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8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六)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68章豆蔻篇: 风恶雨疾逼椿萱(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虽是粗衣布袍,我竟没见过比这少年更美好的人物。

难道这个看来才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竟是那个传奇般的医者白衣?

少年觉出有人近前来,停了乐声,侧首看向我:“姑娘有事?”

那眸子纯净如水,那一瞬间便将我沉浸其中一般,我的心跳竟似漏了一拍,只呆呆看着这美好少年,直到袭玉推我一把,我才恍然大悟,忙上前行礼道:“小女子栖情,因家母病重,特来恳请白衣公子一行,前去相救。如蒙允诺,感激不尽!”

少年诧异地将我打量片刻,然后问道:“昨晚那位过来找我的军士,便是你家派来的?”

“是。”知道昨晚那军士和白衣动过手,我有点窘,却有些想不通,那么牛高马大的军士,居然不是这么个少年的对手?他看来不但有几分文弱,连容色都有些接近瓷青的苍白。

只是医者白衣本就性情古怪,这下更是不肯随我去救人了吗?

我心中惴惴,正想着下一步该怎生求他时,白衣已温和看住我,道:“好,我随你去。你等我片刻,我收拾一下东西。”

这一下,倒是我惊诧了。这么简单?

而白衣已缓步走入竹林中的一间小小茅屋,不过片刻,便步出来,手中已多了一个青布包裹。

“走吧!”他从我身边擦过,淡淡笑着,深深的一对梨涡,盛了酒般让人倾醉。

白衣,医者白衣。

我胸口七上八下地乱跳,怔忡地只知跟了那少年,迈了腿向前行着,迈出那不若尘世的竹林幽篁。

因出门在外,我一时也不曾想到要另带辆车来接他,只得请他一并入了车厢,在一侧坐下,然后道:“若治好家母,必有重谢!”

白衣笑一笑,也不答话,只将方才吹奏的乐器拿在手中摆弄。

难道我的重谢,还抵不过那个圆圆的东西?

我好奇望着那东西,问道:“那是什么?”

“它叫埙。”白衣递过来,答道:“是我一位远方的朋友带给我的,看到这里的孔了么?其实用法和箫、笛都差不多,音节略嫌单薄,但声音要浑厚大气许多。”

“也要忧郁许多,听来不知像有几十年的心事一般。”我接过埙,不觉拿到唇边,试了胡乱吹奏。

“姑娘,你拿的姿势错了。”白衣扶过我的手,轻轻捏住我的手指,搭在埙孔边。被他触摸到的皮肤,每一处毛孔都似在瞬间敞开了,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迅速由手指向上延伸,直至心口,至脑海,至全身。四肢百骸,俱已张开,似每一处都已会呼吸,呼吸清晨飘着淡香的空气。

我的手禁不住的微微颤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得离白衣极近。他身上传来的气息温润而纯净,熟悉而陌生,依稀让我想起,颜远风的体息,跟他也有些类似,只是远不如白衣那般浓郁而清澈。

写到第十三章结束,终于把栖情一见钟情的男孩写上来了!这书慢热的啊!踢腿打滚中。。。。。。。

不过,白衣像皎另一本《梦落大唐》中的东方清遥么?不太像吧?清遥似乎不穿白衣的,而且不像这个男孩那么有仙气,偶看了都心动啊!

(星星眼的花痴皎被拍飞。。。。。)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