗浏王军队。

二月,被赶出京畿的李双淮与明州白甫尉会合,由南向北进攻,另一方面,沧州的贾峒亦有调兵之像,分明欲为白甫尉侧援。宇文颉苦战良久,支撑不住,连溃三十里。宇文昭放心不下,于二月十六带领京畿卫戍一万三千余人,直奔明州、越州一带驰援。

一时兵荒马乱,天下竟是前所未有的凌乱不堪。

二月底,我闷得也够了,遂说自己病势已痊,母亲早知我病情不重,由着我搬回了自己的宫室。

夕姑姑整理着房间,居然找到了当日我给安亦辰的太监服饰,苦笑道:“那孩子也倔得可以,当日如果换上这衣裳,只怕给蒙混过关的机率要高许多吧?”

我瞥一眼,哼了一声,道:“他不是倔,只是不肯示弱而已?”

“不肯示弱?”夕姑姑不解。

我也不能解释我为什么这么说。但我相信,如果那天是夕姑姑拿给他这衣裳,温言劝他换了逃跑,他一定是肯的。

可我那般骄傲地施舍他逃命的衣裳,他一定打死也不肯穿。

因为他和我同样的骄傲,骄傲到连性命都可以用来拼博。

夕姑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公主,其实,安公子并不是坏人。那天你晕过去,他抱着你,差点就哭出来。后来我找人送你去皇后那里,他一个人坐在你房里,失魂落魄般坐了很久呢。”

他?会差点哭出来?

我听了这话,却差点笑出来了。

他只怕在为他的无能哭泣吧!纵然他恨我入骨,以他那样自以为仁侠的个性,眼见我受辱却不敢出面相救,心里必定郁闷得快疯了。

三月,正是满园芬芳花枝招展的时候。

宇文昭父子均不在京,母亲也闲了,亲自教我和君羽弟弟弹琴弄笛,写字读书,倒也其乐融融,十分自在。

读书之余,我也是摘桃弄李,踏草采(河蟹)花,四处游荡。

这日和夕姑姑走得远了,忽见前方有一石砌高台,高可十丈,巍峨壮丽;四周俱是阔朗,碧草茵茵,野花绚烂,千万只的蝴蝶四下翻飞,如彩雨铺地般招摇,蔚为奇观。

我大是欢喜,笑问夕姑姑:“这里是什么地方?以前没来过呢。”

夕姑姑微笑道:“这里是钦天台啊。以前有重要祭典、卜卦问天之事,都在钦天台举行典礼。因老祖宗的规矩,女子不得入内,因此公主一直不曾来过。近年宫中变故连连,宇文昭得势后说钦天监一干人都是吃干饭的,便将钦天监撤了,这高台才荒凉下来。”

我点点头,扶了汉白玉的栏杆,缓步拾阶而上,那台阶久不曾有人踩踏,已有厚厚一层灰尘,一路迤逦而上,便踩了长长一串脚印,连粉色的裙边都卷上了昏黄的尘埃。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高台愁解山河恨(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