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75章:豆蔻篇: 豆蔻梢头笑芙蓉(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75章豆蔻篇: 豆蔻梢头笑芙蓉(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也知目前战乱频繁,除了安氏、浏王、宇文昭等人,出身平民或小官吏的各地小股军队也不时出没,在此耽搁久了,保不准便会出些什么事。毕竟现在护卫者才不过一千多人,若遇敌军来袭,绝无十全把握保得我们平安。

要得万无一失,除非立即到达黑赫,才算到了钦利可汗可以保护的地域。

我一时心中为难,只望向白衣,只盼他说一声,到明天我那母亲便能恢复过来,生龙活虎坐于车中,和我们一起说说笑笑,前往黑赫。

白衣收起埙,修长入鬓的眉微蹙起来,许久才道:“嗯,明日可以出发吧。我一路照应着,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我欢喜得差点跳起来:“你陪我们去黑赫么?”

“不行么?”白衣笑容温润,干净如山间潺潺而下的清泉。

我将头点得如啄木鸟一般,道:“行!行!当然行!”心头已雀跃到快要飞起来。有这样美好可人的少年一路相伴,风尘再大,也该是快乐的吧?

忽哲已笑道:“若得白衣公子大驾光临黑赫,我汗必然也是极为欢迎。”

白衣微微一笑,道:“我再去看看夫人情况如何。”

中午的时候,母亲喝了半碗粥,神智已恢复清醒,见白衣细致为她诊断,而我几乎每次都跟在他的身后,煎药端药,准备药材药具,忙得不亦乐乎,遂趁了白衣不在时问我:“那个孩子,是谁?”

白衣已是很有名的医者,但母亲还只将他当作一个孩子。我也知白衣与他的声名比起来,年纪太轻了些,遂将白衣的事一一说了。

母亲听了,只是沉吟:“哦,他不肯治富贵人家的病人,却轻易答应了随你来治我?”

我忙将母亲扶了躺下,笑道:“他这不是把您给治好了么?可见那些传言并不可信。”

母亲嗯了一声,侧身卧着,苍白的面颊上,偌大的眼睛仍在眨着,显然心头还有几分疑惑。

我忙将母亲被子掖好,亲呢地拍了拍她的面颊,娇声道:“母后,你放心啦,我已经长大了!知道怎么去看人看事!”

“我的栖情……已经长大了!”母亲叹息,慢慢闭上眼,唇边抿起的纹路里,掩藏了一丝笑意。

我看母亲睡着,悄悄又去找白衣。

他正蹲在草丛中,手里持了一朵小小的月白色重瓣花儿,看得出神。

“这花儿,是一种药么?”我问。

他惊觉过来,微笑道:“不是药,只是一种野花。”

“野花?”

“本来应该是家花吧,叫作月芙蓉,就比寻常的芙蓉花小些,瓣却更多,后来富贵人家嫌它生长得快,开得多了,就不希奇了,极少种了。于是这些年来就成了野花了,普通农户人家和山林里常常能见到,反而比原先更漂亮了,开的花也多。”他很有耐心地解释。

我接过来嗅了一嗅,不由惊叹:“啊,香得很!有些像是牡丹的味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豆蔻篇: 豆蔻梢头笑芙蓉(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