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35章::见面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35章:见面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高旭过来的日期越来越近,白雪心里的压力和焦躁也越来越多。

两个男人之间的天平,她无疑是倾向于李钟吟的,但从综合角度考虑,和高旭在一起的机会却更大,因为孩子需要爸爸。

当白雪听说安然要和自己见面,心里一惊,再听到李钟吟说安然如果觉得自己和李钟吟的确情投意合,安然愿意退出,心里又是一惊。

第一个吃惊是因为不清楚安然的目的,两个情敌见面,自己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别说还真有点心虚。

第二个吃惊是因为白雪没有想到安然是这样的一种的心态,而白雪却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和李钟吟在一起。如果安然真的退出了这场感情博奕,白雪甚至都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结局。

所以,白雪决定和安然见面,但李钟吟也必须去。

约好的时间是周五下班以后,三个人一起吃饭。

李钟吟和白雪下班了一起去竹楼,这是一个折中的地点,两边都不远。而且李钟吟说这个地点的时候,心里有一些倾向于白雪的意思,毕竟,这是李钟吟和白雪的天堂,而不是安然的!

安然希望见见那个让自己丈夫心仪的女人,究竟又什么魅力?尽管带着一种被伤害的心情。安然想见白雪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能让那个女孩退出这场游戏,对李钟吟,安然不想这样轻易的放弃。

安然是骑车去的。

李钟吟的钱暂时还没有在奢侈品上计划,他有更大的计划。

一路上,安然不住的设想这个女孩子的形象。

是长发还是短发?是皮肤白皙还是肤色健康?是裙子还是直裤?是那种温柔沉默还是开朗善言的?

安然又想自己见到她的时候是微笑还是不笑?需不需要和她握手。

一路想来,安然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不是社交场合,但安然却竭力想扮演一个优雅、大度的角色,起码不能让李钟吟那个‘小老婆’看出自己的在意和失落。安然不想游戏没有开始,自己气势就已经输了。

三个人都很准时,安然稍迟了一点。

安然走进竹楼,一眼就看见了李钟吟和白雪。

他们靠窗坐着,面对面,而不是并肩。安然的心里平衡了一些。其实,这是白雪的意见,她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与安然为座位的事情争吵,尽管她也相信安然不会。

但安然毕竟是李钟吟的原配结发,所以,当李钟吟想坐在她旁边的时候,白雪示意他坐在对面。

“呵呵,你们早啊。我稍微慢了点!”安然努力想装的轻松点。可眼睛却不断的观察白雪。

眼前的这个女孩,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相貌也不见得比自己漂亮多少。不过那点气质还是蛮讨人喜欢的。

安然的心里镇静了许多,那种深怕一见面自己就相形见拙的担忧已经淡化,但安然的心里疑问也越来越大,这个女孩,究竟又什么魅力,和丈夫几个月的相处就胜过了自己六年的婚姻?

“你好,安然大姐!”白雪坦然的让李钟吟都吃了一惊,这个白雪居然叫安然姐?

“我老吗?怎么一见面就知道我比你大?”安然已经开始战争。

“不是,你其实显得年轻,我叫你大姐,是因为我知道了你的年纪。”

“钟吟告诉你的吧?!”安然的话依然火药味很浓。

“是的!”白雪平静的回答。

“你……”安然想说什么,但被李钟吟打断,李钟吟不想一开始就势不两立,今天好歹也是自己夫妻轻白雪见面的,不能失了待客之道。

“安然,你先坐下吧,慢慢说!”李钟吟拍拍身边的位置,暗示安然坐在自己的旁边。

安然却在白雪的身边坐了下来,李钟吟有些尴尬。

“安然大姐,今天能见面,也是缘分,我看我们先吃点什么?”白雪依然很平静,仿佛身边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情敌,而是一个远来的客人。

“我想,吃什么不要紧了,吃饭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想和你认真的谈谈。”安然看着白雪,语气也平淡了下来“我想,你是白雪”

白雪点点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今天就我们两个说说话,钟吟先在别的地方呆一下?”

让李钟吟来,本来是白雪的意思,白雪想让李钟吟在场,有状况的时候打打圆场。但看来安然只希望和自己谈,白雪没有更好的理由拒绝。

李钟吟此时的感觉相当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转念一想,两个女人独自谈谈也好,免得安然看见自己又生气。

“那好吧,我出去走走看看,你们想吃饭了给我发个短信吧?”

安然示意李钟吟可以消失了,白雪也点点头。

李钟吟起身暂时离开了这个随时可能爆发战争的地方。

座位上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安然和白雪都不知道怎么开始。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看窗外。窗外,李钟吟来回饶着,不时的往里面张望,看见白雪和安然都在看自己,只好尴尬的笑笑,装作去买一份报纸走开了。

安然想想是自己提议的,也不能老沉默着,试探的问白雪:“你有孩子?”

“是的,两岁了!”

“我听钟吟说你和你老公是协议离婚的?”

“不,严格的说,应该是处于等待离婚的阶段。”

“哦,那你觉得离婚是很轻松快乐的事吗?”

“不,离婚是痛苦的,我从来都不觉得离婚是快乐的!”

“那你为什么介入我的生活,难道你希望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和你的理念上的巨大差距!”安然又有了点火气。

“安然大姐,你可能误会我和钟吟之间的事情了,是的,我的确爱着钟吟,也希望得到他,和他相守一辈子。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想要拆散你们。”

“你不觉得自己的解释很苍白吗?”

“不,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占有或者得到他,只要自己爱的人能幸福快乐,不能做夫妻又怎么样?做了夫妻,却不相爱,那又有什么快乐?”

白雪的回答让安然楞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气势突然之间矮了不少。白雪说到了她的痛处,两个不爱的人硬栓在一起,又有什么快乐?想想自己和钟吟,不论自己是否还爱着他,但最起码,平时的生活平淡、冷漠甚至麻木,争吵都能成为佐料,这不是自己的悲哀吗?

白雪接着说:“而且,自从钟吟把你的情况告诉了我以后,我觉得更不能伤害一个和自己类似的人。安然大姐,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为情自杀过的女人!”

安然有些吃惊的看着白雪,但白雪平静的眼神让安然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安然心里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她决定趁热打铁。

“白雪——我请你想想我们的孩子?无论你是否会介入我的生活,但你不能否认你的存在使我的家庭生活有了质的改变。本来我和李钟吟的关系也许不融洽,但没有发生质变,但你是我们感情发生质变的催化剂。而这种变化的最大伤害就是孩子。所以,我要求你慎重考虑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心情。当然,你也是母亲。你能够体会一个母亲的心理的,是吧?”

白雪此时明白了安然是想留住钟吟,这也是安然故意岔开李钟吟的目的,两个刚吵完的人,一个在另一个面前说自己如何如何的珍惜这份感情,不仅面子上下不来,也是一个笑话。

“安然姐,你放心,我自己清楚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我愿意退出这场感情的纠纷,我能理解你的难处和用心。但我想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不想这么快离开他,不是我自己放不下,而是怕伤害了钟吟,太突然的事情往往狠容易刺激人!我担心这样突然的变故影响了钟吟的工作。”

安然突然悲哀的觉得白雪比自己更能为钟吟考虑。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李钟吟拿了两串冰糖葫芦跑了过来,安然只好不说。

“呵呵,我看这些刚做的新鲜,给你们带点回来,尝尝看?”李钟吟坐在了安然的旁边,给安然一串,白雪位置的距离比较长,白雪伸手接李钟吟递来的东西时,安然看见白雪的手臂上有一条不短的伤痕。有些好奇的看了白雪一眼。

李钟吟注意到安然的神情,打了个哈哈,说道:“那是上次白雪为了挡**刺我的玻璃划去的!”

白雪拉拉袖子,微笑的点了点头。

安然没有说话,却抓住了白雪的手,将她的袖子撸了上去,看到的是一条足足有十几厘米长的伤痕,红的刺眼,似乎在向安然示威:

你有这样爱的标记吗?你有吗?

安然心里一下子失落了,她没有想到白雪居然有这样的经历,而且居然抢走了第一次保护李钟吟的权力。安然的心里空荡荡的。

她已经没有心思吃饭。提议去咖啡馆坐坐,免得这里老有服务生来问要点什么?安然说自己有车骑来,自己单独去好了,让李钟吟两个走一路。

李钟吟和白雪不得不同意,因为安然说完就走了,连反映的时间也没有给。

……本章完结,下一章“:悲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