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20章::五一长假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20章:五一长假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京。

高旭在办公桌上无聊的翻着书和一些文件。

刚吃完泡面,胃里还是有些烧灼的感觉。已经吃了四天泡面了,不是因为没钱,而是没人做饭。

高旭想起以前和白雪在一起时,白雪会烧好多菜,两个人搬张桌子到阳台,光线很好,两人边嬉闹边吃饭。

吃饭的时候,高旭老咬白雪的耳朵,白雪生气了,因为疼!自己就吁吁的吹着哄她开心。白雪痒痒笑了,躲进了自己怀里。

自己从小过着优越的生活,虽然不至于像电影里的公子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高旭知道自己30多了,从没有做过一次饭也没有做过一次家务。

结婚的时候,新房的装潢居然也是白雪一个人做的。从设计到买材料到现场监督。自己玩电脑累了,睡床上的时候,白雪会打来水,为自己洗脚。

“我应该是幸福的,白雪也是优秀的妻子。”

高旭心里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后悔自己答应和白雪离婚。好在没有完全的走完程序,白雪在法律上还是自己的妻子。

人总在失去了以后,才觉的珍惜。白雪回K市,自己已经后悔了一次,没想到这次,自己居然还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高旭有些懊悔,手轻轻拍了拍桌子。心里想:给白雪打电话吧!

白雪接到高旭的电话,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高旭的言语之间,怎么突然关心自己了。离开A市以后,因为孩子的缘故,高旭也会半月一周的打个电话来问问孩子的事情,为高旭自己,也为孩子的爷爷奶奶。

“白雪,还好吗?”

“老样子,无所谓好坏。”白雪有些不冷不热。

“我……”高旭找不到话题,有些语塞。

白雪心里叹了口气,爱与不爱,电话就能感觉。李钟吟是两三个小时也意犹未尽,可高旭,这个自己曾经最爱的人,却是三言两语就无话可说。是自己不想罗嗦,还是两个人之间真的没有感觉了?

“我想在五一长假的时候来看孩子。”高旭有些紧张。

看孩子?白雪无法拒绝孩子父亲的要求。

“我可能在5月1日到K市,你看孩子现在喜欢什么东西?”

白雪告诉高旭孩子喜欢的东西,同时觉得回答这个问题有些可悲。孩子的父亲问孩子的母亲的问题居然是孩子喜欢什么?

放下电话的时候,白雪突然觉得,高旭不是单纯来看孩子的。

“高旭要过来看孩子!”白雪告诉李钟吟。

“是做父亲应该做到的事情。”李钟吟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很复杂。

“五一我妻子也回来。她调休!”不知道是报复还是无奈,李钟吟说了这句话后,低了个头没看白雪。

“你会和你妻子在一起吗?”

李钟吟明白在一起是什么意思。

“你呢?”李钟吟反问。

“我已经两年没和他在一起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感觉了。”白雪知道自己即使再想要,也不会这样匆忙的给高旭。

“你呢”白雪追问李钟吟。

“我不知道,但我能做到自己不主动。”李钟吟说的是实话,因为即使李钟吟不想,安然也会检查的。

“那我们拉个钩,我们都不过这样的生活?”白雪说话的时候,有些期待。

白雪是执着的人,一旦她决定付出了就不会回头,白雪这样和李钟吟说,是想把自己给李钟吟。但不想面对高旭的时候心理有歉疚的感觉。所以一切都等高旭过来以后再说。

女人复杂!

白雪第一次见到安然,居然是在儿童游乐场。

五一长假的第二天,李钟吟带着孩子和安然一起去公园。安然已经很久没有和孩子相处了,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安然也很兴奋。孩子一路上不停的看着爸爸,又看看妈妈。他的左手牵着爸爸,右手拉着妈妈的手,这时的孩子感觉被爱包围着。李钟吟也希望有这样的气氛,即使夫妻关系再不好,对孩子也依然不忍心让他委屈。

而白雪看见安然的时候,也看见了她们一家在单轨车上的欢笑,她有些怔住,她感觉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自己的介入是否有伤害另一个女人的嫌疑。

可白雪不知道,她和高旭高大的身躯手拉手扶着孩子的时候,在别人的眼里也是般配和谐和幸福的!

李钟吟将孩子在单轨车的中间固定好,和安然一起踩着踏轮,在李钟吟前面的是三个孩子坐着,力气小踩不快,结果李钟吟的车子不断的撞着前面车的屁股,前面的孩子不停的尖叫,李钟吟的孩子也不停的开心大笑。

此时的李钟吟,关注的只有孩子的笑声,却没有注意就在他的下面,白雪期待的眼神已经看了好久。

白雪带孩子做火车模型的时候,还不时的回望李钟吟的身影,她多希望李钟吟能发现自己,可白雪失望了。

李钟吟回家的时候,白雪还在恐怖小屋,陪孩子体会另一个虚拟世界的恐怖。在游乐场的三小时,李钟吟甚至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和白雪相遇。

也许,人的缘分就是这样擦肩而过。

白雪居然感觉自己对安然有些兴趣,想了解安然。而了解安然,只有让李钟吟告诉自己。李钟吟很少和白雪讲安然的事情。李钟吟觉得和一个相爱的女人讲妻子的事情,显得滑稽。

但白雪坚持。终于在一个夜晚,李钟吟拗不过白雪说了安然的事情:

安然来自一个贫困县的乡村。她的外公辈是当地出名的革命组织负责人。这个先天条件使她的舅舅成了K市的高干。安然14岁的时候,离开了养育她的土地。来到K市的舅舅家。与李钟吟认识的时候,安然24岁。

10年的城市生活以及那些贵族环境的潜移默化,使安然身上的乡土气息荡然无存。所以,李钟吟在见到安然的时候,被她的小巧玲珑和文雅的气质吸引了。李钟吟和安然见面大部分是在安然的舅舅家了,在这段时间里,李钟吟看到的是一个懂事、勤快而且善良的安然。

但双方的家长居然都反对这件婚姻。李钟吟的父母觉得安然的身体不好,不喜欢一个瘦小的媳妇。安然父母也因为准亲家的态度而担心安然吃亏。李钟吟和安然的结合在于安然舅舅的撮合。舅舅很欣赏李钟吟,觉得是一个有才华的人,而李钟吟那时刚好从事业滑坡。所以也有些想倚重的心理。对安然舅舅的态度尊敬而且亲近。

但李钟吟还是有些犹豫的,因为相处下来,李钟吟渐渐发觉了安然的性格古怪,容易赌气。有千金小姐的脾气。李钟吟并不喜欢这样的性格,他喜欢开朗的女孩。但在安然舅舅的坚持和撮合,两个人还是订婚了。

订婚后不久,李钟吟的父亲因为心脏病去世。李钟吟守孝三年,和安然结婚的时候已经30了。也许三年的等待改变了许多,除了安然的身体越来越差,原先的那些勤快、懂事的优点渐渐远离了安然。安然和婆婆的关系因为公公的去世而无端的有了成见和隔阂。

安然在怀孕7个月的时候,突然犯了重病。虽然最后母子平安,但安然的内心却有了一种想法:我是为钟家怀孕生的病,你李钟吟要照顾我。这种想法不仅没有随时间的改变而消失,却越来越根深蒂固的在安然的内心成长。对李钟吟颐指气使起来。

李钟吟由原来的不习惯渐渐的变得反感和绝望。

白雪听了安然的故事后,相当长时间的沉默。她内心反复的说两句话:来自贫困的农村;身体不好。白雪没有在意李钟吟和安然之间的恩爱,也没注意李钟吟和安然的隔阂。她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去伤害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人。

“我听你说你妻子身体不好,又来自农村,我的心里就很难受。”白雪认真的告诉李钟吟她的顾虑。

“如果她有一个优越的家庭而不是来自农村,或者她的身体很好,我都会毫不犹豫把自己交给你。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个勇气!”

白雪的这些话让李钟吟无言以答。妻子的情敌居然为妻子辩护?!李钟吟觉得这似乎在嘲弄自己的出轨。

在感情上善良往往伤害自己,却帮不了别人。白雪和李钟吟无法拒绝彼此的感情,也无法让彼此的关系跨过拿关键的一步。李钟吟苦笑的对自己说:“这算什么?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是他们说的第四种感情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争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