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18章::无题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18章:无题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孩子已经睡了。

晚上起风,凉凉的很舒适。

李钟吟焦躁、期待,他在等时间。晚上十点,他和白雪约好的时间。只有这个时间以后,李钟吟和白雪才有空闲来褒电话粥。

“钟吟,你别给我打这么长时间的电话了,你看,我们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早上怎么看,都是熊猫眼。这样下去,我们会吃不消的。”

白雪说这话的时候即心疼又无奈,但关怀是真诚的。尽管她希望能天天听到李钟吟的声音,可更担心李钟吟的身体。

李钟吟无法忍受思念的煎熬,感情的东西,绝对不是一点疲劳可以阻止的。每天的电话虽然都说的很晚,睡的时候基本都在1点以后,但白雪从来没在自己面前抱怨什么。这让李钟吟感到无比的幸福!

白雪其实更想和李钟吟说话。

白雪每次接电话的时候,总是迷迷糊糊的,但越说越兴奋。

“你是鸦片,让我迷上和你说话,我说的都不想睡了。”白雪告诉李钟吟这些话的时候,内心却有些酸。

自己爱的人,却无法相依。

“我想靠着你,在你的胸口听你说话,感觉你的心跳,还有你说话时,胸膛轻轻的颤抖。”

每次白雪说这些的时候,李钟吟甚至有种冲动的感觉,想打车去白雪的身边,可孩子呢?一个人,自己放心吗?

李钟吟无奈的躺回床上。

相思是毒品,不像饥饿,可以解决甚至忘却,思念只会像毒瘾一样,越来越重。除非像戒毒一样不再思念那个人。

白雪和李钟吟结束煲粥,已是凌晨2:30时光了。但白雪没有睡意,每一次和李钟吟说话,白雪都无法马上入睡,又兴奋激动,也有心酸无奈,总要想上很长时间才能平静下来。

“钟吟,你相信来生吗?”

“怎么说呢,希望有吧,毕竟来生这个说法,人可以自我安慰一下。”

“我相信来生!”白雪很肯定。

女人都希望有来生,因为她们觉得人活一世有许多的遗憾和不足,可她们并不清楚,来生也许只会重复今生的错误。甚至有更多的遗憾和伤心。

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女人这么想。

不管有没有来生,其实应该把握的是现在,去争取,去奋斗,让希望在今生实现,李钟吟作为男人这样想。

李钟吟不想和白雪为这样的问题争辩。选择一个中立的回答是明智的。

“钟吟,你希望来生是什么?”

“我希望自己是一棵树,一棵枝叶茂密的树。”

“为什么?”

“我想,你的来生也许是蝴蝶,因为你喜欢蝴蝶,你的愿望因为你善良而能得到神灵的允许。你是蝴蝶,总有一天会飞舞在我的身边,我能感觉你扇动的气息,也能让你在累的时候歇息,如果有风吹过树叶,那就是我想吻你,你千万别跑。”

李钟吟的回答有些诗意,显得酸溜溜。

白雪暖暖的,却有些不满足。

“想吻我,那你也变蝴蝶啊!我们可以一起飞舞啊,像梁山伯和祝英台啊。”

“傻孩子,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们的修行不到!但我倒真的想在今生能与你发生些什么。”

“有机会吗?你准备好了吗?”

李钟吟默然,他无法回答。

但李钟吟却在第二天用行动回答了白雪,他有没有准备好。

李钟吟和白雪相聚,大多在周六,因为这天他们可以有半天的休闲时光。

李钟吟和白雪去的是电影院。

这个年代还看电影的人已经很少了,尤其是到电影院看电影。但白雪希望能在一个比较安全的环境里,与李钟吟度过一些时间。电影放的是什么,两个人都不清楚,两个人在电影院疯狂的亲吻。

进电影院之前,是在KFC吃的中饭,白雪请客。

吃KFC的时候,李钟吟遇见了一个熟人。李钟吟不知道那熟人有没有看见他和白雪,也不想打招呼。

李钟吟心里有些忐忑,毕竟,那个熟人是知道他的情况的。

走进电影院,周围的灯光暗了下来后,李钟吟心里就只有白雪了。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仿佛是电脑系统删除一样,无影无踪。

白雪的吻依然是李钟吟如痴如醉的享受,但白雪却更喜欢李钟吟的肩膀,靠着,白雪感觉身边的男人是属于自己的,至少暂时这样。

当两个人的状态越来越好的时候,白雪的手机响了。

是白雪爸爸的电话。

女儿女婿的事情,玄而未决,让当爸爸的多操了不少心。真离了,在乡里邻居面前有些矮人三分,可不离拖着,也不是个办法,但没离之前,女儿就是高旭的老婆,高旭就是自己的女婿。自己也绝对不允许女儿有什么出轨的地方。

白雪没有多少自由,不仅儿子牵着,家里的环境也无法让她有更多的自由。

接完电话,白雪看李钟吟的目光是无奈而依依不舍的。

李钟吟知道,该走了。

外面突然下起了今年最大的一场雨。

撑着白雪的伞,来到车站。

“我送你上车?”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

“你先走!”还是一样。

两个人都有些心酸了。但还是李钟吟先叫了车走了。是白雪的意思,李钟吟也记挂家里。

李钟吟回家,还没有擦干脸上的雨水。

手机上短信的提示音响了!

“好伤心!钟吟,我觉得你不爱我!”

是白雪的。

“你就这样扔下我,好伤心!”

李钟吟一时有些糊涂,自己怎么了?什么地方伤害了白雪?

他回了短信:对不起,我哪里错了?

李钟吟真的不明白,但白雪却许久没有回。

李钟吟看到白雪短信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对不起,你没错,只是看着你就这么走了难过,心情不好才发的!”

李钟吟不清楚白雪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李钟吟隐隐感觉到,白雪在发短信的时候,对自己有些恨意。

自己依然没有准备好!

白雪清楚,自己也清楚。

不然那么大的雨,应该送她回家的,李钟吟狠狠的捶了一下自己的头。

安然接到庄子涵的短信,几乎不敢相信庄子涵说的李钟吟的事情:李钟吟和别的女人在KFC约会!

安然的第一感觉就是不会,不可能!

但女人永远有一个毛病,就是她听说或了解的事情,必须要弄个明白。

安然虽然不想再从庄子涵那里听到关于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约会的事情,尤其是一个几乎回家就会天天碰面的老熟人那里。安然感觉自己丢脸到家了。

但安然还是去了电话。

“安然,我说的是真的。可惜我的手机没有摄像的功能,不然我就发图片给你了!”

电话里庄子涵的言语是那么的确定,安然不禁有些相信了。

还上什么班?再上下去,连老公都没了。

安然没有给李钟吟打电话,也没有告诉李钟吟她会回来。

安然想的就是出其不意,看看有什么异常的事情。男女感情的事情,那层窗户纸能不捅破尽量不要捅破。花败了来年还会开,可人心伤了脸皮破了就是没法挽救的,安然的这点心计还是有的。

安然到家的时候,是半夜。

临时换班,还挨了领导一顿白眼。安然心里恨恨的想:要是被我抓住了什么,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可安然开门,家里却只有李钟吟和孩子平静的呼吸声,两个人都已经睡了。

“睡了,这么老实?”

安然心里想:也好,我也可以找找证据。

女人找证据,无非看看老公的手机,闻闻男人的衣服,还有就是最直接的办法,用自己的身体做检验。

夫妻小别胜新婚,如果老公在和自己分开七八天了,居然没有想的冲动,那就有问题了。

李钟吟的手机上没有短信,通话的记录也是正常的几个人的号码,无非是他老妈的,还有几个同事朋友的电话。安然没有发现什么。

丈夫换下的衣服已经被他自己洗了,李钟吟向来勤快,安然是知道的。

要么就是庄子涵说的情况只是虚惊一场,要么就是李钟吟隐藏的太好!

安然这么想着,决定看看老公的生理反映。

李钟吟发觉身边多了一个人,迷糊之间倒吓了一跳。

心里想着白雪,差点喊了出来,但闻到妻子熟悉的体香,李钟吟的脑子刷的清楚了。

妻子回来了!可李钟吟的大脑无法记起安然说过今天回来。

李钟吟诧异的时候,安然已经像蛇一样的贴了上来。

自从上次发现安然与自己亲热的目的以后,李钟吟从心里感觉无法再投入的和妻子的做爱。

xìng交是动物的原始反映和繁殖的需要,人也是动物,所以人有兽xìng,包括生理的发泄。但做爱是爱出来的,是灵欲的结合,只有人类才有资格说自己做爱,或者亲热。

此时的李钟吟原始本能超过了心灵的欲望。

身下的女人哼哼啊啊了起来,其实安然并不是真的满足,只是希望这种动作能快点结束。女人知道自己的呻吟能加快男人的发泄。

但李钟吟的表现还是让安然相信了,自己的男人至少在身体上还是正常的。

天亮的时候,孩子发现妈妈在自己的身边,兴奋的不肯上幼儿园。李钟吟见妻子回来,也落得让妻子照顾一下孩子。自己出门上班了。

李钟吟到公司的时候,白雪已经到了。

看见李钟吟的MSN上线,白雪走进李钟吟的办公室。这是白雪除了面试那次以后,第一次走进办公室。

白雪的眼圈有些黑。

“昨晚没有睡好?”李钟吟有些心疼。

“没怎么睡,我想你!想我们之间的事情。”

李钟吟听白雪说过,最近老失眠,所以不太敢给白雪打电话,希望能让白雪好好休息。

“我们最近的联系少了,你给我也就发发短信了。”白雪有些黯然。在她的心里,还是希望能和李钟吟多说说话,即使李钟吟说的、讨论的,在目前来看只能是一种海市蜃楼的风景,但女人却希望这种希望甚至空想能维持下去,毕竟,在心灵上,谎言或者欺骗还是暂时能麻醉自己。

“白雪,我怕你休息不好,我们一说就是一、两点钟,我已经习惯迟睡了,可你不行,认识我之前,你睡得很早。我怕你身体累。而且,女人睡不好,容易衰老!”李钟吟说的时候,用手摸了摸白雪的黑眼圈。

“嫌我老了?”白雪嗔怪,心里倒是欢喜的,李钟吟记着自己说的几乎每一句话。

“傻孩子,我怕你累去。”

白雪轻轻的吻了一下李钟吟的额头。

“不和你说了!我给你一样东西。”

白雪拿出的是她发卡上的蝴蝶。

“这个发卡已经跟了我很多年了,可今天蝴蝶的装饰头掉了,你说你是大树,我就把这蝴蝶给你吧。”

古代女子送男人贴身之物,就表示自己愿以身相许。李钟吟接过蝴蝶,有些沉手。蝴蝶上的琉璃也折射着光线,在清晨的阳光中有些斑斓的色彩。

“白雪,这个蝴蝶我会一辈子保存的!”

李钟吟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是感动的,女孩子给自己贴身物,白雪是第一个,即使妻子也没有给自己过。

白雪走出李钟吟办公室的时候,在门口碰上了恰巧也来找李钟吟的诸葛。

诸葛是这个公司的商务总监。

看见白雪走出来,诸葛慕泉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几声。

“有个传真,我给李总送过来。”

“哦,是吗?”诸葛慕泉的声音透着古怪。

“笨蛋,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李钟吟心里想着,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平淡的和诸葛慕泉打招呼。

诸葛慕泉和李钟吟说事情的时候,同事们陆续上班了。

诸葛慕泉和李钟吟商量的是工作纪律的事情。

作为商务总监,诸葛慕泉也为自身的地位和威信处心积虑。但让他感到失望的是,迟进甚至是自己招聘的李钟吟,却有很好的口碑,而自己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仅岳清的信任越来越少,普通员工的印象也不见好到哪里?

诸葛慕泉是有心计的人,小聪明也不少。

李钟吟一次和岳清谈论的时候,说到诸葛慕泉,觉得诸葛慕泉其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人无信则威不立。诸葛慕泉欠缺的恰恰是这个。有领导的派头,却没有领导的作风。员工看领导一是能力,二是人品。诸葛慕泉的圆滑也许适合官场的拼杀,但在这个年轻人居多的企业中,却会被看低。年轻人喜欢的是一种敢做敢为的气势,还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人格。

诸葛慕泉并不清楚,他想改变这种状况。

李钟吟和诸葛慕泉碰面商量后,两个人一起找岳清沟通。

“什么,他们居然说公司的三个高层都是好好先生?”岳清有些生气,他一直提倡人性化管理的模式,一则是企业模式的需要,另一个也是对员工感情的褒奖。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这样一个评语!

李钟吟曾多次提了严格管理的事情,但岳清总觉得时机不成熟。但今天两个副手一起来说这个问题,岳清还是感到事情有些严重了。

“再人性化管理,恐怕公司要没有执行力了!”

“企业发展必须走制度化,流程化的管理,我们已经有一年的沉淀了,不允许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浪费在内耗上。”

“反正都有一个痛苦的过程,迟痛不如早痛。”

李钟吟和诸葛慕泉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岳清的眉头皱起舒开又皱起。岳清的眼睛始终闭着。

李钟吟和诸葛慕泉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完了,房间里暂时一片安静。

岳清睁开眼睛,慢慢的说道:“你们说了这么多,有没有解决的方案,我不想只提问题,却没有解决的办法。”

诸葛慕泉一时语塞,他倒真的只看了问题的存在,却没有想过解决的办法。

李钟吟看看诸葛慕泉,觉得还是自己说吧。

“岳总,我个人建议,可以考虑实行劳动纪律强化、加强管理,严格制度,并最终实行绩效考核、末位淘汰的办法。”

李钟吟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是悲哀的,这些在大企业已经简单化的东西,在公司里却有这样那样的阻碍。私人企业过度追求效益忽视管理的观念束缚了相当民营企业的发展。

岳清考虑了一下,说:“按你说的办,注意循序渐进,不要逼急了员工,让他们有适应和熟悉的过程。”

李钟吟按自己的思路制定了相关的文件,公司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了。工作的气氛好了许多。但李钟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次决策,在后来给自己的感情和生活带来了影响。

……本章完结,下一章“:悲伤的故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