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五)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5章故国篇: 开到荼蘼花事了(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现在,颜远风正在殿外激战,那汇成江河咆哮般的喊杀,根本辨不清是谁在呼嚎,又是谁在惨叫。只有浓重更浓重的血腥味,无处不在地从四周涌来,连粉红的秋海棠,都似沾惹了刀兵戾气,轻忽的香味忽而变成入骨微寒的凝涩气息。

红日映霞,绮丽无限。可投到昭阳殿,却是血气冲天。那飘泊的血气中,揉合了多少颜远风甚至父皇的热血?

刘随正在一旁自语般道:“方才向外打探时,隐约听见喝骂,却是在骂宇文昭弑君呢。

“父皇,父皇,颜叔叔,颜叔叔……”我恍如初初从一场春秋大梦中醒觉,似有双手扼住了自己喉咙,用力捏住萧采绎厚实的手掌,道:“绎哥哥,我们出去帮忙,好不好?”

萧采绎搂住我肩,叫道:“好,好,栖情你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出去救皇上和颜叔叔!”

萧采绎正要提剑冲出,刘随已斜次里拦住,喝道:“公子,您忘了皇后刚才的吩咐了么?”

我叫道:“父皇在外面!颜叔叔在外面!他们会死,他们会死的!”

刘随指着殿门外,眼珠有些浑浊:“公主,如果我们现在开了殿门,我们都会死。”

萧采绎忽然纵声狂笑道:“不错,开了门我们会死,可不开门又如何?不过比他们晚死片刻!何况皇后公主俱是万金之躯,只怕到时给欺侮得欲死不能,那才是人间最惨之事!”

他转向面向君羽:“太子殿下,您说,我们是在这里等死,还是用我们的刀去取叛军的热血?”

君羽甫才九龄,和我一般的锦衣玉食,从不曾经历风雨,早已惊惧无言,只呐呐道:“二表哥自己看着办吧。”

“我情愿马革裹尸,也不愿坐以待毙。”萧采绎豪迈一笑,全不若十六岁的少年。

“对!”我握紧萧采绎的手,一团热血直冲心肺,连外面的厮杀声都似已远去。“绎哥哥,我们一起冲出去,生一起生,死一起死!”

萧采绎的黑色瞳仁忽然亮出近乎七彩的璀璨光芒来,眩目异常。他执紧我的手,将一把短匕塞到我手中,发誓般坚决道:“是,我们要在一起,一起生,一起死!”

我从不知道,这些在热血沸腾时的天真话语,在某日会被岁月刻成重重的烙印,次次加深,最终成为痛入骨髓的心头之刺,伤人伤己。

但我们去拉殿门的一瞬间,却被喝止住。

是母亲清冷的声线。

晨阳飘洒处,母亲立于殿前石阶,双雁瑞草彩绣缎裳,华丽繁复的精致花纹,却是月白的底色,风华绝世而不失清婉幽然,凌云鸾凤髻高高挽就,缀珠点翠的龙凤对簪,蝶戏牡丹金步摇,一串淡碧水晶流苏悠悠垂下,贴于额际。另有一两枝时令海棠,斜斜而插,竟是说不出的娇媚柔弱。

我早就知道母亲是大燕最美的女子,即便她已有三旬之龄,依旧雪肤月貌,国色无双,却不知这看似不经意却分明有意为之的倾城殊色,在为谁而展?

萧采绎依然不放开我的手,紧张地盯住母亲,问道:“姑姑,我要出去帮颜叔叔他们。”

“然后大家一起断送在这大燕的皇宫,连同我风华正茂的衔凤公主和君羽太子!”母亲眸中寒光闪动,隐隐的凄痛和讥嘲一闪而逝,与那清雅绝俗的容貌衣着好生不相称。

萧采绎不觉松开了握剑的手,喃喃道:“那,那咱们怎么办?”

母亲冷然道:“刘随,打开殿门,去喝问谁人在此惊动凤驾!”

我听到自己和萧采绎倒吸凉气的咝咝声,甚至君羽也惊悸地抬头向母亲凝望。

“打开殿门!”母亲再次呼喝,淡淡的脂粉下,看不出她的脸色是否苍白憔悴,但她的气度沉静,明眸中跳跃的火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坚决和坚持。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落芳尽处不是春(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