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2章::再次较量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2章:再次较量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大卫接倒李钟吟请他吃饭的电话,觉得奇怪。

“他没有理由请自己吃饭啊?就算现在不是敌人了,那也起码不是朋友啊!”方大卫满腹狐疑的来到了“昨日”酒店。

“昨日”酒店是K市高档的外宾接待地,上这里吃饭,不出点血过不了门。

方大卫一进门,接待生就迎了上来,问他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方大卫突然觉得自己变的身份高贵了许多。

“能带我到吟风阁吗?我在那里有个饭局。”

“先生请跟我来!”接待生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又让方大卫觉得自己的身材高了不少。

吟风阁是“昨日”酒店最精致的包厢,面积不大,但陈设却很典雅。开门进去就是一幅真迹“八骏图”,两边回廊是名家写的两幅对联。左边是“色香味俱全食之不厌,李桃梅并蓄吃了再来”,右边是“赏心悦目诗书画,煮泉品茗气味香”,餐桌的上方正中是一盆养了十多年的热带兰花,垂下的花枝上开着几朵淡兰色的花,一股清新的花香飘散在空中。

方大卫进门后,诧异的发现,自己并不是李钟吟唯一的客人。自己原来的顶头上司和另一个商务经理也在。

看见方大卫进来,李钟吟热情的招呼,递了一支金玉溪。

“好烟!”方大卫还是识货的。“李总,到底领导啊,有钱!”

李钟吟谈成那个品牌转让项目的时候,方大卫还在公司,虽然不清楚李钟吟到底拿了多少提成,但从标的上就知道拿的不是小数字。

“大卫啊,近来哪里高就啊?”原来的部门经理汪洋和方大卫打招呼。另一个经理刘敏思也微笑的点了点头。

其实两个人都不清楚李钟吟为什么突然请他们吃饭,而且还请了他们认为的死对头方大卫。

众人围着坐定,李钟吟坐在主位上,服务小姐酒走过来问李钟吟要点什么菜,喝点什么酒?

李钟吟扫了三个人一眼,意思是你们说呢?

汪洋几个人没有说话,在李钟吟面前他们还不太敢放肆。李钟吟也不客气,拿过菜单随便翻了几下,就点好了菜。汪洋等人听了李钟吟报的菜名,有些居然是没有听到过的。心里想,今天可要大饱口福了。

“小姐,麻烦你给我的兄弟一个人拿条中华来!另外,等会儿我们就喝小糊涂仙这酒。菜上得快点。”李钟吟吩咐道。

“李总,不用这么破费的!”汪洋等人受宠若惊。

“哎,大家都是朋友,出来玩就尽兴点吧,我老李这点承受能力还是有的!不过以前我可不敢说这样的话。”李钟吟呵呵笑了起来。

菜上的果然不慢,众人吃的却不快。好菜需要慢慢的品尝,不然猪八戒吃人参果,囫囵下去连什么滋味都不知道。

酒也是好酒,喝高了也不上头。方大卫觉得今天的酒席是有生以来吃的最舒服的一次。

酒过三旬,话渐渐多了起来。汪洋等人说的无非也就是马屁话。方大卫已经离开了公司,而且也不想回去,言谈间倒有几分实在。

“李总,说实话,今天的酒菜是我方大卫有生以来最好的,不过,我是明白人,李总你是姜太公钓鱼,我也是无功不受禄。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我兄弟出力的,你李总就说话吧!”

“哈哈,小方说话还真的实在!”李钟吟看着方大卫哈哈笑着“不过,小方啊,我老李不是这么功利明确的人,请大家喝酒,也就图个开心,说什么出力不出力的,你要是朋友,就只管喝酒,不过记得说话可要说实在的!还有就是喝高了不准骂娘!”

汪洋和刘敏思哈哈的笑了起来。

“李总,你可真爽快,来,我小方敬你!”方大卫这时候心里有点后悔,后悔当初跟了诸葛儿不是跟李钟吟。在中国,站队很重要,方向性错误的后果,比什么能力欠缺、态度不端正这些表皮上的不足要严重的多。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方大卫自己觉得还是多喝点吃点,也算捞回来了一些。

众人又推杯换盏了一阵,李钟吟看看时机差不多了,就逐渐把话题转到了自己需要的方向上。

“小方,近来可好啊?”李钟吟递给方大卫一支烟,问的关怀。

“咳!李总啊,说来也是倒霉,公司出来以后,到现在已经换了三家单位了,第一家做实体,我不适合,这第二家给的地位和待遇不错,可那老人家做了不到三个月,他妈的就倒闭了。最近的这家老板抠门,我也考虑跳了。”方大卫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懊悔当初的选择和决定。

“现在想找好工作不是容易的事啊!”汪洋插上一句。方大卫离职,汪洋感到轻松,这个人的存在,总让汪洋觉得不好管理,论资历,方大卫比自己老,论业绩,他也比自己多,公司任命自己做部门经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汪洋的综合素质超过方大卫!

“是啊,好单位难找啊!”李钟吟开始慢慢的把场面往自己的计划里引。“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究竟为什么会被公司辞退的?”

“我做了对不起你李总的事情。”方大卫刚说了一句,就被李钟吟打断了。“我觉得这个不是原因,你做过什么,我不追究了,何况针对我个人的事情也不至于让你辞退,即使我小心眼,但岳总该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吧!”

“那为什么公司还要辞退我?”

汪洋和刘思敏也停下筷子不吃了,他们想听听这些内幕的消息,好奇心是每个人都有的,尤其是能知道别人隐秘的东西时,好奇心更重!

李钟吟今天请客,目的就是要让汪洋两个人知道一些事情,方大卫不过是棋子和道具。

“你想,你做的一些事情,不会无缘无故去做吧?人不是傻瓜,什么事情都会去做,总有一个目的。”李钟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点了支烟,看着方大卫,他要方大卫自己说出当时的动机。

李钟吟不说,汪洋两个有些急,又不好催李钟吟。刘思敏性子急些,就问方大卫:“你当时怎么想的?也让我们体会一下,免的以后自己也犯这样的错误。”

方大卫要在这样的场合说自己的想法有些为难,但支支唔唔的也过不了关,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后,重重的把杯子砸在桌子上。“好,我今天告诉你们,当时我为什么做那些事情!”

“是诸葛那个混蛋诱惑我!”方大卫被诸葛出卖,心里一直愤懑,但胳膊拗不过大腿,一直不敢声张。他也知道自己明白这个道理太迟了,如果早点明白,早点想通,也不会拿自己的胳膊去拗李钟吟的大腿了。

“说实话,当时我心里不平衡,凭什么提拔你汪洋不提我?”方大卫冲汪洋笑笑:“兄弟,别怨我,现在我已经不在公司了!”

汪洋笑笑,不表态,只希望方大卫继续说。涉及到高层的权谋斗争,他越来越有兴趣了。

“哈哈,当时,诸葛告诉我,我做的事情都是为公司好,现在想来真是狗屁话!我为公司好,公司会开除我,而且处理我事情的时候,那个混蛋居然没有帮我说一句话!”方大卫说的正是李钟吟想要的,看着方大卫,李钟吟明显是鼓励的神色。

“那天,具体什么时间我记不得了,反正是夏天的时候,诸葛请我去海岸酒吧,我还受宠若惊,说真的,进公司那么长时间,还真没领导这么器重我过。”方大卫讪讪的笑了几声,接着说道:“当时,诸葛让我很感动,他也用人事上的事情诱惑,我禁不住对名的追求,居然主动提出搜集李总的负面消息,也想了不少办法,录音笔啊,手机拍照啊什么的都用上了,呵呵,李总可别再骂我了,我已经受到惩罚了。”说完,看着李钟吟不再言语。

“呵呵……”李钟吟微笑的点点头,心里想:“我有什么必要再生气呢?”嘴里说道:“不会不会,过去的事情何必再提?”

“我原本以为自己做事情这样死心塌地,这么卖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没想到,事情的最后结果是我成了替罪羔羊。”方大卫叹了口气,郁闷的点烟。

“老方啊,过去的事情不要说了,说了也挽回不了什么了,重要的是以后要注意,给人做事情要选对人!不然,死的连骨头都没有啊!”李钟吟又激了一下。他的潜台词是:你本来不会北开除,但人家拿你当了垫背,你不死也得死了!方大卫听了,沉默片刻,突然重重的拍了桌子,把李钟吟几个都吓了一跳。

“妈的,诸葛那混蛋,老子算走了眼,跟了这么一个没心肺的主!”

方大卫说的混乱,李钟吟也清楚汪洋他们的没明白就里,但好奇心却更重了。李钟吟要让他们明白,方大卫的下场不是我李钟吟整他,是他自己咎由自取。重要的一点是,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只要方大卫说的话能在他们的心里产生疑惧就可以了。

火要慢慢的烧,火太旺,炖不出好汤!

李钟吟看了看时间,觉得该结束了,就站起来拍了拍方大卫的肩膀说:“老方,你现在的这个情况,我也觉得难为你了。今天请你吃饭,主要叙叙旧,但也想告诉你一个信息,天格网络熟悉吗?”

方大卫不敢说熟悉,但起码听说过。对着李钟吟点了点头。

“我和天格的人事总监朱总打了招呼,把你介绍过去,他那里刚好缺销售经理,你去也能发挥你的长项。好好干吧!”

“李总,你……”方大卫突然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咳,我真是瞎了眼了啊!李总,你让我说什么好……”

李钟吟摇了摇头,说:“不要客气,其实你是有能力的,你知道为什么公司不提拔你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你的心太浮,稳不住啊!”

汪洋几个默默的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李钟吟的分析是有道理的。

“好,今天不早了,大家难得聚一起,开心没有?酒够了没有?”李钟吟想收摊了。

其他三个人附和着说散了吧。

“那散吧”李钟吟做了结论。

离开酒店,李钟吟没有坐车就回家,秋天的夜风吹来,很凉,李钟吟觉得这样散步也是不错的主意。

给方大卫安排,不是可怜他,而是李钟吟觉得,今天事实上利用了方大卫,自己该有些补偿。出来混,迟早要还,李钟吟不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亏欠于人的。“这样也好,起码让汪洋两个知道我李钟吟不是小鸡肚场的人”李钟吟觉得心情不错,这里离家也不远,索性走路回去了。

白雪在梳妆台的镜子前,仔细的观看脸上的疤痕,和那个女医生说的一样,这样的伤疤能恢复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除了耳边的那段伤口因为比较深的缘故,粉红色的新肉比较醒目外,颧骨以上的伤口,已经恢复了原样。

“不幸中的大幸!”白雪告诉自己。

与安然相比,自己无疑是幸运的,甚至是幸福的。安然一次意外就和她的爱人阴阳两隔,而自己两次意外(伤害)都没有造成很大的后遗症。安静的这次伤害,反而让李钟吟更加关注自己。

但安静这样的状态实在不能让白雪放心,不是不放心安静,而是不放心安静会对李钟吟怎么样。

上次在医院旁的茶楼,告诉李钟吟是安静伤害自己,并不是要去追究安静什么过错,也不是让李钟吟对安静有什么惩罚。白雪只希望李钟吟能当心点。

烦心的事情也还真多,脸被划伤以后,白雪就一直在家里休息。岳清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白雪坚持不肯报案的姿态来看,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人身伤害,而是有更深的东西在里面。但岳清不想过细的查询,这不是他这个当老板的人应该关心的。

休息的这几天,居然每天都接到了高旭的电话。

但白雪没有说自己脸被划伤的事情。现在面对高旭,白雪已经没有最初的坦然和自然了,心里装一个男人,和另一个与自己有名分的男人说话,中国的女性想要做到坦然不是简单的事情。

白雪也为这个事情苦恼。高旭一年内不过来,也只是暂时的让白雪轻松了一点,心灵负担却依然沉重。儿子渐渐长大懂事,三个大人之间的感情,如果还不能有一个明确的处理,白雪担心对儿子的打击和伤害会越来越大。

“唉,剪不断,理还乱!”白雪感到自己陷在泥潭,想挣扎却用不出力气。她只希望李钟吟,这个自己眷恋的男人能有一个高明的主意来改变自己的尴尬和困惑。

但他能吗?

诸葛这几天感觉不对劲,他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能敏锐的感觉自己身边的任何变化。诸葛感觉自己说话的效力越来越差了,不仅部门经理指使不动,近两天居然连基层的业务员也敢和自己顶嘴了。他觉得这不是正常的现象。

的确,中国员工向来以惰性和安分著称。几千年封建体制和浓厚儒家文化的浸染,使中国员工自然而然的对自己的领导有一种奴性的服从,即使现在企业文化不断的强调以人为本,提倡个性,但在领导这个问题上,基本还是保留着以前的惯性。如果对某领导有群体性的反抗意识,一定是这个领导在人格或者道德的范畴里,触犯了大多数人的底线。

诸葛不是文化人,他的本性是一个业务营销人员,他想不到这些。他也思考,思考的结果是销售队伍里有人在和唱对台戏。销售方面的工作一直是自己管理的,手下这些人的斤两诸葛非常清楚。哪个人对自己会产生可能的威胁,哪个人是自己能够指使或者收服的,诸葛心里的谱非常清晰。

诸葛又想到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和安静的接触多了,安静对自己得态度也亲近的缘故?点得花魁令人舒服,但容易得罪很多人。尤其自己是结婚过的人,和一个大众情人的亲密接触无疑是让很多人产生反感的想法。

他们会说自己什么?是贪得无厌?还是不知廉耻?

诸葛不去想了,越想越害怕。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诸葛还是清楚的,自己必须和安静保持距离。感情和位置,诸葛想到的是后者。年关将至,对中高层的民主评估要开始了,诸葛不想自己得到的评价是一个很难看的结果。

但目前的这个状况是必须改变的!效令不行,自己也别想做什么高管了。诸葛想软硬两手一起来,软化和拉拢部门经理的态度,开除一两个不听话的员工杀鸡敬猴。

但开除员工,必须有李钟吟的同意,才能形成定论。诸葛一想到要和李钟吟打交道,脑袋都大了很多。

不过,幸好李钟吟不是精通权谋之术的人,自己对他明里暗里的做了这么多的效动作,这个李钟吟居然到现在也没有反映。诸葛心里有轻视李钟吟的感觉了。

诸葛走进李钟吟的办公室,李钟吟正在起草年终考核的文件。这份文件短短几百个字,却能决定一些人的升降,一些人的薪资和奖金。因为这份文件的这个作用,一些人喜欢,而一些人讨厌甚至害怕。

诸葛在门口敲了敲门,李钟吟看是诸葛,没有表情的点了一下头。

“钟吟,忙呢?”

“是啊,年底了,我这个管人事的再不忙,恐怕过年都有人要骂我了!”李钟吟说的时候,心里觉得这个诸葛的脸皮还真厚,两个人都知道彼此水火不容了,居然还能叫得这么亲热。

“是啊,年底到了,有些事情的确要忙一下了,我这里的余款催收也该加把劲了!”

“诸葛,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李钟吟清楚诸葛无事不登三宝店,他过来事肯定有目的的!

“有点事情想商量一下!”诸葛说完看着李钟吟。

李钟吟喝了口水,点了烟,身子往椅子上靠下去,旋转着老板椅的支架,悠然的看着诸葛,轻轻的说道:“你说。”

李钟吟的这个姿态,诸葛感到很不舒服,真的不舒服,这是在做给自己看啊!但今天目的没有达到,甚至事情都还没说,还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

“钟吟,你看,你刚起草年终考评的文件,我们商务系统已经做了一些事情。”诸葛说这话是想显得自己更有前瞻性。

“哦,都采取了什么措施啊?说来听听,可行的话,我会采纳一些做参考哦。”李钟吟的话让诸葛觉得是跟前的李钟吟是自己的领导,而且这个领导说话的语气显得很随和亲近,仿佛跟前的这个人是自己信任并且赏识的马仔。

诸葛咽下一口水,觉得心里那点郁闷和无名火压下去了才说道:“也没什么具体的措施,你是人事口的嘛,这快还是要你来抓的啊,我们只是初步的理了一下。你看看这份名单,是商务口管理人员觉得应该剔除淘汰的员工。”

“剔除淘汰?”李钟吟觉得年底淘汰业务员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过年时节,人的感情暂且不去理论,就冲过了年,相当数量的业务员会不辞而别这点来看,淘汰都是不合理的决策。

“诸葛,这个事情是不是再慎重考虑一下,按照我们的经验,年关开除业务员对来年的业务工作和业务团对的开发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我知道,但一则只开除两个人,二则开除的人属于毒品!”

“毒品?”李钟吟觉得这样去形容员工有点过了。

“对,毒品!工作能力强但工作态度极其恶劣的员工,是毒品。因为他不仅自身存在问题,还能通过他较强的能力,将一些消极的东西辐射到周围的员工。企业管理,首重排毒!”诸葛觉得自己说得很形象。

“我再了解一下情况,明天给你答复!”李钟吟觉得诸葛说得有道理,有道理的事情,李钟吟一定会做,而且做好!

诸葛满意的走了,他并不奢望自己的名单送上去,李钟吟就大笔一挥落实了。李钟吟能有这样的态度,这个觉得已经很不错的。

李钟吟看着名单,思考着。

他知道,自己和诸葛之间的第二次较量已经进入了正文,自己做的铺垫使这场游戏的帷幕拉得漂亮,好戏开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年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