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4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六)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74章豆蔻篇: 温其如玉纵妙手(六)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传说中的医者白衣,不肯医富贵中人,的确算是怪人了。但我眼前的白衣,聪慧脱俗,灵气逼人,绝对是个善解人意的玲珑少年。

白衣听了我的评价,用指头点了点我的额,宠溺地望着我,眸光如明珠煜煜,倒映着我的身影,温和笑道:“你才是个小白痴!”

忽然之间便很感动。

很小的时候,颜远风也曾用这种很宠溺的目光望着用,怜爱地用食指轻点我的额。但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自从他那么温柔伤感地唤过母亲的名字,我更知道,他这一生,再不可能用那般宠溺的眼光亲密望我,更不可能那般宠溺揉我的头发,点我的额,牵我的手了。

他只是我的叔叔,我的长辈,再不可能有其他的纠葛和感情。

除了颜远风,第一次有这么一个男子,用一个微笑,和一个宠溺的眼神,让我感到心满意足。

“谁教的你这身医术啊?”我觉得自己面庞作烧,忙将手用揉了揉脸部,叉开话题。

白衣笑道:“我是久病成医,药吃多了,郎中见得多了,自然医术也就杂七杂八学了些。”

杂七杂八学来的神奇医术!

我直翻着眼睛,不满问:“天下病得快死的人多了,还没听说吃得药多,看的郎中多了,就能学一身好医术的!把我当三岁小孩子逗呢!”

“嗯!”白衣尴尬地摸着自己的头,道:“可能是我的病比较怪,而看的名医比较多吧!”

我嗤之以鼻,才不肯相信。心里估料着,如今正处于乱世,他师父多半是隐世高人,不肯透露行踪,也懒得追究了。

白衣见我不信他,叹了口气,自顾拿了埙来,跳到一边大石上,吹了起来。

埙声悠悠,大气抑扬中,竟比那日竹篁间听来要多了几分欢快愉悦。

我坐在他身畔,拿了玉簪在手中,轻轻敲击白石,为他伴奏,一时阳光懒散,落花如歌,春意妩然,连周围的士兵,也凝立原地,痴痴听着,沉浸在那悠婉的埙声之中。

一时忽哲匆匆行走,待到近处,已见着我们,放缓了脚步,直走至我们身边,方才顿住,静静听着。

白衣见他一旁等着,知他有事,止了吹奏,站起身来,微笑道:“这位将军找栖情姑娘有事?那在下先行回避!”

忽哲忙道:“且慢。末将正有事向白衣公子请教哩。”

白衣微诧,问道:“什么事?”

忽哲道:“我想知道,以太……以病人目前身体状况,什么时候可以赶路?”

白衣沉吟着,一时不曾答话。

我焦躁道:“就这么急着走么?母亲现在还虚弱得很。”

忽哲迟疑道:“这个……刚接到可汗传来的谕旨,道是中原目前乱事频起,便是边境一带也未必安全,要求尽快接娘娘前往黑赫。”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豆蔻梢头笑芙蓉(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