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0章: 无言以对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0章 无言以对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雪这些天一直不开心。

李钟吟对她保持不咸不淡的态度,白雪感到不可捉摸。

前些天,高旭告诉白雪,因为劳动合同的限制,一年内无法过来。白雪不想知道高旭说的是真是假,他不过来,白雪倒觉得自己暂时可以不要为难了。

按理说,高旭暂时不来,白雪应该高兴,但白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感觉到强烈的失落。

是李钟吟的缘故!

死亡竟然可以带来这样强烈的冲击,使一个原本已经没有多少爱意的婚姻在短时间内变得坚贞,也可以使渐渐浓厚的爱情变得平淡甚至冷却。但白雪无法指责李钟吟,这是一种人性的必然,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使活着的人必须遵守“逝者为尊”的观念。以至活着的人必须抛开自己的感情、理想甚至生活的态度。

但白雪还是能感觉到李钟吟投向自己的目光中,包含了复杂的感情,有期待、有关怀、有徘徊也有内疚。但为什么李钟吟不和自己表白,也许,许多事情说出来了反而轻松。

白雪决定不管这么多,既然爱了,也要学会忍耐和等待。这种忍耐和等待也是爱的表现!

转眼到了深秋,树叶开始泛黄飘落,世界有了萧瑟的味道。

李钟吟在安然的墓前默默的站着,安静在摆着祭奠的物品。安然离开这个世界已经100天了,按风俗,亲人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了。

李钟吟决定到安然的墓上把自己的心事做个了结。

安静依然伤怀,摆放祭品的时候,忍不住流泪。李钟吟点燃稿纸,破碎的灰烬在风中飘摇,点点升空,李钟吟觉得以往的生活也随着这风无奈的远去,而地上的一堆纸灰,却是安然留给自己沉甸甸的回忆。

安然在照片里依然笑得幸福,那段岁月已经成为永恒的片段。李钟吟看着照片,心里默默的说——他只能默默的说——在安静的面前,许多话无法说出来。

“安然,我来看你了,不论以前我们如何,但今天是你的100天忌日,我想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和你之间的感情,已经是阴阳两隔了,即使再爱或者恨的再深,都已经无法触摸。夫妻一场,我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断了缘分。

孩子还好,你不要牵挂,以后如何,我想也不是我们可以改变的了,毕竟,你的死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只希望你能保佑他坚强而且健康!”

一阵风缓缓的吹来,卷起地上一张没有烧尽的黄纸,飘走。看到这纸飘得这么远,这么高,安静惊讶的叫了一声。

“安然,你听到了我的话,是吗?”李钟吟没有惊慌,如果能通灵,他倒想再和安然好好的,平心静气的检讨两个人的感情。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可能不会独身,在以后的生活里,我会再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妻子,但前提是必须爱我们的孩子。我还年轻,我也不希望我们的孩子没有母性的关照,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好。我想请你谅解,或者原谅我的自私。”

李钟吟的心情和远处的天空的颜色一样,灰暗灰暗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毕竟生活了六年,没有爱情也有感情。

离开安然墓的时候,李钟吟忽然想起以前自己曾说过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的话,只是,他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一种无奈或者有些凄凉的舍弃。

风依然在吹,已经渐有凉意。

诸葛自从上次和安静吃饭以后,老想着安静,希望能在有这样的机会,不过,诸葛的心里有点发毛,担心自己那么确定的说自己没有结婚的事情,会在某个午后或者清晨,被安静知道。

女孩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的欺骗,尤其是自己有好感的男人。

但安静的气质,和那张青春的脸,吸引诸葛不断的想。

这天,诸葛很早就来到了公司,因为签到的记录显示安静每天来的都很早,诸葛希望能假装关心员工去和安静套套话。

但今天安静没来。

诸葛有些失落,回到办公室,顺手拿了张纸,无聊的在纸上涂着写着什么,但不知不觉的,诸葛画起了人来——画的是一个女孩子的脸,长发,五官的轮廓很清晰,甚至在这草草的线条中,居然有这个女孩子淡淡的气质。

诸葛拿起纸,细细的看了看,觉得自己的手笔还是不错的。但看着看着,觉得纸上的人越来越像安静。

诸葛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不可能爱上安静,但为什么自己对他魂牵梦引?诸葛不想在思考这个问题,费脑子,而且自己一般不做对自己无益的事情。他简单的告诉自己:“大概是虚荣心吧,安静出色,能吸引男人的目光,能得到这样一个女孩子的欢心,无疑是一个男人虚荣最大的满足。”

9点了,上班时间早过了,安静依然没有来。诸葛有些奇怪,就走到李钟吟那里去探听消息。

李钟吟没有搭理诸葛,冷淡的说安静生病了。

诸葛一肚子的郁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安静打了电话。心里想着:你不告诉我,我就没办法了吗?

安静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医院等着挂吊针。昨晚睡觉着了凉,今天居然发烧了。李钟吟送她到医院,但没办法陪她。安静只好一个人硬撑着做事情。

接到诸葛的电话,安静感到温暖,原来男人女人之间,真的有这样美妙的感觉,安静第一次有了异性关心的那种感觉,有点甜,也有点羞涩。

“安静,怎么不舒服啊?”诸葛的声音,安静觉得有能依靠的力量。

“是的,不过没关系,就是点感冒。”

“哦,在哪个医院啊?”诸葛想过去看看。

“在第一医院,你……,呵呵,没事的,谢谢你,我没事!”安静敏感的觉察诸葛要来,接受一个还不熟悉的男人的关心,安静不习惯。

诸葛没表态,含糊的恩恩哦哦的应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李钟吟中午下班,急急忙忙的买了点饺子,搭了车就赶到医院。在医院的输液室,李钟吟惊讶的看到诸葛居然也在!

看到李钟吟来了,还挂着瓶的安静轻轻的告诉诸葛:“我姐夫来了!”

诸葛吃惊的张开嘴巴,他绝对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安静的姐夫居然是李钟吟!

“肥水不流外人田!”诸葛想到的第一句话。

“你李钟吟怎么老和我冲啊?”诸葛想到的第二句话。

但诸葛脸上却是风平浪静,看着李钟吟,呵呵笑了几声,对着安静说:“好了,你姐夫来了,我也该走了!你自己当心身体!”

说完,拍拍李钟吟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离开了医院。

“诸葛怎么来了?”李钟吟的语气不太好。

“人家关心我啊,来了就来了呗,有什么好奇怪的?”安静不以为然。

“你以后少和他接触!”想起安然的死,李钟吟心里的火不知道哪里来,对安静说话也带了点火药味。

安静身体本来就难受着,姐夫来了不仅没有安慰自己、呵护自己,反而凶巴巴。安静觉得委屈,更觉的诸葛比姐夫好。也不理李钟吟,别过脸坐着。

李钟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安静,姐夫是为你好,你别见怪。来,吃点饺子吧,趁热!”

安静只是觉得姐夫罗嗦,倒不觉得他有多坏。接过碗放在凳子想吃,却反手反脚的很不方便,李钟吟看了,只得喂她。

诸葛吃饭的时候,心里很不舒畅,中饭基本没什么吃。

为李钟吟的事情。

诸葛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老和李钟吟冲在一起?是宿命还是偶然?但不管怎么说,李钟吟始终是诸葛的心病。

诸葛决定找安静,好好的和她“沟通沟通”。

和安静沟通的时间很短,但效果很好。诸葛只和安静说了一件事情:安然的死,和李钟吟感情出轨有关,而且,李钟吟喜欢的那个女人,就是安静的同事——白雪!

看着安静由吃惊到悲伤到愤怒的神情,诸葛觉得今天沟通到位了,李钟吟吃不了兜着走了,而自己却不能多说了,不然安静冷静下来,会思考自己为什么知道这么多的事情,那就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安静,你要冷静的处理这件事情,应该说,安然的死是意外,李钟吟和白雪绝对不是有意的!”诸葛说的时候,将有意两个字的声音拉长了一点。

安静已经不会再听诸葛说什么了?她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让李钟吟在自己的姐姐灵前原原本本的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钟吟带孩子回家,家里的气氛有点恐怖。

所有的灯都关了,除了安然遗像前两盏白色的射灯,映得安然照片泛着青白的光芒,灵前两柱红香刚刚点了没多久。安静换上了第一天到这里时穿的衣服,还有黑袖套。烟雾之中,安然的笑容十分阴森诡异。

孩子感到恐惧,缩在李钟吟的背后不敢进门。李钟吟有些恼火,心里想安静这小丫头搞什么鬼,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这么一下。

李钟吟转身抱起孩子。在父亲的怀抱里,孩子虽然感觉安全。但进门后,手仍然紧紧的箍住李钟吟的脖子不肯放松。

“安静,你怎么了,现在还搞这个东西,你看,把孩子都吓着了!”

安静回答李钟吟的是一阵阴笑,李钟吟感到脊背有点发凉,他实在弄不清状况。不知道眼前得这个安静究竟要干什么!

安静站了起来,走在李钟吟得面前停住,两只眼睛直直得盯住李钟吟。声音仿佛是从遥远得地狱里飘上来。

“李钟吟,我的好姐夫。刚才我姐姐托梦给我,说她的死,完全是你的花心引起的。姐夫,我想问问你,在姐姐的灵前,我郑重的问你,我姐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有,我姐姐说的那个白雪,是不是真的和你有说不清楚的关系?”

“安静,你是不是做恶梦了,先洗洗脸,清醒了再说。”李钟吟没有正面的回答安静的问题,他不想让孩子受到惊吓。

“我很清醒,李钟吟,我只想要答案!”安静的声音还是阴冷。

李钟吟并不相信安然托梦之类的说法,他觉得一定是安静听到了什么消息,心里有疑问,就借这样的环境来套自己的真话。

何必呢?安然的事情,我迟早会和你说的。

李钟吟觉得今天安静的做法有些过了,也罢,就和安静好好的谈谈吧。

“远望,爸爸带你去对面的姐姐家玩,等会爸爸来接你!”李钟吟把孩子先安排了。

李钟吟回来坐在安静的对面,看着安静。

安静没有从他的眼睛李看到惊慌,也没有看到愧疚,但李钟吟的眼睛告诉安静,他说的一定是她想听的。

“安静,姐姐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按理,我应该和你说说我和你姐之间的事情。但这不是一件好事情,所以,我觉得暂时不说可能更好,但今天你问起来了,那我就说说。”李钟吟点了支香烟,在烟幕中告诉了安静发生的一切。

安静呆呆的坐着,没有任何反映。关于爱情的神圣传说,在这十几分钟里轰然倒塌。

安静喃喃的说着:原来是真的,原来是真的!

“你说什么?什么原来是真的?”李钟吟不清楚安静想说什么事情。只当安静是一时受了刺激有些发呆。

安静呆了一会,突然平和的对李钟吟说;“姐夫,我没事,早点休息吧!我先去睡了!”

李钟吟看着安静走进房间的背影,有点瞠目结舌。

今晚的结局竟然是这样?李钟吟原本以为是一场暴风雨。

安静进门后反锁了门,把自己关进这个封闭的世界。她要想很多事情。

李钟吟是自己的姐夫,即使姐姐不在了,也还是自己的姐夫,自己不能伤害他,而白雪就不同了,自己和她素未平生,一点瓜葛也没有,不,有瓜葛,是杀我姐姐的凶手之一,安静认为必须报复白雪!

安静想直接质问白雪,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无辜的母亲,一个柔弱的妻子,一个和她没有什么仇恨的女性?

白雪早上来上班的时候,感觉右眼皮老跳。

白雪不迷信,但眼皮老跳总不舒服,她想到洗手间去洗个脸。

安静跟着白雪进了洗手间,七八个平方大小的房间,只有安静和白雪两个人。安静轻轻把门锁了,靠着房门,冷冷的看着洗脸的白雪。

白雪感觉背后如针芒在脊,转头一看,原来是安静。白雪向安静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

安静不说话,依然看着白雪。

白雪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在安静面前站着,笑着说:“可以让一下吗?”白雪根本不知道安静心里的怒火已经快要烧毁她的理智。

安静没有挪动,白雪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安静,但她觉得安静有些不对,原本气质优雅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青色。白雪以为安静病了,想去摸摸她得额头,被安静一巴掌拦开。

“白雪,你别在这里装好人,你做得孽迟早要遭报应!”安静恶狠狠得诅咒白雪。

“你怎么了?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白雪无奈而奇怪的问道。

“哈哈哈……,白雪,你不知道我是谁吧?告诉你,我是李钟吟老婆的妹妹,我只想问你,我姐姐的事情你怎么向我交代?”安静笑得让白雪觉得不寒而栗。

白雪什么都明白了,她无言以对!

……本章完结,下一章“:伤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