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37章::墓场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37章:墓场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钟吟在安然的墓碑前放上一束黄菊花。

这是一个单人墓。墓碑上的照片是婚纱照里,安然最喜欢的那张。鹅黄的晚礼服,红色的玫瑰斜靠在安然的臂弯,眼神洋溢着爱,脸上幸福的微笑。

李钟吟看着照片,感到伤悲而且一种无名的酸涩在体内弥漫。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从挚爱到冷淡到伤害到阴阳永隔,李钟吟只觉得是一幕戏,如今戏的大幕已经落下,无人喝彩却有心痛遗憾。

白雪和李钟吟一起来,一方面是想照顾李钟吟,另一方面,安然临终的那一眼,使白雪觉的自己和安然突然亲近了起来,安然回光返照的那时,她居然已经叫安然姐了,不论安然那最后的一眼是原谅是记恨还是拜托,白雪都觉得自己应该来看安然,来看看这个见面就永别的姐姐。

“安然,今天是你的头七,我和白雪来看你了!”李钟吟拿出了安然生前喜欢的食物,一碟一碟的放着。

白雪帮忙拿祭奠的物品,递给李钟吟,李钟吟在安然去世时的表现,白雪感觉不到失落和嫉妒,她反而有一种更深的感情寄托在李钟吟的身上。虽然,在安然的墓前想着和李钟吟的爱情,对安然有些不敬,但白雪希望能把自己生前没有和安然说的话默默的告诉安然。

香火在风中飘散,一些灰烬慢慢的卷上高处。

“钟吟,安然姐还是开心的!你看,这些纸灰飘得多高啊!”

李钟吟看着纸灰,心里感觉一种昔日的情感如同这纸灰一样,慢慢的散开撕毁。安然在这个墓碑下,是否也有黛菲的心情?自己是否也突然在某个时候和何天宇一样呢?

李钟吟觉的自己不会。

“安然,你放心,我们的孩子我一定好好的照顾,你不用牵挂的!”

“是啊,安然姐,我也会找时间去看的,毕竟女人更能懂一个母亲的心。”白雪这时候已经自然的将自己和安然的孩子联系在了一起。

李钟吟看着白雪,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

安然的变故,让李钟吟明白许多事情。世界上有一种爱是默默的爱,因为在乎,所以伤害,就如安然。

安然生前和自己闹得不可开交,但走前却艰难的说自己是爱李钟吟的,既然爱着为什么还要彼此伤害以至连丈夫的精神都叛变?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处理事情的办法也不同,安然在乎李钟吟也在乎这个家,但她采取了一种极端的办法,希望能用悍妇的角色威慑李钟吟,但遗憾的是,直到安然去世前的几秒钟,李钟吟才明白安然的心思,而已经过去的近两千个日夜就在这样彼此的伤害和折磨中煎熬着过去。

李钟吟把安然墓前的花束放正,让照片在花束的正上方,安然喜欢花,李钟吟决定让这花的气味在安然的跟前飘散,尽管很淡。

白雪默默的站着,李钟吟的悲伤或者遗憾,也是她的,安然的离开,和自己也有关系,白雪在安然的墓前,有歉疚。

清晨的风,在树梢顶上掠过,有些凄凉的声音发出,远处,一只小麻雀在唧唧叫着,这是一只雏鸟。

“呵呵,两位倒有情趣,现在就成双成对的来了?”

是子涵,李钟吟熟悉她独特的声音,有些沙哑。

李钟吟拉住白雪,免得在安然的墓前又有不愉快。转身看着子涵,不知道该说什么。

子涵拿着一束白菊花。

一袭白色的连衣裙,脖子上是一条白色的纱巾,知心朋友的离去,子涵悲伤之外还有愤怒。甚至连自己的那些愤怒都转嫁到了李钟吟和白雪的身上。

子涵丈夫的瘫痪,也是缘于感情的波折,子涵用自己温柔的办法拉回了丈夫,却得罪了情人,在那个明媚春天的傍晚,丈夫被车子撞断了脊椎,开车的司机就是子涵丈夫的相好。下车后,她只说了一句话:你为什么要推她?原本你不会被撞的!

所以子涵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丈夫用命来证明了自己的爱。

所以子涵恨这些第三者,因为有第三者就有伤害和悲剧。

李钟吟斯斯艾艾的和子涵打招呼。

子涵却面无表情的擦身走过,在安然的墓前三次鞠躬后,将李钟吟的黄菊花挪到旁边,在照片的正下方放上自己的花。

白雪想阻止,但被李钟吟拉住,白雪背过身去,感到委屈。

子涵在李钟吟的面前站住,两眼直直的盯了有半分钟,说:

“满意了?如愿了?”

“子涵,安然走了,大家都很难过,可我是最难过的!我……”

子涵打断了李钟吟的话:“你难过,你难过就不该带她来!你难过,你难过就不应该伤害安然的感情!”

李钟吟无言,子涵说的,李钟吟无法辩驳,她说的是对的。

“不对,我来是因为我觉的安然姐并不恨我,我甚至有完结安然姐心愿的想法。”

“姐?谁是你姐?小姐,请不要在这个灵魂还没有安息的时候玷污死去的人!”子涵不等白雪开口,接着说:“心愿,是的,安然的死,的确能让你了结心愿,但不是她的!”

“子涵,不要说了!”李钟吟觉得有些过分了,安然的死毕竟是意外,和白雪没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不要在安然这里吵,让她安心的走,好不好?”

子涵还想挖苦几句,但看着李钟吟,觉得有些不妥,也认为他的话有道理,哼了一声甩手而去,走过的时候,回头看了白雪一眼,诅咒的眼神。

子涵的话,使李钟吟没有心思继续在这个悲伤而诡异的地方继续呆下去,他扶着白雪的肩膀想带白雪离开。

白雪轻轻捋下李钟吟的手:“李钟吟,我想再呆会儿,你在门口等我,好吗?”

李钟吟不清楚白雪的想法,但他觉得没有必要去拦阻。

李钟吟的身影渐渐走远,白雪的委屈爆发了。

在自己喜爱的男人的妻子墓前哭泣,不知情的人会觉的有些可笑。

但白雪很自然!她已经觉得自己和安然之间有相通的地方,如果,自己不是运气好命不该死,可能自己的尸骨已经变的比安然更苍凉和荒芜了。

照片里的安然,平静而温和的看着白雪。

白雪感觉不到有恐惧或者慌乱,她在安然墓前的感情坦然而且真挚。

“安然姐,你恨我吗?如果不是我,你可能不会走的这么匆忙!”白雪说的事实,但意外的事情谁能预料,也许没有白雪会有白冰,没有雪铁龙也有大奔。

“安然姐,其实你知道吗?如果我们在咖啡馆见面了,我会和你说,我放弃,我不应该伤害一个和自己类似的人。但现在,我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希望你九泉有知,能够理解和原谅我。我们都是女人,我们应该能相互体谅的!”

“但现在,我恐怕暂时不能离开李钟吟,在你尸骨未寒的时候,当着你说这样的话,会不会觉得我不敬。但我知道,你走的时候,有一些牵挂托付给了我,我愿意照顾好李钟吟还有你们的孩子。”

白雪停顿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能照顾李钟吟和孩子多长的时间,能照料到什么样的程度。高旭来了以后,自己还能以怎么样的一种身份介入李钟吟的生活。她真的不知道。

墓碑上一滴水珠缓缓滑下,流过安然的照片,消失在礼服的中间。

白雪走到大门,脸上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李钟吟不想问。

问了只会增加两个人的负担和痛苦。现在最好沉默!

……本章完结,下一章“:妹妹安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