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4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64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自己是抱了必死决心,有心放她一条生路,不料我这厢峰回路转,她却不得不离我而去。

想来安亦辰也不会拿她怎样,只是从此咫尺天涯,再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了。

我闷闷不乐,叫了袭玉陪着我,赶到前方车驾去探母亲。

隔了车帘,我便看到了颜远风,几乎是半跪在母亲身畔,执了母亲的手,低低呼唤。

我听见他当着惜梦在唤:“婉意,婉意,醒一醒,醒一醒!”

他唤得好温柔,好忧伤,带了眩然欲泣的悲伤,听得我又是一阵愀然心痛。

在母亲和他都未入宫前,他一定也曾这般亲热地唤过母亲闺名吧?

他们一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相知相遇,发生在让我无能为力的很久很久之前。

那时,我还未出生,所以对于我,一切都是无奈,一切都是错误,也许连那朦朦胧胧的爱恋,也是从胎中带出的前世纠缠,错落如秋叶,一睁眼,便是飘落。

悄然掩了伤感,我安静地从袭玉掀开的帘下步入车厢,将手搭上母亲的额。

虽然覆了一次又一次的湿棉布,母亲的额仍是烫得怕人。她的眼紧紧闭着,曾经灵动的长睫无声无息地盖于眼睑,如僵死的蝶翼。

我一遍遍抚摸母亲滚烫的脸庞和身体,越来越害怕,哑了嗓子低问:“颜叔叔,我们什么时候到下一个镇子?”

颜远风抬起眼,眸子黯沉如漆黑的夜,更显面色苍白得可怕,提醒着我昨日他所经历的那些血战,经受的那些创伤。他的嘴唇已经干裂,起了好几个水泡,蠕动了好一会儿,才道:“哲忽怕再被安氏军队缠上,走了寻常私自进出关门的商队所走偏道,据说要到两天后,才到比较大的镇子。那镇子,已经属于黑赫地界了。”

两天!我吸一口气,克制住自己尖怒的惊叫,狠狠搡了一把颜远风,低吼道:“不行!两天,你想害死我母后么?”

颜远风闷哼一声,捂住被我搡过的部位,额上已滴落大滴汗珠,连唇边都痛得失去了血色。

我一定搡到他的伤处了。我有些愧疚,放缓语气,道:“对不起,颜叔叔。你伤得重么?”

颜远风勉强笑了一笑,道:“我没事,几处皮外伤,休息两天便全好了。至于娘娘……忽哲已经派了好多对当地比较熟悉的将士出去,只要打听到当地比较有名的大夫,就重金先带过来医治。估计……应该快了吧?”

他这样说着,焦灼已如游鱼在幽深如潭的眼底滑过,带了几乎可以触摸得到的质感,那样清晰地亦在我的心头游过。

颜远风,其实比我还着急。

那么多年,他对我好,只怕还是因为母亲的缘故吧?那掩在迷离如雾眼中的忧伤,莫非只为他对母亲那种近乎绝望的渴盼和希冀?

我也很失望,失望得连车厢里的阴暗都在直迫人心。总觉得听他唤我母亲名字的那一霎,心中有个朦胧的希望破碎了,如摔成碎片的琉璃盘,怎么拢,再也拢不起来。

于是,我跪在母亲身畔,将头埋在母亲肩窝中,落泪。

泪水滴到母亲皮肤,母亲抬了抬手,又无力耷拉,深陷的眼窝中,慢慢沁出了滚热的泪珠。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