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27章::家庭战争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27章:家庭战争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然不清楚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冷淡,她只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冷淡包围了自己。

回来两天,李钟吟和自己说话总共不超过50句,而且大多是什么:安然,帮我拿个盘子;安然,孩子要喝水之类没有咸淡的话。除了一次例行公事的亲热,李钟吟甚至没有拉过自己一次手,即使上街。

李钟吟的重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

安然想这些的时候,刚从浴室里出来,没有穿衣服。她裸身在镜子前站着,看着自己身躯上岁月的印记。

33,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危险的年纪。不仅是容颜的退化,还有心理上的苍老。看着街上漏背坦胸的小女生,安然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已经渗漏了什么。原本平滑的小腹现在有了肚腩,眼角的鱼尾纹也需要用些化妆品才能掩盖。胸部已经由挺翘变得微微下垂。

身体上的变化却远远没有心理上的负担来得沉重。因为压力,安然的脾气变得易怒,动不动就生气责骂李钟吟。心里虽然不肯承认,但如果要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安然还是知道自己患得患失。因为自信和骄傲资本的流失,这个年纪的女人总是担心和怀疑丈夫出轨,总想自己丈夫能像风筝一样,有股细细的绳子牵住,飞得再远,也能控制。

“但李钟吟不行,他拉的越紧,飞走的可能越大!”

这是安然和庄子涵在逛商场时说的。自己还是了解李钟吟的,李钟吟是一个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人,他懂得冷暖。但可惜的是自己过去没有做到位。给李钟吟更多的是压力,还有一些没有理由和道理的尖酸刻薄。

“也许,该反省的是我自己。”

毕竟,和李钟吟建一个小家不容易。

安然在镜子前,仔细的描了口红,一种原色的口红,不艳但有肉感,香水当然是要喷在腋窝和脖子上。安然挑选了淡蓝色的胸衣,流苏的内裤,外面是湖蓝的低胸短袖和白色的长裤。性感而不失清纯。

这样的打扮还是李钟吟喜欢的,第一次见到他,自己也是这样类似的打扮,

安然决定好好的爱李钟吟,至少今天是这样。

李钟吟回来的时候,安然已经等了2个小时。李钟吟中饭一般不回来吃,儿子在幼儿园,公司又远。是安然坚持要他回来。

李钟吟进门的时候,安然微笑的迎上去说:“你回来了?”。

李钟吟有些受宠若惊。妻子从来没有这样过。有些奇怪也有些惴惴不安。

“回来了。”李钟吟回答“这么急要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情,只是,我下午又要走了,想和你一起吃中饭。”

李钟吟有些奇怪的看着安然,觉得眼前这个有些妩媚的人不是妻子,而是一个陌生的人。

“你什么时候这么想我?”

“看你说的,你是我老公啊!”安然说的时候转着身子,希望李钟吟至少对自己的身体还感兴趣。

“吃饭?那饭呢?”李钟吟注意到桌子上空空的。

“我不会做饭,等你回来做啊。要不,我们去吃别的什么?”

李钟吟一阵悲哀,原来,自己回来不仅没饭吃,还要做饭!好在自己已经是‘一级厨师’了。李钟吟也只好默认去了厨房,但厨房没菜。

没菜自然没有做饭的必要了,不然等李钟吟买来做好,他也该回公司上班了。两个人只好将就的在外面的店里吃了点水饺。

吃完回家,安然觉得委屈。因为自己精心的打扮和酝酿的情绪,李钟吟却视而不见。

“钟吟,你不觉的今天忘了和我说什么了吗?”

李钟吟想不起,有些无辜和茫然的看着安然。

“你要我说什么?”

安然转了转身子,“你觉的我和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变化吗?”

李钟吟听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结婚照,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你今天很美,是我喜欢的!”李钟吟说的是实话,也是安然想要的。

“可李钟吟,我觉得最近我们好冷淡,你似乎没话和我说了!”

“我工作忙,人也累的,有时候不想多说。”李钟吟有些敷衍,但心里却压下了一句:其实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了。

“安然,没别的事情,我该上班了!”

安然失望的看着李钟吟,心里一股愤懑的感情出来,自己的心愿没有得到希望的回报,也为这段时间的压抑和郁闷。

“李钟吟,你还爱我吗?”安然的语气有些冷了。

李钟吟转了一下身子,看见写字台上的水仙花,鼻子虽然还能嗅到散发的香气,但已经有些败落的迹象。

李钟吟知道自己不能不回答,但回答一个是字,却有些沉重。

自己还爱她吗?

“安然,不要问这样的傻问题,我是你丈夫啊!”李钟吟想逃,边说边走到门口。准备穿鞋上班。

安然用身体把门挡住,拉住李钟吟的衣服:“你告诉我,不说,你就不要上班!”

李钟吟最烦的就是安然的穷追猛打,本来自己郁闷,但调节一下可以调整回来,可女人一搅,心情更差。

“安然,我要上班去了,要迟到的!”

“你不说就别走!”安然不放。

“好,那你还爱我吗?”李钟吟反问了一句。

“我爱的,像以前一样!”安然说的时候,眼角有些红。

“你爱我,可你不知道尊重我,体贴我!”李钟吟望着安然:“你今天是想好好的和我温存的,你也希望我们能幸福,我知道!但你想过没有,我回来吃饭,居然是没有做好,甚至连菜也没有买。我是怎样的心情?”

“我不会这些啊!可我是有心的!”安然有些委屈。

“爱需要用行动表现,而不只是有心!”李钟吟不想说了,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六、七年了,自己也该习惯了。

“那你还爱我吗?”安然不放弃这个问题。

“你觉得我还爱你吗?”

安然不回答,看着李钟吟,作为女人,她能感觉自己丈夫是不是还爱着自己。

“他不爱我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样爱我了!”安然默默的让开了身子,李钟吟穿过去,出门走了。

李钟吟走后,安然感觉一阵眩晕。

慢慢扶着桌子,走到沙发边上坐下,墙上的那张结婚照,安然感觉那笑容是一种嘲笑,对历史的嘲笑还是对现实的嘲笑?安然觉得自己真失败。

她拿起面前的水果盘扔了过去,透明的玻璃碎片在房间里飞溅,安然感觉梦破了,如同眼前一地的玻璃渣,在怎么拼凑也无法复原。

晚上,李钟吟带孩子回家。

客厅的狼籍让李钟吟有些吃惊。

孩子在一堆碎玻璃前傻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钟吟扫着,玻璃发出嘈杂的声音,看着玻璃扫进簸箕,李钟吟觉得扫的是历史。一段爱情的历史,破碎而且有伤害的锋利。

李钟吟不愿意再想什么。

他明白,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里,平和与理解是最重要的,但没有爱的基础,又谈什么平和与谦让?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不爱一个人却肯定有理由。

但不管什么理由,当李钟吟扫完了碎玻璃的时候,已经不再想这个问题了,他想到一个词:埋葬!

和安然之间,可以谈的只有孩子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失落的愿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