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1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71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仿佛触电般,我缩回了手,脸上也作起烧来,只讪讪道:“白……白衣,快瞧我母亲。”

白衣微微一笑,已恢复镇定,将手搭上母亲的脉,细细诊听。而母亲闹腾一阵,已经再度昏迷,瘦弱的身躯躺在雪白的毯子上,愈发显得形销骨立。

我许久听不到他说话,紧张问道:“怎么样?”

白衣没有说话,只叫袭玉将母亲衣衫松松解了,排出几十根细如麦芒的金针,用艾草炙了,一一扎入母亲胸前及面部要穴,出手极迅捷,但轻捻针尾时又轻缓有致,到底是高手了,出手果然不凡。

不一时,母亲已给扎得如同刺猬一般,细细的金针在天光照映下,光芒凛冽,烁如星子。

白衣抹去额上细细的汗珠,侧身又开药方,递给袭玉道:“快去把药抓来。”

袭玉应了一声,匆匆走出去找人抓药。

我不敢再去抓他的手,只蹭在他身边,问道:“我母亲,很快就会恢复过来,是不是?”

白衣怔了怔,低了头凝视我,目光清醇甘和,柔声道:“是,我会尽力。”

“我不是要你尽力,我是要你无论如何把母亲救回来!”我的声音禁不住高了起来,几乎接近了声嘶力竭的吼叫,只是这许多日的煎熬,我的嗓子早已沙哑,声线再也尖厉不起来。

白衣摇了摇头,轻轻道:“她的病势……的确很危重。我没有十分的把握。”

“不行!不行!”我抓住他的衣襟,恶狠狠叫道:“如果你救不活她,我把你也杀了!”

白衣望着我,神情有些黯然,却不见怨怒,只是用如流光闪耀的黑眸怜惜而歉疚地望着我,直要望入人心一般。

我神智略略清了一清,下意识松开扯住他衣襟的手,脆弱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而自己的身体已支持不住,慢慢瘫软下来,几乎要跪倒在地上。

“不要这样,我会尽力,会有希望的。”白衣声音更是柔软,如春水般缓缓漾开,渗入心田。

我勉强蹲坐在地上,疲倦道:“你知道么?我很累。我不能再失了母亲。”

一只手轻轻拢住我的肩,白皙的手指细长有力,温暖的鼻息柔柔扑在颈间。微微仰头,已看到白衣怜惜的面容,乌黑瞳仁,如涵碧水,温润地向我凝视。

我想我实在是乏了。我需要一个肩膀借我靠一靠,听我诉说一番我心头的烦躁和不安。

我想我也的确寂寞了。母亲病了,萧采绎走了,夕姑姑丢了,颜远风快疯了。

现在只有个初次相识却温和待我的白衣。

我将头向后靠着,果然靠到了白衣的肩,很宽阔,很结实,也很年轻,却足以支持我弱小的身躯。

白衣也几乎跪坐下来,如春风般恬然的声音,对疲倦的我,有用致命的蛊惑:“栖情……你也累了,该歇一歇了。”

累了,该歇一歇了。

这日子过的,如同绷紧的弦,轻轻一扣,便要断裂一般。

我听到自己叹息般的一声呻吟,已朦胧睡去。

睡于一个初相识的白衣少年怀中,有若刚出世的婴儿,无一点戒心,无一丝防备。

是我疲倦得懒于再去防备,还是因这少年天生让人信赖的温和气质?

已无心探究。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