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14章::表白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14章:表白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雪的一个网友,悄悄跑到K市。当白雪接到他的电话时,惊讶得喊出声来。

“你怎么来了,要来为什么不和我说先?”

“和你说了,你仍然不让我来!”白雪已经拒绝了几次网友过来的要求,不是担心网友的人品,而是自己敏感的身份,还有,还有就是自己的心里已经装了一个李钟吟。

白雪不是三心二意或者可以脚踩两条船的人,而网友来的目的就是向白雪表白自己的爱意并希望白雪接受。

所以白雪希望他不来。

“唉,那你什么时候到啊?我来接你吧,”

“我晚上7点左右到。”

“好吧,我到车站接你,到时候见!”白雪无奈的说。

“好,晚上请你吃饭!”他的声音透着兴奋。

网友见面总有些暧昧的成分,白雪有些踌躇。单独见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去可自己已经应承了人家。

该死的,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白雪心里恨恨的想,但为难也必须该去了。

白雪想找个人陪着一起去。

“我网友来看我了,谁和我一起蹭饭去啊?”白雪前几年一直生活在A市,在K市的朋友很少。只好在QQ群里希望得到同事的响应。

“哇,网友来了!”

“网友是男的吧,你好有魅力啊”

“现在网友见面好危险的!”

QQ群里回话的人不少,可就没有人答应白雪一起去。

“嘿嘿,是不是三陪啊?开房吗?”

“龌龊!”白雪显然被这话激怒了。白雪是保守的,如果没有丈夫的背叛,也许她只是A市一个守家带孩子的小女人。

“算了,我自己去,不和你们说了,免得龌龊!”白雪郁闷的说道。

李钟吟一直没有参与,他是怎么想的?白雪不敢问。

快下班了,白雪的MSN传来李钟吟发的消息。

“晚上见网友,有人一起去吗?”

“没有”

“我可以陪你去吗?”

“你有时间吗?”白雪仍然不敢相信李钟吟愿意陪自己去。

“我把孩子托我妈照顾了,如果方便,一起去吧!陌生人相聚,我还真有点不放心。”李钟吟显然已经做了准备。

白雪此刻明白,今晚网友见面有什么样的结果,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已经不重要,因为她知道自己在李钟吟心中是在意的,甚至是牵挂的。

“三八”妇女节到了,公司里组织所有的男同胞给女生献花——玫瑰花,李钟吟是主持,腐败一回,当仁不让抢了第一个送花的名份。

李钟吟心里不知道该送给谁,女孩子都敏感,第一个收花的人往往有些引人注目。而送与被送之间的感情也往往特殊,不是要好的朋友,便是暗恋的对象。想来想去,觉得还是送今年第一个进公司的人吧。

可这个人偏偏是白雪!

“祝你永远有关心的朋友、顺心的事业、开心的生活”李钟吟祝福有些文绉绉,白雪接过花束的时候,有些喜悦、意外,也有点感动。

“谢谢!”白雪红脸低头,不知道是羞涩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嘻嘻哈哈之间,送花活动很快结束。公司里的美女当然是比较早得到鲜花的,而性格可人的也不迟,最晚收到鲜花的虽然有些落寞,但除了感叹自己命薄也无可奈何了。

“下面宣布……”

李钟吟清了一下喉咙,等大家静下来:

“公司决定组织大家到大盘山春游!”

公司年轻人多,大都二十出头,喜欢玩,听到旅游的事情当然高兴。上班也叽叽喳喳的谈论,搞的李钟吟不得不认真严肃了一回。大家才认认真真的开始做事情,暂时不去想游玩的事情。

大盘山是天目山系的分支,原始森林茂密,有许多农家特色的菜肴。鸳鸯竹、平板溪、菩提树,一些诗意的名字加上满眼的翠绿,山坡上点缀似的杜鹃在风中摇曳舒展着桃红的诱惑。山涧或急或缓,赤足下水捕虾捉鱼,这里的确有原始的风味。看来地址选对了!

李钟吟远远走在前面,他喜欢走在别人的前面,因为不论是淌水还是沐风,李钟吟总喜欢去体会别人没有经历过的。

和大队滞后的人马相比,李钟吟的身影,显得孤单。

看着李钟吟的身影,白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关心他,但女人有时候就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关心一个人,记挂一个人。

白雪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应该跟上去,犹豫之间,两人的距离却已经渐渐缩短。李钟吟踢着溪水,走得慢了些,溪水清凉滑爽,李钟吟很享受这种自然而没有压力的生活。一条黑色的溪鱼在李钟吟的脚尖游荡,也许在这个平和的世界里,溪鱼并不畏惧人类的脚掌。李钟吟不禁起了童心,弯腰想捉,但鱼是水里的精灵,李钟吟一个书生,怎么能捉住?几次折腾,李钟吟不仅裤脚全湿,眼镜也溅满了水花,模样有些狼狈。背后传来白雪忍俊不禁的笑声。李钟吟有些赫然。

“呵呵,捉鱼!这小家伙满灵光的。”李钟吟回头望着白雪,孩子气的笑了。

“看你捉鱼,想起了我小时候捉鱼的事情,不过,我是用竹编的簸箕捉的。”白雪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李钟吟的身边。

两个人并肩走着,心里都有一些异样的感觉。

阳光映射在溪里,波光闪闪,不时有溪鱼穿梭。

“你看,这小溪里的鱼多么自在啊,游来游去,没有忧愁,没有伤痛,我感觉他们是永远快乐的。”

白雪用脚撩了一下水,溪鱼四散游开。

“钟吟,你会不会觉得,人如果像鱼啊,蝴蝶啊什么的,没有忧虑,该是多么美妙的生活?“

李钟吟心里暗暗发笑,觉得这个已经有孩子的白雪,怎么还有这么多少女的纯真?

“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没有忧愁?”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没有忧愁?”白雪俏皮的诡辩。

“好,就算你知道鱼没有忧愁,但鱼总没有感情吧!”李钟吟心里想:要有感情,不都成精了?

“鱼也许没有感情,但它们快乐,快乐就可以了,不是吗?”

“快乐是感情的一种表现,没有感情,怎么有快乐?”李钟吟终于将了一军。

“那……”白雪一时语塞。

“白雪,其实鱼是否快乐,我也不知道,但它们给我的感觉很好,自由,没有压力!”

“是啊,人有时候活的真累。”白雪的神情又开始黯然。

李钟吟看着白雪,心里想出来玩不应该忧伤。嘴里缓缓说道:“其实,快乐是可以追求的,我们的脚对于鱼来说,是一种未知的恐惧,但它们不畏惧这种未知的恐惧,戏耍在我们的脚趾之间,也许我们有伤害它的可能,但伤害之前,始终是快乐的!“

白雪若有所思,抬眼望了李钟吟一眼:“钟吟,你知道鱼和水的故事吗?”

鱼和水?那个凄婉的爱情故事?李钟吟低头看了看潺潺的溪水和游来游去的鱼。

“鱼说:‘你看不见我眼中的泪,因为我在水中’。水说:‘我能感觉得到你的泪,因为你在我心中。’”白雪轻轻的念道。

“违背规律的爱,也许是悲剧,就像飞蛾,我喜欢飞蛾扑火的执着,三毛说过:飞蛾在扑火的瞬间,一定是极快乐幸福的!虽然为了得到或者实现它的梦想,飞蛾以生命为代价!”白雪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居然有神圣的光芒。

李钟吟也奇怪,和白雪在一起,为什么总谈感情的事情,是类似的生活经历,还是两人之间有种心灵相通的东西?

“飞蛾扑火,我觉得不现实,但也钦佩。毕竟,执着的追求,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钟吟,你知道吗?我一直希望过一种平淡的生活,我愿意和爱人一起相守,即使清贫,也不离不弃。”

“我也希望有这样的生活!”李钟吟的语气很肯定。

“但活着总有压力,这种压力能改变一个人原先的想法和理念。”白雪叹了口气“我以为自己能够拥有,但现实却是我被自己的理想伤害。”

李钟吟默然无语,生活的确如此,改变永远比相守来得快而且容易。

“我不想老说不开心的事情,钟吟,我觉得生活还是有许多美好的东西的,即使是辛苦的带孩子,看着孩子率真的笑脸,那也是一种幸福。”

说到孩子,李钟吟显然兴奋了起来。

“呵呵,是的,孩子再淘气,一声爸爸,也让你从心里觉得甜蜜。有一次,儿子淘气,我打了一顿,但事后看着孩子屁股上的红印,还是心疼。可没想到不到5分钟,孩子就爸爸长爸爸短的在我人前人后的绕来绕去了。搞得我内疚心疼了很长时间。”钟吟说完呵呵的笑了起来。

两个人走着聊着,已经把其他的人远远的落在了后面。相似的生活,相似的感情心路,让两个人的距离拉近,走在一起,是偶然也是必然。

来到一个小橡皮坝前,李钟吟爬上去后,很自然伸出了手,把白雪拉了上来。前面的小路更多的是棱角分明的石块,水流渐细。不远处黑黑的,是个岩洞。大盘山的这条溪流,尽头是一座火山,传说走进火山洞的恋人,能永远的在一起生活,幸福而温馨。

在坝顶,风吹来的时候,李钟吟和白雪两个人心里都有一点感动的情绪,在洞口又说了会什么,直到返回的时间。

回来的车上,李钟吟和白雪坐在一起。

车子开得颠簸,大家慢慢的昏然欲睡。

“我让你猜几个字,把手给我?”白雪轻轻的说。

李钟吟伸出手,白雪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下三个字:我爱你。

李钟吟内心一时宛如电流通过,惊讶、开心、惊惧、彷徨、冲动,各种感觉同时冒了出来。

她在和我开玩笑?不像,这不是玩笑!

她在试探我?我该怎么做?

她为什么爱我?爱我什么?

我可以接受吗?我能接受吗?我和她有结果吗?

李钟吟的默然,也使白雪感到有些尴尬,在李钟吟的手心又写了两个字:真的!

李钟吟还是默然无语,但内心已经翻江倒海。“爱只是一种感觉,没有理由,是的,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她也许是真的,是她心灵的寄托。”

白雪的内心也很复杂:“李钟吟,我写的这三个字,你会觉的我随便吗?要知道,写这三个字,我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但李钟吟那张书卷气很浓的脸上,白雪看不到任何的嘲笑、轻视的表情。而李钟吟表现出来的孩子气却让白雪内心深处一些母性的东西激发了出来。她想为李钟吟做些什么,无论什么都心甘情愿。

窗外下起了雨,李钟吟微微一笑,轻轻对白雪说:不好意思,我没猜出第二个是什么字,呵呵。

白雪有些意外,但她的直觉告诉她,李钟吟是知道那三个字的。

是的,李钟吟心中已经默默接受了白雪的感情。

爱情总是垂青那些有相似生活和相同理念的男女,爱需要共同的承载。同情与怜悯,是人的天性,但同情与怜悯不会产生爱情。只有当一种无法表达的感觉或者情愫在彼此心中萌芽,爱情才会不期而至。

而当孤独遇上爱,爱,来的更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灵欲之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