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5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65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感觉到了,也许也听到了。她一定想如以往一般,将我拥在怀里,温柔地拍着我,唤着我的名字,说着,没事,没事,母后在呢。

我用帕子挡住眼睛,无声凝噎。

母亲,母亲,你一定要醒过来。前路多艰,你要告诉我,我该怎样才走得下去!

到得半夜时,母亲已经完全昏迷。

因母亲病重,我通知忽哲和颜远风,就地扎营,待母亲病势稍缓再动身。

忽哲派出的人不久各自带了郎中过来,足有四五个。

我看着那些老头子们哆哆嗦嗦把金针往母亲身上扎,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问起病因,有说肝火上扬,有说气血两虚,还有说得了伤寒,我气得差点把金针全扎到那些老头子身上。

一直折腾到天亮,我已疲惫到不堪,头疼得厉害,却依旧不敢稍稍阖眼,只在母亲病榻前踱来踱去。只怕一闭眼,母亲便不见了,就像父亲一般,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公主,公主,您歇会儿吧!”袭玉和小雁焦急地在我身来跑来跑去,一会儿递茶,一会儿送汤,催着我坐下来休息休息。

我烦躁得恨不得把她们赶得远远的。

如果夕姑姑在,我可以倚在她瘦小却温暖的怀中,听她轻言细语的安慰,可她偏偏也不在了,也不知安亦辰那个混蛋会不会好好待她。

颜远风眼中已布满血丝,我很担心他的伤口会不会化脓发炎,但他除了每两个时辰出去巡逻一次,再不肯离开母亲一步。

总算那些赤脚郎中对普通外伤还是能开出药方来的,反正都是些止血止痛,化淤消炎的。我拿了几人的方子来匆匆瞧了一瞧,见大致药物都差不多,遂叫人煎了,凉开,立等着看颜远风灌了进去,才略略放心。

到得近午时,几个乡下郎中为母亲诊治了,脑袋凑到一起商议好一会儿,便走到我面前,由那白头发最多的老郎中领头说道:“令慈病势瞧来愈发沉了,小姐预备一下,冲一冲也好。”

我们的身份,自然是保密的,郎中们只知我们来头极大,却也不知我们是落难的皇室贵胄,天朝公主。——也许,所谓大燕天朝,从此只能存在于市井之中的评书和笑谈之中了。

“预备什么?冲什么?”老郎中的话我听不懂,却看来颜远风蓦地睁大眼睛,整个的表情都僵住了。

“如果你们救不了她,那么,你们就准备给她陪葬吧!”颜远风面色刷白,慢慢说着,语调前所未有的森冷,甚至带了可怕的浓浓杀意。

几个郎中顿时惊得面如土色,吃吃说不出话来。

而我终于懂他们的意思了,只觉心都在痉挛,尖声道:“不可能!我母亲前天还好好的!”

我绝对不能失去母亲,这一想法简洁明了,不容改变,更不容有失。

我冲上去,拎住老郎中的衣襟,怒吼:“你们到底会不会治病!”

[本文近期更新频率正常为每日一更,如有首页推荐,则为二更。谢谢亲们支持!]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