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32章::计划恶毒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32章:计划恶毒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钟吟不想做更多的解释,不论是白雪还是安然。

李钟吟也没有追问谁是告诉她们消息的人,他知道是谁!

他只想质问!质问那个造谣的人!

李钟吟推开诸葛的门,很用力,门碰到墙壁的时候居然弹了回来。诸葛吓了一跳。他正全神贯注的整理客户资料,李钟吟的到来,让诸葛有些吃惊。

“哦,李钟吟啊,来,坐,坐!”诸葛笑容满面。

李钟吟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镇定,面对对手,需要的是冷静。心浮气躁往往办不好事情。

“诸葛,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诸葛思考了一下,摊摊手表示不清楚。

“好,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否和我老婆接触过?”李钟吟不能一下子挑明,不然没有余地,自己可能会被动。

诸葛有些好奇的看了看李钟吟,意思是你老婆我找她干吗?我诸葛再不厚道,也不见的去欺朋友妻啊!

“李钟吟,我们都是聪明人,你找我什么事,你明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好!外面传的满城风雨,说我李钟吟逛窑子进号子了,诸葛,你不会不知情吧?”

原本诸葛的心里还有些担忧,担忧李钟吟为举报的事情兴师问罪,但现在李钟吟说了这个,诸葛倒松了口气。

“李钟吟,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不知情!”诸葛拿起桌子上厚厚的资料本,看着李钟吟说:“拜你老兄所赐,我现在的压力大的不得了,我没有时间和你斗了!”

李钟吟看诸葛说的认真,不像再撒谎,心里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我没有问你做了什么?我只问你知不知情?”

诸葛哈哈笑了起来,他现在已经不再担心李钟吟了,他看出了李钟吟的虚弱。

“李钟吟啊,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啊!你想知道我有没有接触过你妻子或别的人,你问问她们就知道了啊!”

李钟吟看着诸葛,眼神宛如一把利剑,逼的诸葛移开自己的视线。

“诸葛,你出错了,你不经意的说话,暴露了你其实是知情的!”

诸葛傻了一下,他不清楚自己哪里出错了。

“诸葛,我只和你说了我妻子一个人,你怎么知道还有别的人?为什么说是他们,而不是她?”

“李钟吟,这个,其实是这样的!”诸葛拿着资料本,卷了几下,资料本却不小心掉了下来。

“李钟吟,实在抱歉,我不清楚你说的这件事情,真的,我只是猜测而已,因为我们两个人都知道——你妻子知道的事情,白雪也肯定知道!”

“所以你说了她们?!”李钟吟心里接受这个解释,不管是诸葛的应变能力强,还是诸葛说的是实话,李钟吟认为这个解释都是站得住脚的。

“诸葛,诽谤是可以追究法律责任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李钟吟说的不是假话。现在针对他的阴谋,已经不仅仅是职位和权力的事情了,已经牵涉了他的私人生活和名誉。重要的是——可能会影响他孩子和他心爱的女人的感情。

李钟吟离开诸葛办公室后,诸葛感到内心一阵悸动。

诸葛知道事情的任何一个细节,但无论是白雪还是安然,的确不是他告诉的。因为是他指使方大卫说的。

李钟吟不仅把人捞了出来,而且还软硬兼施的做成了这笔业务。诸葛一时间感到有无法奈何李钟吟的悲哀。

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也为了拾起自己的自信,诸葛约了方大卫到海岸酒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让李钟吟感到烦乱,最好能将安然引进李钟吟的工作圈里制造麻烦,而且这种麻烦最好能不断的传进岳清的耳朵里让岳清不断的化解。

安然能找岳清一次,就可能找岳清十次。女人老是重复自己做的事情,不论正确还是错误。

方大卫来的时候,诸葛已经喝了不少酒,但诸葛即使醉了,也比方大卫精明。

“诸葛总监,找我有事情?”

“没事就不能和你聊天喝酒啊!”诸葛招呼酒保给方大卫一份,拍拍方大卫肩膀,说话的语气有些像长辈关心小辈

“大卫啊,有没有合适的女朋友啊?我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吃糖了!”

“咳,别提了,现在的状况是我爱的人基本名花有主,爱我的人基本没有!”方大卫今年30了,家里催他找朋友的话已经让他耳朵也起茧了。可感情的东西可遇不可求。

“哈哈,你也别急,总有合适的!”诸葛说的这些只是他的一个引子,真正的目的却要不显山不露水的传达给方大卫。

酒吧舞台上,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孩,跳着夸张的艳舞,动作诱人。方大卫看得有些痴迷,诸葛的话也是半听半漏,直到诸葛说了白雪两个字。

白雪,那个开朗又忧郁的女孩?方大卫感到心脏碰的跳了一下。

“大卫啊,我上次好像听你和丽莉说过你喜欢白雪的话?”

“呵呵,还不是为了办好李钟吟的事情?”大卫不想诸葛提那糗事,没面子。

“哎,男子汉,要敢说敢当,何况白雪的确不错,和你也蛮配的!”

诸葛隐瞒了白雪有孩子的真相。

白雪结婚过并有孩子的事情,公司里知道的人不多,白雪因为顾忌单亲家庭的压力,没有透露自己的情况,方大卫这些人一直以为白雪是小姑独处。

“好是好,可人家喜欢成熟的又家庭的人啊!”方大卫的话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味道。

“喜欢他不等于没有机会啊,大卫,现在有一个机会。”诸葛停下不说。

“什么机会?”方大卫有些着急,心里埋怨诸葛卖关子。

“咳,这事情,要不是你,我还真不会说!”诸葛又停下不说,喝起酒来。

方大卫心里就差没骂娘了,急切的看着诸葛。

“大卫啊,这事情你不许乱传。”

“我知道的,你诸葛总监告诉我的事情我不会外传的。你就快说吧!”

“李钟吟做的那个项目,虽然成了,可他有很大的代价!”

方大卫以为能有亲近白雪的机会,诸葛说的却是李钟吟的事情,心里嘀咕了几下,可不得不应和。

“什么代价,我也知道这次公司让了不少利,这是正常的,就是不知道李钟吟有没有把钱放错了口袋。”

“钱的来龙去脉没问题,李钟吟的代价也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他为了促成交易,给客户安排了小姐,自己也湿了鞋子,不巧的是,那晚公安检查,李钟吟他们几个全进了号子了!”

“啊?有这样的事情?”方大卫除了惊讶,依然不清楚这事情和亲近白雪的机会有什么关系。

“大卫,你想,女人喜欢了一个男人,最恨的是什么?”

“不忠!”方大卫这点还清楚。

“是啊,你想,白雪知道了李钟吟逛了窑子进了号子,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诸葛酒杯里的酒喝完了,方大卫连忙给斟上,他觉得诸葛的话能让自己茅塞顿开。

“所以,在她伤心和空虚的时候,你乘机关心她,她是不是会对你有感觉?”

方大卫拍了一下脑袋,竖起了大拇指。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做,你也该告诉李钟吟的老婆,让李钟吟的老婆和李钟吟闹,不要让李钟吟有时间和机会去向白雪解释甚至请求原谅。”诸葛清楚光一个白雪无法完成这个计划的目标,安然才是计划的关键。

方大卫以为诸葛为自己考虑的这么周到,不禁感动起来,拿着酒杯,双手捧着。“总监,你可真是我的好领导啊!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只有你诸葛总监才想的到,佩服,佩服!”

诸葛碰了一下杯,下属的感恩与奉承,让诸葛感到满足,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计划酒这样没有破绽的让人去执行,诸葛也有些佩服自己。

“记住,这件事情是企业的机密,你可不要乱说啊!”诸葛把方大卫的退路堵死了。他知道,方大卫会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个计划,为他的升官梦也为他的女人梦。至于他是用什么方法去完成,诸葛不关心,只要结果,不管过程,是诸葛一贯的思路。

方大卫首先找了白雪。

只有说服白雪相信自己的话,才有必要去安然那告状。

这也是诸葛教的!当然,诸葛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不被方大卫怀疑才这么说的。

白雪有些不情愿,方大卫约她吃饭。和公司异性吃饭,只有李钟吟!

但方大卫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她,是关于李钟吟的。

白雪不得不去,李钟吟的任何事情都是她关心的。

但白雪听到的是如霹雳般的消息,如果有镜子,白雪知道那一刻自己的脸色一定是土灰的。

方大卫居然也约白雪在竹楼,这个地方是白雪最愿意回忆的地方,也是最愿意去的,但不是和方大卫。白雪始终觉得方大卫势利而且猥琐。

方大卫点的菜很丰盛,但白雪没有胃口,白雪甚至想只要大卫说了她希望知道的事情,就起身告辞。

但那顿饭吃的时间却很长。

“白雪,来来来,这个菜的味道不错!”方大卫殷勤的招呼,他希望能有更多更长的时间吃这顿饭。

“老方,我吃了不少了,你倒是说啊,要告诉我什么事情!”白雪的筷子其实没举几下。

“白雪啊,你也性急。该你知道的迟早会知道的!”方大卫不想这么早结束,看MM有求于己的样子,方大卫居然有满足的感觉。

白雪拿了手包想起身就走,和这样的人一起吃饭实在痛苦。可想到这是和李钟吟有关的事情,白雪无奈,把手包放回了椅子,架着腮帮子,看着方大卫吃。方大卫觉得不太自然,嘿嘿干笑。

“老方,可以说了吗?我没有时间这样等下去!”白雪心里想说的是:“我没有心情在这里陪你!”

方大卫觉得不能拖了,再拖可把人都拖跑了,自己的算盘不是落空?

“白雪,其实,我觉得今天我要说的事情很难开口,所以一直没说,只是想有更好的表达。”

白雪觉得方大卫说的可能不是好事情。

“你想告诉我什么?”

“白雪,你知道吗?李钟吟这次的大单是用身体换来的!”方大卫说的有些耸人听闻了。

白雪哈哈大笑,说:“老方,你也真逗,李钟吟一个男人,有什么身不身体的。总不成你想告诉我李钟吟碰见了同性恋没办法牺牲自己吧!”

“不是,白雪!你听我说!”方大卫脸上挂不住,站了起来。

“你知道吗?李钟吟陪客户一起上了窑子,客户做了他也做了,而且”方大卫看着白雪的脸色在慢慢的黑沉。“而且,还进了公安局,留了案底!”

白雪不相信方大卫的话。

“老方,你知道诽谤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吗?你该不会是自己做不了成绩,恶心一下李钟吟吧?”白雪冷冷的说。

“我知道你不信,可这事情我能随便乱说吗?人家是领导啊,我可得罪不起!”方大卫要考虑的是如何让白雪相信自己的话。

“你说李钟吟被抓了,可为什么他能正常的上班?”

“那是因为岳清有熟人,而且为了保这笔生意,岳清愿意花点成本!”大卫知道谁都不会去问岳清。

“你不记得李钟吟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没精打采的吗?”方大卫继续说“而且好几天都不断的跑岳清的办公室,如果没有这样的插曲,岳清会老是找他谈话?”

李钟吟在做成了这笔单子以后,的确老跑岳清的办公室,这点白雪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李钟吟其实是和岳清商量谁出卖情报的事情。

“是真的?”白雪本来不是一个耳朵软的人,可关心则乱,白雪半信半疑了。

“咳,公司里大部分人都知道有这么回事情了。可大家都知道你对他好,所以还瞒着你!”

方大卫觉得该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就是我这个傻瓜,愿意冒得罪领导的危险,来和你说,只是不想让你上当受骗。

白雪曾经有过伤害,所以对男人行为出格很敏感。这种敏感降低了她的判断能力。听了方大卫说的话,白雪已经觉得做不住了,她想找李钟吟问个明白。

“白雪,我一直都很关心你,我是非常喜欢你的!”

白雪已经没有心思听方大卫说什么了,后面的话白雪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的想,方大卫说了什么,她没有在意。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我还是应该相信李钟吟没有这样的事情!”白雪心理简单的权衡了一下,相信李钟吟为人的砝码还是超过了方大卫的话。

“谢谢你的午餐,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先告辞了!“白雪也不等大卫表态,匆匆走了。

方大卫望着白雪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恨还是怒。觉得一种被轻视的感觉让自己很不好受。

方大卫要出气!

他给安然打电话。

安然的电话是方大卫用一顿烧烤的代价从网站管理员那里得到的,管理员通过办公系统的资料得到了李钟吟配偶——安然的联系方法。

和安然的通话,方大卫没有花很多时间。他觉得没必要获得她的信任,只要把谣言告诉她就可以,不论安然信任李钟吟也好,还是相信自己的话也罢,只要安然知道这件事情就可以了!

在方大卫的计划中,安然只是让李钟吟烦心的角色,能恶心李钟吟就可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