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28章::失落的愿望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28章:失落的愿望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K市城中,有一条名扬历史的大江。

初夏以后,江边会有许多摊贩,叫卖冷饮和酒菜。射灯点缀绿色的树林,风景也不错。有商业头脑的人,就在这江边摆起了帐篷和坐椅。

砸碎结婚照后一周,安然回来约了庄子涵到江边的甜蜜蜜咖啡馆。

庄子涵是安然的同乡,两个人因为这层关系走得很近。上次,李钟吟和白雪在KFC吃饭的事情也是子涵和安然说的。

安然见到庄子涵就哭了。

“子涵,你说,我该怎么办?”

庄子涵从安然的述说中明白了安然和李钟吟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子涵比他们两个大几岁,经历过感情的风雨。她知道,目前这种情况下,女人不能赌气,赌气就意味着两个人冷战的开始,婚姻的结束。

“别急,也别哭,你应该先分析一下自己!”

“我能怎么样?我不是对他挺好的!”安然始终觉得自己是无辜的。

“你给了他什么?”庄子涵知道,现在不能说李钟吟的坏处,不然两个人永远无法回头。

“我……”安然有些迟疑,仔细想想,自己还真没什么事情可以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我用心对他的啊!”安然不得不说,不然没有面子。

庄子涵拿起咖啡杯,轻轻的放了块砂糖,搅拌,慢条斯理的说:“男人不如女人感性,有些事情,往往更看重的是事实,而不是心灵上的寄托。”

安然看着面前的咖啡,很香,可自己没有一点喝的欲望。

她只想知道如何让李钟吟回来!

像李钟吟这样顾家而且体贴的男人,不容易碰到!

安然看着子涵,想从子涵的脸上看到答案。她知道,子涵的丈夫也曾经想离开过子涵,但子涵最终还是成功的留住了老公的人,也留住了老公的心。

“子涵,你就帮帮我,即使我不对,也希望能让我明白我哪里不对,我不想失去李钟吟。”

子涵没有说话,看了看窗外平缓的江水。

“你知道为什么江水总是往低走吗?”

安然诧异子涵说的话,虽然还挂着眼泪,却已经在思考子涵的话了。

“顺其自然,不要强求!我们女人往往会要男人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会有和别人老公攀比的心态。”子涵说这话有些沉重,回忆自己经历过的错误,无疑是重新检讨一次。

“我以前也这样,不能容忍老公有一点错误,给男人的压力太大,会让男人害怕回家,想把男人牵在裤腰带上,男人跑的可能越大!”

安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一直以为对老公管的不严是种错误,就像有些地方说的:老婆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我们女人其实也可怜,不管嘛,现在外面的诱惑这么大,不放心,管了嘛,多点吵吵,唉,真是不管的等死,管了的早死。”

子涵拍拍安然的手,希望能将自己的坚强和智慧传输给她,一个女人得不到丈夫的爱,不论谁对谁错,都是可悲的。何况,安然和李钟吟还有孩子!

安然手指交织在一起,有些焦虑。

现在细想起来,自己对李钟吟的关心的确少了点。指使李钟吟的时候多,体贴的时候少。

“安然,你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安然搅着咖啡,想不起是那句,毕竟说的话太多了。

“李钟吟和别的女人在KFC约会!”

安然忽然之间又感觉到内心一股怒气上来,原来,你是外面有人了!

“我告诉你这句话,不代表李钟吟已经出轨,男人有些应酬和交际也是需要的,但如果他经常的这样,起码能说明一点:你不再是他的唯一!”

“你需要想的考虑的,应该是问题出在哪里?而不是急着去算账!”子涵看到安然有些激动,说出这句静心的话,其实,如果换成子涵自己,恐怕也会兴师动众的去问个清楚明白了。感情对别人而言,永远理智大于冲动,而对自己,却是无法冷静。

子涵拿起杯子,将咖啡一饮而尽。微笑的说:

“安然,你需要的是智慧和冷静,男人吃软不吃硬!”

子涵的架势是要告别了,安然不能留,也留不住,因为子涵的老公因为车祸已经在床上躺了六个月了。

子涵没有后悔当初自己拉回老公身心的决定,自己的选择,永远是正确的。尽管很累,但子涵明白了什么叫相濡以沫。

“我发誓,我愿意和我的丈夫白头到老,即使贫穷和疾病也不离不弃!”子涵结婚的誓言。

安然没有马上离开。

她需要安静的思考一些事情。

子涵说的那些话,让安然无法静心,不知道是该发泄还是好好的疼爱李钟吟。

背叛让自己伤心,感情却驱使自己依赖。

尽管这种背叛只是臆断,但感情有了裂痕却是不争的事实。

江面上的风,舒适宜人。但安然无法在这样一个夜晚,就决定自己和李钟吟之间的出路。她不知道,子涵在决定她的计划时,花了多长时间?

但自己绝对做不到这样快的决定下来,安然不是一个能随遇而安的人。

安然回家,已经月满西楼。

李钟吟没有睡觉。守着熟睡的孩子,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

“你去哪里了?”

李钟吟的话分不清是记挂还是责备。

“我和朋友在一起。”

安然想和李钟吟谈谈,好好的谈谈。

“钟吟,你——,我们可以谈谈吗?我想好好的谈谈!”

“谈什么?你知道吗?我看见那堆破碎的玻璃,我想到了两个字——埋葬!”

安然觉得李钟吟的话,尤其是埋葬两个字,让她的心灵有一种被挖空的感觉。在听到这个词的一刹那,安然仿佛看见自己背了竹蒌,提了花锄,在满地的落花中悲伤的埋葬。

“对不起,我有些伤心,冲动了一些,我没有故意的本心。”安然是第一次这样说话,第一次有道歉意味的说话。

李钟吟感觉到安然的真诚,在床上坐了起来。

看了看安然,说:“我们到外面说吧!免得吵醒孩子。”

客厅的墙上,两个人的照片已经撤下来了。照片背景的墙壁有些不和谐的白。刺眼!也不断的提醒李钟吟和安然,这是一个渐渐破碎的感情。

“钟吟,如果你觉得我做的不好,你应该告诉我,不要闷在心里!我是人,我肯定不完美,我需要你的沟通!”安然想好的第一句话。

李钟吟沉默着,他不知道自己说的,安然能否接受。

“钟吟,其实我在乎你,在乎这个家,在乎我们的孩子,也许我们之间性格上有差异,但既然已经结婚了这么多年,也该适应了!”安然觉得性格可能是两个人之间最大的隔阂。

“安然,其实,性格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你如何看我的?是一个奴役的工具,还是一个需要体贴的丈夫?”李钟吟一直想要安然明白,自己需要的是尊重和宽容,在安然这里,李钟吟无法得到一个男人的虚荣。做的好是应该的,做的不好就是罪该万死。

安然起身,坐在李钟吟的身边,握住了李钟吟的手。

她想温柔点,让李钟吟感觉自己还是柔情似水的女人,也是她考虑之后的决定。

“钟吟,我们不提以前的事情,好吗?也许我的关心和体贴少了点,许多时候还发脾气,但我希望能和你平淡而真诚的走完人生。”

李钟吟有些感动了,拥紧安然,毕竟一起生活了六年!。

“不过,钟吟,你可不能背着我找别的女人!”

安然说完就后悔了。尽管她很想问,但现在显然是不合适的。

李钟吟的脸色变红。许多感情在不停的交织。

白雪的影子,在李钟吟的心里盘绕,还有墙上刺眼的白色痕迹,但更多的是一种被偷窥和被揭穿的尴尬,甚至恼怒。

“你瞎说什么?你既然不信任我,那就不要和我谈这些!”

安然无法肯定李钟吟是否真的出轨,但她女性的直觉告诉了她,李钟吟是心虚的。

他有别的女人了!

一定是的!

安然刚刚酝酿的感情瞬间崩溃了。

“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别的女人?!”安然抓住的不是李钟吟的手,而是他的衣袖。

李钟吟站了起来,却甩不掉安然的手。

“我没有,你放手!”

安然冷冷的看着,心里有些悲哀,自己是想和李钟吟好好谈谈的,但李钟吟的态度却无法让自己心平气和的谈。

“李钟吟,如果你有别的女人,我知道自己怎么做!你找一个,我找十个!”

“你是想和我谈话,还是想和我吵架?”李钟吟的态度也不好。

两个人激烈的争吵起来,没有一点先前那点苦心营造的温馨。

但孩子的哭声,让两个人都停止了争吵。

儿子在卧室的门口哭着。

李钟吟心疼的跑过去,抱住孩子,安慰他不怕,爸爸妈妈只是在商量事情。

安然呆坐在沙发上,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总是失败。

在和解的边缘,安然自己把自己拉回到了争吵中。她没有心思考虑孩子,婚姻和家庭都危险了,孩子还能起什么作用。

可李钟吟不这么想。

孩子在,这个家就有维系的基础。即使自己出轨,这个家也还是要回来的。他不喜欢安然对孩子的冷淡,甚至讨厌。

危机没有结束,但生活还在继续。

……本章完结,下一章“:缓解矛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