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2章:豆蔻篇: 恨将金戈挽落晖(六)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62章豆蔻篇: 恨将金戈挽落晖(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一双手突破重重保护迅速向车辕攀来,我想都不想,连连挥手斫下,但闻惨叫声起,那人十指已被砍下,整个人跌落在地,我身畔护卫的骑士已经赶上来,只一枪,扎入他胸膛,再一驱马,铁蹄踏下,正落于那人脑袋,“嗒”地一声闷响,脑浆迸出,红白一片,迅速被践入泥土。

人命如蝼蚁,倏忽而没。

我的命亦如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安亦辰正令人将夕姑姑带走,一转眼已见到车驾前被我斫落的手指,以及车驾下被践踏的尸体,面色有些苍白,微微的悸色变成了显而易见的惊愕。

而我的眼睛必然也和那些护卫一眼,带了近乎疯狂的通红,离死亡很近,却不知害怕为何物。我似乎已失去了理智,却又似任何时候还清醒。

所有的生命,包括自己的,在这种清醒的疯狂之中,都已贱若微尘。

母亲在车厢里换我,低若蚊蚋。

我也不回头看,既然决定破釜沉舟,拼个鱼死网破,何必再给自己多添犹豫和烦扰。

何况,母亲,你知道么?

父亲已在地下等我们很久了,他一定很寂寞。

护卫们也已陷入了疯狂,吼杀声渐渐嘶哑。

但我却有种错觉,觉得那厮杀声越发得响亮了。

这时安亦辰等人却也回过头,向后方看去。

一大队骑士,紫红宽袍长襦,青色大鳞铠甲,浩浩荡荡,冲杀而来。

“黑赫!是黑赫的骑兵!”有人惊叫。

黑赫!一定是钦利可汗和大姐姐派来的人马!我紧捏手掌,渗出的汗水时冷时热。

安亦辰微微变了脸色,侧首遥望我。

我冷眼看他,将短剑举起,高呼:“勇士们,用安亦辰的血,来迎接黑赫的将士!”

护卫们已苦战了接近半夜,一见有兵来援,士气又蓦地振足,果然里应外合,努力突破合围。

安亦辰盯着我,紧抿了唇,弯出的弧度极是刚毅,看不出一丝感情来,然后下令:“撤!”

立刻鸣金收兵。

厮杀了半夜的安氏军队纷纷拨转马头,倒提兵戟,从斜次里纷纷后撤。

黑赫人马旨在救人,安氏不攻击,他们也便不去拦截,而护卫们志在保护车驾,何况也已筋疲力尽,无意追杀,顿时让他们破开一条路来,潮水般撤去。

那种倏忽而去的感觉,一如倏忽而来般令人意外。

黑赫骑士中已驰出一名将士,以汉语扬声问道:“萧太后与衔凤公主何在?”

刘随匆匆从车驾中钻出,尖声道:“娘娘和公主在这里,在这里!”

那人立刻下马,带了从人奔上前来,躬身行礼:“在下黑赫钦利可汗帐下忽哲,奉可汗和雪情公主之命,迎接萧太后和衔凤公主前往黑赫!”

果然是大姐姐雅情公主的人。

“好,忽哲将军一路辛苦了。”我挺立胸膛,还剑入鞘,答道。

颜远风面色苍白骑马过来接待。他已遍体是伤,犹自含笑待客,并无一丝失礼之处。忽哲与交谈片刻,便开始协助清理战场,收拢车队伤员,而我似给抽去筋骨,乏得一丝力气俱无,一退到车厢之内,便坐倒椅垫之上,无力倚住,再也站不起来。

母亲面色青白,勉强挣过来握住我的手,嘴唇干涸颤动,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只是将我抱在怀里,让我偎住她颤抖着的滚烫胸怀。

其实,我的身体,也在不断战栗着。

平生未上战场,才上战场,便见着血腥杀场,如九重炼狱,几要将人连血带肉,熔于其中。

天色已越发得亮了,也越发得红了,投于长长的官道,也映成了绯红,如一条血路,向前延伸。

而前往黑赫的路,还有多远?

[下次更新:9月9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