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58章:豆蔻篇: 恨将金戈挽落晖(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58章豆蔻篇: 恨将金戈挽落晖(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车队蓦然转向,转走晋、青方向。同样我又亲笔写了书信,说明情况,派两名身手极好的侍从先行送往黑赫,交与雅情,希望让她让钦利可汗派兵来相迎。

晋州、青州虽为安氏势力范围,但安氏目前集中兵力于京城,晋州防卫必然松懈。我们并不入城,径走官道捷行,未必就会惊动晋、青处的安氏守军。何况青州已与黑赫交界,有不少黑赫人杂居其中。以黑赫人的剽悍性情,青州守军只怕未必敢与我们动手。

颜远风唯恐有追兵,命昼夜兼行,一路也不造灶煮饭,只以干粮清水度日,三日之间,已行了七百余里,已越过晋州,再有几十里,便至青州了。

眼看人仰马疲,俱已筋疲力尽,连我都给颠得头晕眼花,浑身如散了架,别说那些骑马的士兵了,所以便和颜远风商议,在前方一处密林里扎下营来,歇上一晚。

母亲病了几日,随行太医日夜看守着,终于退下烧去,只是依旧神思不属,终日昏睡。我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颜远风得空便来瞧母亲,眸中同样是释不开的担忧,但一见她醒来,立即温言安慰,不提半字前途险峻。

我和母亲共了一座小营帐,席地铺了被,便倚在她怀中睡着。迷蒙间,只觉有人轻拍着我,身上的被衾也被人往上提着,忙睁开眼时,母亲闭着眼,睫上有泪,依旧睡着,一双手却下意识地抚着我的背,为我盖被。

我紧紧抱住母亲,闻着她温暖中泛着药味的气息,一霎那间泪如泉涌。

正无声凝噎时,忽听得警声大作,当当当的敲锣声急促而慌乱。

有敌来袭?我一惊,来不及擦干泪水,便推开母亲跳了起来。

母亲猛地坐起身来,额上汗水涔涔,因削瘦而显得突出的一双大眼睛,慌乱地大睁着,叫道:“君羽,栖情!”

我忙叫道:“母后,我在这里呢!”

母亲凝了凝神,瞳孔渐渐有了丝生气,伸了苍白瘦长的五指,抚了抚我的面颊,道:“栖情,嗯,你似乎又瘦了好多。”

从来不曾经过颠沛流离,乍然过这样的日子,连刘随、夕姑姑他们都瘦了,更别说我和母亲了。我摇着头,道:“母亲,等我们到了黑赫,就可以好好休整,再养得胖胖的了!”

“黑赫?”母亲有些茫然,道:“我们不是去肃州么?”

外面的锣鼓声已被喊杀声以及兵刃交错声替代,夕姑姑、惜梦等人已经披衣跑了出去查看。我再顾不得回答母亲的话,披了衣就扶母亲出去。

月明星稀,透过树影斑驳,筛到林中打斗的人马脸上,映成怪异的光芒,刀锋闪亮处,似所有人的脸都变形了。

而附近,各处宿营的宫女侍仆惊呼哭嚎声一片,凌乱地冲向车驾停宿处。

刘随带了几名侍卫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尖锐变调的声音直刺耳膜:“娘娘、公主,快上辇驾,安氏军队追来了!”

[下次更新:9月5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恨将金戈挽落晖(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