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33章::真相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33章:真相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雪三步并两步,想快点赶到李钟吟那里,她想问李钟吟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只要李钟吟告诉她答案,不要解释!她相信李钟吟说的任何话!

但白雪失望了!

在李钟吟的办公室门口,她听见了自己最不希望听见的话。

李钟吟的门没有关死,里面传来的交谈的声音,白雪分辨的出:一个是李钟吟,一个是岳清。

白雪不喜欢偷听别人的谈话,但两个人交谈的内容让白雪不得不听了一会,只一会,白雪就走了!

“李钟吟,上次公安局抓嫖的事情,你是什么态度?该怎么处理?”

“岳总,这事情我有一定的责任!唉!”

白雪听到的就是这两句。

她无法让自己继续在听下去,方大卫说的是真的,李钟吟真的做了这么下作的事情。白雪感到自己的感情世界又一次的崩溃了!

白雪走的时候,办公室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岳总,我觉得我没有考虑周全,本来可以多创收50万的!”

岳清拍拍李钟吟的肩膀:“可以了,不错了,你这一笔业绩能抵商务部门做三年啊!”

“可岳总,我始终觉得奇怪,公安局怎么这么准,事情发生的这么凑巧,而且出警的是110,我知道110是不接举报不会特意出警的!”

“这事情就不要查了,好在业务还是成功了!”岳清说这话有些无奈,他不想事情闹大,他隐隐猜到是谁!他不想影响整个公司的气氛。作为商人,岳清想的是赚钱。

李钟吟不一样,李钟吟有些书呆子气。认准的事情他是一定要做的!

李钟吟也问了局里的朋友,那天打举报电话的是公用电话!这就有猫腻!只有担心自己被指认或不允许自己留下痕迹的人,才会打公用电话。

这个人是自己熟悉的,而且了解了自己的行动!

李钟吟知道是谁了,也明白了岳清为什么不想追究的原因了!他要稳住公司的现状,不是不想收拾,而是时机没成熟!

李钟吟本也想算了,但接下来发生的这些事情,李钟吟觉得有必要回击,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别人还当病猫,何况人呢?

在李钟吟的坚持下,岳清同意召开管理干部会议。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如何做合格的管理人员!

李钟吟在会上只阐述了管理干部的四个原则:敬业、学习、真诚、竞争。

李钟吟想讲的其实只有竞争,他了解的、掌握的情况,都显示了所有针对自己的阴谋,目的其实就是竞争——为了位置和权力的竞争。

会议很严肃,岳清着重讲了作为管理干部,首先应当做好本职工作,带领属下前进,而不是造谣和传播谣言。

“如果,每个管理干部都编造一个谣言,那我们的企业不是谣言满天飞了?如果我们的管理干部都传播一个谣言,再带动下属的员工,三人成虎众口铄金,所有没有依据和来源的小道消息都将成为事实,那我们还怎么管理,这个企业还怎么发展?”

岳清顿了顿,看多数干部在做笔记,脸色是严肃的,比较满意。喝了口水,继续说:“所以,我这里要求每个管理干部不仅要将自己的嘴巴管好,还要管好你们下属的嘴巴。今后,如果有发现谁无事生非以讹传讹的,公司一律严肃处理!诸葛,你说是吧!”

开这个会,诸葛本来就不爽,岳清这样若有所指的问自己,更不爽了!但场面上不能发作,只好顺应的说对对对。

开会只是李钟吟计划的第一步。

李钟吟犯愁的是自己的第二步计划该通过谁来完成。岳清无疑是比较理想的人选,但李钟吟有顾虑。

李钟吟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让白雪和安然分别说出通报他们消息的人是谁!

自己是绝对问不出的,两个人一个是伤心,一个是冷淡。对自己都是不理不睬。李钟吟郁闷却无可奈何,清官难断家务事啊。

岳清出面,固然是举手之劳,但让岳清找白雪,不是明白的告诉了岳清,白雪和自己之间有扯不清的关系吗?那对白雪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李钟吟不希望白雪离开。

岳清不希望因为一个女人的事情影响李钟吟在这个公司的发展。他会下手的,即使帮白雪落实了下家工作,李钟吟也不希望就这样让白雪离开,尽管还能相见。

那该找谁呢?

李钟吟觉的人选不好找。

桌子上,一盘仙人球,有刺,尖尖的刺。

李钟吟倒水不小心被扎了一下,血流出来。很痛,李钟吟突然觉得有了思路。

仙人球有强烈的保护意识,刺就是他防卫的武器,但也是它进攻的武器。李钟吟想到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句话。

叫诸葛去问,一个是关心下属的理由,另一个是关心同仁的理由,只要李钟吟去说,诸葛没有理由拒绝,他不可能将皮球踢回到岳清那里,而且李钟吟也相信诸葛不敢拒绝,因为拒绝就意味着诸葛有鬼,心虚!

既然你信誓旦旦的说你不知情,那现在让你第一个知情,这也是一种待遇!李钟吟的嘴角露出揶揄的笑意。

诸葛果然没有拒绝李钟吟的‘请求’,不是不想,是不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诸葛想到的只有四个字:丢卒保车!

弄清事情很简单,也很快,对诸葛来说,这只是一个检讨计划得失的过程。

当诸葛将白雪和安然的说明材料整理好递给岳清的时候,岳清有些诧异。他想不到诸葛会这么主动的来和自己说明情况。

“岳总,我是来检讨的,这次这么大的风波,我是有领导责任的!”诸葛脸上的诚恳连岳清都觉得有些不忍心。但岳清还是说了一句让诸葛吓了一跳的话。

“仅仅是领导责任吗?”岳清说话很轻,但带着疑问的语气。

“岳总,我没有管理好手下的员工,我现在对上次的管理干部会议的精神有了更大更深的理解。今天,我在这里检讨自己的过失,并请公司处罚!”

岳清原来是机关里的人,也把他那套政府作风顺便搬了过来,诸葛检讨的口吻活像一个小公务员。

岳清没有马上理会诸葛的话,他看了看报告,上面详细的事情经过,不是岳清要关心的,他只关心做这件事情的人的名字,处理这个人会不会对企业有很深的伤害,会不会有大的震荡,这才是老板要考虑的。

岳清看到方大卫三个字的时候,将手指的香烟,轻松的掸了烟灰。望着诸葛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诸葛通知方大卫到财务室结算工资,方大卫还不清楚怎么回事。直到李钟吟签字通知让财务结清工资,方大卫才感觉事情不对。

方大卫没有去结工资,他想诸葛能帮他圆过这个危机,但李钟吟将诸葛白纸黑字的报告扔给他看后,方大卫感觉一种被出卖的心痛弥漫全身。

“李总,我不是主谋,我的一切行为都是诸葛授意的!你们不能这样让我走,我走的不甘心!”

李钟吟冷冷的看着,心里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也不要说了,我们的岁数差不多,我希望你能像男人一样面对问题。你说你的一切行为都是诸葛的授意,你有证据吗?你能证明诸葛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授意你做什么事情吗?”

方大卫觉得有一盆凉水,将仅存的那点希望从头到脚的浇灭,他知道自己栽了,栽在一个自己信任和寄托希望的人的身上。

方大卫知道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了,他的结果只能是卷铺盖走人。虽然觉得自己走的悲壮,但自己只是一个走狗,当狗不会叫或者不能咬了的时候,如果还拦着主人的路,那被踢上一脚也是必然的。

李钟吟为方大卫感到一些悲哀,这个原本可以太平的在这个公司里混到退休的人,为了一个没有多少含金量的位置,搬了石头狠命的砸自己,悲哀之余有些怜悯。但李钟吟不想为他做什么,这样的处理是必须的,为李钟吟自己,也是做给诸葛看的。

李钟吟现在想的,是向白雪和安然表示自己的无辜和清白。对白雪是情,而对安然更多的是为了孩子,还有相守六年的缘分。

李钟吟觉得这件事情并不复杂,只需要将公司的处理意见展示给她们看,一切误会就可以消除。

但事情的发展证明,李钟吟想的简单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破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