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13章::天堂到地狱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13章:天堂到地狱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离开那个富丽堂皇的宫殿,白雪感到轻松了许多。小两口在A市繁华的街头停留,呼吸着没有压抑气息的空气,感受着生活在轻松和自由中的快乐。

“高旭,以后,我们在江边买房子,你看这一群群的鸟飞来飞去的多美啊!”白雪憧憬未来的生活。

“等我们有钱了,我们一定买一套很大的房子。把你的父母接过来,我们生一个儿子,好不好?”高旭也兴奋,这样的自由他是第一次享受。搂住白雪亲了下去,白雪羞红着脸,但没有拒绝,尽管街上人来人往……

晚上,白雪和高旭回到原来租的小屋,看到这里依然保留着初来A市的布置,白雪心里不禁寒了一下,默默在床沿坐下。

高旭以为白雪累了,走到白雪身边抱住老婆说:“累了吗?我们早点休息吧。”想脱白雪衣服,白雪挡开高旭。高旭有些惊讶,他不知道白雪怎么有这样的反映。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开心了呢?”

“高旭,你记得吗?这里发生的事情?”白雪虽然不想提起以前的伤心事,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记得,正因为我记得,所以,我现在才和你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白雪,如果我连一个愿意为爱情牺牲生命的女孩都不珍惜,那我肯定是傻瓜。”高旭说的诚恳。白雪看了看他,起来紧紧的抱住高旭。

“你不许欺负我!”

“我不会的,我会永远爱你!”高旭深情的看着白雪,认真的说。

“睡吧,明天我们就要上班了!”白雪倒在了床上。

高旭做的是电子产品业务员,而白雪做的是家电超市的客服。两个人找工作虽然顺利,但工资都不高,高旭的底薪更是低的可怜。

做业务需要积累,前几个月,高旭的工资只够自己一个人吃快餐,家里的一切费用都由白雪承担下来。

这天,高旭买了一只烤鸭,这是他和白雪三个月来吃的第一道荤菜。高旭买鸭子,因为他做进了第一笔业务,单子不大,但高旭感觉到业务就要开始厚积博发了,这也算小小的庆祝吧。

高旭进门的时候,白雪已经做好了饭,高旭回来都很迟,赚的也不多,但白雪没有埋怨。一个能放弃金衣玉缕的生活来和自己一起吃苦的丈夫,还有什么好埋怨的?

高旭块头大,吃的也多。白雪喜欢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常默默的将菜夹到高旭的碗里。自己扒拉了几口干饭就打发了。

这样的生活里,白雪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菜不好,你还能吃的这么欢,我很开心,因为我的菜烧的好吃啊!”

高旭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好吃!我还要点饭!”

所以,今天高旭回来,他想让白雪一个人吃这并不算好菜的烤鸭,这几个月白雪瘦了不少,高旭心里疼。

“老婆,我回来了!今天我们吃点好的!”高旭很兴奋的说。

“是吗?吃什么好的?”白雪问道。

高旭很满意白雪的回答,他以为白雪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你哪来的钱买好吃的?!不管是疑问还是感叹,高旭都觉得自己会失落。疑问是对他的怀疑,感叹是对他的抱怨。

但白雪没有,白雪不需要问这钱的来历也不需要知道高旭会不会把钱给她。她只想知道高旭带回来的是什么好吃的。

高旭拿出掖在背后的纸袋,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白雪闭上眼睛,边微微摇头边深深呼吸,手里的筷子不停的拍着自己的手。

“烤鸭!”白雪睁开眼睛,眼睛里明显有笑意。

高旭撕开纸袋,掰下一个翅膀,想喂白雪吃。

白雪却突然呃了一下,反胃吐了些清水。

高旭吓了一跳,连忙问怎么了。白雪脸上带着红晕,轻轻的说:“你要当爸爸了!”

高旭傻了一阵,突然哈哈大笑,很开心的笑,抱起白雪在屋子里转,一边喊着:我当爸爸了!我当爸爸了!

白雪被抱在空中,看着丈夫像孩子一样的痴颠,心里倒有些伤感起来,嘤嘤的哭了起来。

高旭连忙放下白雪,忙不迭的问:“我弄疼你了?弄疼哪里了?”

白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高旭更急了。:“那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去医院吗?”

白雪抬起头,看了一眼高旭,又把自己躲进高旭的怀里。幽幽的说:“高旭,我们把孩子打了吧?”

高旭斩钉截铁的说:“不行,这个是我们第一个孩子,不打!”

“可我们养得起吗?不要说养,现在我们连生孩子的钱也没有!”

高旭明白了白雪为什么难过。回家去,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回家等于自找没趣。咬咬牙,高旭说:“小雪,你放心,这个孩子我们能生出来也能养好他!相信我好吗?”

白雪看着高旭坚强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来,我们吃烤鸭,。这可是我第一笔提成的奖励啊!”高旭喂着白雪,一边将几百块提成给了白雪。

烤鸭吃完,看着油兮兮的嘴,两个人不禁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知道白雪怀孕后,高旭更是拼命的工作,天道酬勤,再加上高旭良好的教育和家族天生的经商基因,半年后,高旭不仅成为公司的销售冠军,而且也爬上了副总的位置,家里的条件有了很大的好转。

两人已经在A市的市中心最好的地段买了房子,宽敞亮堂。白雪也不去上班了,在家里养胎。这时候,白雪已经怀孕快8个月了。

高旭喜欢在趴在老婆高高的肚子上,给肚子里的孩子讲故事或者背诗唱歌,如果孩子偶尔的踢腿或者伸手,高旭常常去捉小手小脚,但每次都失败,高旭急的哇哇叫,白雪呵呵笑。这时候高旭就捏着白雪的脸蛋一副凶恶的样子说:“小家伙,你再躲,再躲我等你出来收拾你!”白雪哈哈大笑。

即使现在想到这些事情,白雪也会会心的微笑。

但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过夫妻生活了,因为怀孕。

白雪大肚子时候,老想孩子快点出来,省的这样挺着难受。但孩子出生以后,白雪知道了做母亲的难处和艰辛。

白雪是在家里生产的,那天高旭很早就出差了,去参加一个会议。白雪看着家里有些凌乱,忍不住搞卫生。但没想到动了胎气,等她明白过来,羊水已经破了,血不住流,而且阵阵宫缩,白雪感到无法忍受的疼痛,想去叫邻居帮忙,但已经走不动了,只感觉疼。

白雪硬撑着给高旭打电话,但高旭的电话已经关机。

“会场不准开手机?”白雪这样想。

但孩子出生可不管你家里有没有人照料,白雪是头胎,本来就难生产一些,自己也怕,但无论如何,都必须自己解决了。

好不容易熬过3个小时的阵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孩子终于出来,一个儿子,白雪欣慰的笑了,她喜欢儿子,喜欢为高旭生一个儿子。

白雪用牙齿咬断胎儿的脐带后,感觉全身无力,再也无法做什么。但她凭着母性的直觉,知道这样下去孩子肯定不好。

白雪打了110,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高旭回来后,脸上满是愧疚的表情,白雪觉得他是因为没有照顾好自己而愧疚,心里不禁暖暖的。

高旭站在窗前,他的确有些愧疚。

白雪生产时,他并不在开会,而是在一个山庄和朋友娱乐。

生意场上的朋友喜欢风花雪月,也喜欢逢场作戏。山庄最大的包厢里,三个男人,五瓶XO,一堆水果和佐菜,还有三个妖娆的小姐。

“高总啊,来来来,我们一起唱首歌嘛!”穿红短裙的小姐陪着高旭,看别人都已经进入角色,自己身边这个木然坐着,看来不挑逗不行了。

小姐发嗲的声音很诱惑人,男人都很冲动,高旭也不例外,何况,白雪怀孕以后,高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男女之事了。当红短裙温软的身体缠上高旭时,一切已经变的水到渠成。

高旭关了手机,为了不让公司的事情打扰自己的风流,但没想到的是,自己也把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给关闭了。

高旭懊恼的叹气,心里告诉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也告诉自己,这事情绝对不能让白雪知道。

白雪以为高旭为自己内疚,轻轻的,只能轻轻的呼唤高旭坐在自己的旁边,握着他的手,和他一起看身边的孩子,她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温馨。

孩子出生给这个家带来了笑声,也有烦恼。高旭老感觉睡不醒。一段时间以后,白雪把高旭赶到了客房睡觉,也不要高旭请假陪自己,只是请了一个保姆照料自己。白雪觉得,支持丈夫的事业是妻子的义务。

生活平静而充实,白雪做着一个母亲的梦想,觉得孩子会走了,会跑了,会叫自己妈妈,想到这些,白雪总忍不住亲孩子。

但接下来的事情让白雪的生活发生了天堂地狱的转变。

“不可能,不可能的!电话费怎么这么贵?”白雪拿着这几个月的话费单非常疑惑。

高旭手机注册时用的是白雪的名字和证件,电话费单据每个月都寄到白雪的手上。白雪清楚,高旭尽管每天给自己打电话,也绝对不要话费的十分之一!

白雪决定去查一查出了什么问题,白雪的性格决定她一定要把事情弄明白,也不想自己家白白的给电信送钱。

清单拉出来,一个陌生的号码出现频率很高,而且通话时间很长,有几天还是深夜的电话。

白雪拨了那个号码,电话的那头是女人的声音,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高总啊,今天怎么用座机打我电话啊?她不在家吗?走了也不说声,人家要想你的啦!哪天来看我啊!?”

白雪感觉要崩溃了!她没有说话,电话机里传来女人的喂喂声……

白雪突然明白,为什么高旭手机的短信、通话记录都是空白的!

白雪也明白,为什么高旭有时候要躲进厕所接电话!

女人可以容忍丈夫的懒惰、暴躁、无知甚至粗野。但绝对不能容忍丈夫的背叛!

白雪决定质问!质问事情的真实度和原因。

“高旭,这个电话是怎么回事?”做过事情你应该清楚,白雪心想。

“这是一个客户的电话”高旭虽然心里打鼓,但他知道这事情绝对不能承认。

“客户?客户会这么着急的想你?”

“关系好点的客户嘛,有什么好奇怪的?”

“高旭,我不和你争辩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最清楚,而且,你可以欺骗别人,但绝对欺骗不了自己!”

高旭无语。的确,有些事情不能骗自己,永远也骗不了。

那个电话号码是高旭女秘书的。

自那次山庄一次消魂后,小姐的服务让高旭食髓知味。虽然高旭也挣扎过,但最终还是不能抵御生理的诱惑。几次买春后,高旭觉得这样的风险太大,一来上“公共厕所”显得没品位,不安全,二来花消也大。高旭决定找一个名义上的秘书。

高旭的要求很快得到了公司的批准,但公司没有想到的是高旭接连换了六个秘书,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

高旭的沉默,更让白雪感到她的理亏,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变了。

“高旭,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原因?我只要原因!”白雪几乎是咆哮的!

“你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说你爱我,想我,也想孩子,只是太忙!我是那么相信你,相信你的爱,以为自己始终生活在幸福中,可我现在知道了,也许,你打电话的时候,怀里正搂着别的女人!”

“你不觉的这很虚伪吗?你不爱我,可以告诉我啊,但你不要欺骗我!”白雪的幸福世界是在没有任何征兆或者暗示的情况下崩溃的,剩下的残垣断壁在今后的岁月里只能接受伤疼的煎熬。

高旭躲闪着白雪的目光,他无法面对白雪。

“高旭,你知道吗?这样的打击对我而言是多少突然?我做月子就自己照顾孩子,为了让你休息好,我甚至晚上也不让你进来看孩子!”

高旭打断了白雪的话,:“可你只知道照顾孩子了,你没有来关心过我啊,我是男人,一个正当壮年的男人,我……“

高旭无法说下去,因为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说法简直就是畜生,为了欲望而忽视一切。

白雪一个趄趔,高旭居然是这么想的。

“这是你有外遇的理由?”

“我没有外遇!”高旭的思路还是清晰的,不该承认的绝对不能承认。

“你爱她吗?”

“不爱!……我不爱别的人!”高旭猛然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但想掩盖已经来不及了。白雪一个耳光扇在高旭的脸上,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越看越伤心。

“我-们-离-婚-吧!”

白雪一字一顿的说着,说这句话,几乎花了白雪一生的力量。她也没有考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成熟,但心里的愤怒让她无法理智,她只感觉突然,一种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突然,无所适从。

她也累了,因为失去了爱的依靠。

她累了,因为所有的付出都在顷刻之间轰然倒塌。

在白雪坚决的坚持下,高旭签了离婚协议,但不知道为什么,高旭一直拖着,迟迟没有办理法律上的手续。

白雪带着孩子回到K市。至于A市,白雪只觉得那是她两次受伤的地方。

“你可以说爱我,但不要说永远爱我!”

电视剧的台词,经典而凄凉。

现在想起这句台词,白雪依然有伤痛的感觉,是一种心底丝丝抽痛的那种。

永远有多远?白雪不知道答案!但他的永远却只有一年!

……本章完结,下一章“:表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