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7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五)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67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忽哲叹一声,道:“公主有所不知,这位医者白衣,为人甚是古怪,寻常平头百姓,他舍药救人,从不收人钱财;而富贵人家,却是狮子大张口,常一要便是人家近半的家当,据说是因为‘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所以如此这般;若是官宦人家,则从来请他不动,除非是带了垂死的病人送到他面前,正如公主所说,医者父母心,他并不会袖手旁观。”

“官宦之家又怎么了?”我气急道:“这人必定是穷鬼出身,所以见不得旁人意气风发,为官作宰。”

忽哲干笑一声,也不答话,神情却有些不以为然。

二十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母亲这样子,断断不敢再让她再奔波上这么远。

颜远风立起身来,道:“我走一趟试试吧。”

我瞧他满身是伤,一脸憔悴,忙拦道:“我去。论打仗你行,论找人……还是我去吧。”

颜远风显然也不舍得离开,只是迟疑道:“那人性情古怪,公主你……”

我哼了一声,侧首吩咐:“备车!”

如果这个医者白衣真能救得了母亲,低头求求他,受些委屈又何妨?顶多等母亲恢复后再回头找他算帐!

忽哲张了张嘴,看我坚持,终于不说什么,只瞧着颜远风。

颜远风皱了眉,低了头,道:“一路小心!”

我换了件天碧水纹夹衫,百褶仙女点花长裙,披了素蓝的披风,用一根长长的蝶恋花银钗将乌发绾起,再不用别的发饰,看来清爽怡人,既不招摇,也不过于寒素。又叫袭玉将珍贵金珠包了一包,携在身边,方才在三十名精心挑选出的侍卫保护下,带了那知道医者白衣住处的军士,匆匆向西方进发。

到得午时,那军士道:“到了。”

我跳下车来,不觉苦笑。哪里是什么小树林,分明是一大片翠绿的竹林啊!此时春暮夏初,新拔的嫩竹油绿欲滴,已长得与老竹齐高,只是随风飘摇之际,少了几分老竹劲直有力向上的刚气,如同那些贵家的少男少女,个儿已经长得够了,却少了几分风雨历练,便显得单薄。

但再稚嫩的竹子,天生天长,只要再经历夏日几场暴风雨,也便一般的劲骨冲天了吧?

我吩咐了侍卫一概留下,单扶了袭玉步入竹林。

一路幽篁,阳光投下,便是一地的斑斑驳驳,细碎撒于落叶与散布的野生兰花之上。风摇曳,翠叶浮动,斑驳暗影浮动,更有清新竹香浮动。

那样的翠华流天里,一种很特别的乐音,如谷底幽泉般轻盈游过,又如山间白云般飘舞轻漾,悠扬婉转,可细听处又千回百结,那种在倜傥之中的微微凝滞,似是品尝碧螺春时初初的涩意,很快被洞澈肺腑的甘香所冲去,若不细细体察,再也感觉不出。

而后,我看到了吹奏的少年。

那样一个对竹吹乐的少年,一身布衣白袍,洁净如云,蔼然而立,宛若明珠的一双黑眸,倒映了青天云影,澹澹如水,手中捧了一个椭圆形的乐器,旁若无人,自得其乐吹奏着。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