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16章::心灵质问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16章:心灵质问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男人都经不起诱惑。

男人都好色!

男人的本性和冲动决定男人更容易出轨。

白雪躺在床上,斜斜的靠着,有些无聊,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白雪想到了中午和李钟吟的激情,尽管激情嘎然而止,但还是唤起了白雪心里尘封许久的一些东西。白雪知道自己是想要的。

在没有遇见李钟吟前,白雪在生理上一直没有释放。

“那时我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白雪告诉自己。“但为什么我遇见了李钟吟,却有这样强烈的需求?”

“男人因性而爱,女人因爱而性!”白雪想起了这句话。

“那李钟吟和我接触,是因为真的爱我,还是对刺激的追求。”受过伤害的女人总是敏感。

白雪不希望自己在感情上再一次被伤害,或者被欺骗!

“钟吟,你真的爱我吗?”

城市的另一边。

李钟吟也在辗转反侧,妻子走了,身边只有孩子随心所欲的在双人床上挪移自己已经熟睡的身躯。

“我爱白雪吗?我爱她什么?”

“是我孤独,需要寻找心灵的寄托?”

“还是我的身体驱使了我的大脑?”

男人女人的爱都从上半身开始,不论牵手还是上床,都需要一种感觉,一种喜欢、思念、记挂和依赖的感觉。但不同的是:男人希望在下半身结束情愫,而女人希望下半身天长地久。男人得到女人后,会觉得累,那是因为男人得手后爱情开始变冷,而女人的爱情感觉则刚刚开始。把性与情分开,对男人是一种人性的浪漫,而对女人则是一种人性的折磨。

李钟吟不想伤害白雪,所以在自己不能肯定能给白雪什么之前,李钟吟都觉得不应该占有白雪,不论自己是否爱着白雪。

李钟吟细细的回忆和白雪相识以来的日子。他希望能从这不长的时间里寻找自己爱上白雪的理由。

白雪给李钟吟最初的印象是率真而诚恳的女孩,有什么说什么,肚子里藏不住话。面试、与岳清对话都显现了白雪的性格,李钟吟喜欢这样的性格,尽管生存的哲学告诉李钟吟,其实人需要城府。,但李钟吟喜欢,因为率真和诚恳的人,在这个浮躁而势利的社会已经是珍稀动物了。

李钟吟也想起大盘山之行的一件小事。

“哎呀,我的脚磨破了!”同事江海从小溪上来穿鞋子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脚底居然有硬币大小的一个创口。

玩的尽兴的时候感觉不到疼,但现在静下来了,脚底一丝丝的疼痛变成了巨疼,走路居然都不敢落脚了!

“山泉的原生物质很多,回去了用点碘酒,小心感染了!”李钟吟生活阅历多点。

江海吁吁的吹着脚,无奈的点点头。

“有没有创口贴?先应下急。”白雪想得更细心。

可周围的人翻遍大包小包,没有!

“我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卖?”白雪说。

山里的人家很少,杂货铺更是少的可怜。

白雪一家家的问过,当她拿着创口帖回来,李钟吟望着白雪,心里有些感动。白雪来公司并没有多长的时间,有些同事的名字都叫不上来,别说什么感情了,白雪的行为,让李钟吟感觉到了白雪内心那种对人对事真挚的爱心。

对常人如此,那对她爱着的人?

男人不就希望自己的女人能细心的关心自己吗?男人也很容易被女人小小的细心而感动。可惜,这个时代,却往往是男人照顾女人。

“她是我想要的女人!”李钟吟告诉自己。

但李钟吟仍然不肯定自己爱上了白雪,尽管李钟吟确定自己是喜欢的。可爱与喜欢是两种感情。

爱更多的是付出,而不是索取。而且这种付出往往不计回报,往往是在小事中体现。

平淡的爱才是真挚的,才是长久的!

自己有没有为白雪做过什么?真心诚意的付出?

李钟吟不清楚,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白雪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是无所谓,还是感动的!

“李钟吟爱我吗?”

白雪不停的问自己,她需要这个答案。

和李钟吟的相处时间不长,但白雪却诧异的感觉到李钟吟作为一个男人对自己细心的呵护。

白雪想起那个傍晚。

那个飘着细雨的傍晚。

开完会,已经是7点多了。

春末夏初,K市雨水多,李钟吟没有带伞的习惯,白雪决定送他去车站。

李钟吟喜欢这样的决定,毕竟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很少,两个人都有孩子需要照顾,即使想在一起,也有许多牵挂。

李钟吟撑伞。

春天的雨不像夏天或者初秋那样滂沱。总是细细的,而且像一个调皮的孩子,随风四处乱舞,没有规则。

李钟吟的伞不断向白雪那侧倾斜。

“你把伞收过去一点!”白雪看了看,李钟吟那侧的肩膀已经湿了。

伞收回了一点,可慢慢的又侧回到白雪的这边。

“你听不到啊,你看你的肩膀都湿了!你会不会打伞啊?”白雪有些心疼,嗔怪的说道。

“呵呵,没事,我是男的没关系。”李钟吟有些厚颜“你们女的不能淋雨,对身体不好。”

白雪知道自己无法改变李钟吟这个举动,但心里是甜蜜的而不是恼怒。李钟吟在乎自己,这样的小事,李钟吟都为自己考虑。

白雪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呵护过了,飘在脸上手上的雨有些凉意,但白雪的心里是感动的温暖。

还有一件让白雪觉得感动的事情。

那天白雪突然感觉胃不舒服,但问遍了同事,没有人有胃药。

二十分钟以后,白雪接到李钟吟的电话。

“白雪,你出来一下,我在楼梯口。”李钟吟电话里说。

白雪以为什么不方便的事情需要交流,满心疑惑的去了。

李钟吟拿起白雪的手,放了一盒胃药。

“你买的?”

“呵呵,别问了,早点吃了,胃就不难过了!”李钟吟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气喘。

高新园区附近找药店不容易,有一家也需要走一段路。

白雪知道自己服下的不仅仅是药,还有李钟吟默默的关注和他内心的爱意。

李钟吟是爱自己的,白雪终于清清楚楚的告诉了自己答案。

“中午他没要我,不是不爱我,是因为他的责任心太强。”白雪遇上这样一个负责的男人,对自己来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事情考虑的太多,就容易畏首畏尾,而李钟吟和自己的感情,需要的却是当机立断。需要的是果断和坚决。

白雪轻轻一声叹息。其实在她的内心也并不希望因为感情的事情而将李钟吟弄到为难的地步,毕竟,孩子的因素在中国式婚姻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白雪望着旁边的孩子,心里交织着温馨和伤感。这晚,她睡去的时候,梦见了李钟吟。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完美的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