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3章::年终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3章:年终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静自从和李钟吟吵架以后,回来都很晚。她似乎是李钟吟家的房客,只是这个房客从来不需要付房租。

在岳清公司上班,安静感到快乐。同事尤其是男同事对自己都很好。而自己尽管把白雪当成了敌人,白雪也没有过多的为难她。只有白雪脸上那条淡淡的伤痕,不断的提醒安静,这个白雪和自己有仇恨,这种仇恨不是普通同事之间的争执,它不涉及人和人之间利益、利害冲突,却让安静即使在梦中也会感觉到这种仇恨,这种仇恨来源亲情!

她是杀害自己姐姐的凶手之一!安静觉得自己不会原谅一个凶手,即使白雪再谦让再随和,她始终是自己的敌人!

今天是周末,安静睡了一个懒觉,一个星期以来,安静一直在写全国性的行业调查分析报告,经过半年锻炼,安静已经独挡一面。

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安静起床了,一看时间已经是10点了。李钟吟早已经带孩子出去逛公园了。安静很喜欢一个人在家,自由而且不需要承受面对李钟吟时内心的沉重和矛盾。

李钟吟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安静,他和孩子中午不回来吃了,中饭的问题自己解决。如果李钟吟没有和白雪的那档子事情,安静觉得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顾家、温和、勤快、爱孩子、而且能做一手好菜。但现在,白雪觉得李钟吟可恨。

刷牙洗脸,起床两件事。安静也觉得肚子饿,吃方便面——女孩子最常见的打发肚子的办法。

方便面在锅里上下翻滚,安静看着看着,觉得这面条就是人生,翻腾窜动,有自愿也有被动,但终归无法逃脱吃进肚子的命运,就如人,不论怎样折腾,也不论平时如何辉煌或落魄,总归无法逃脱死亡的宿命。人活着为什么?无非也就想在有思考智慧和实现愿望能力的短短几十年里谋求活的舒坦,这种舒坦,有的人是想物质上的享受,而有人却希望精神的满足。

安静捞起面条,她觉得这其实就是对生活的选择,先捞哪一筷后捞哪一筷,看起来随意而且没有规律,但冥冥中就没有注定吗?

安静莫名其妙的想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的背后,却让安静对李钟吟的行为有了一些认识——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愿望和权力。

“唉,不想这么多了,快过年了,是不是该回家看看老妈?”安静这小半年来,几乎和老妈没有什么联系,心里想着也觉得过意不去。想起老妈的白发和孤独的身影,安静心里又开始恨李钟吟和白雪。

方便面吃了一半的时候,安静的手机响了,安静看了号码,是诸葛的,一时间有些犹豫是接还是不接。但最终还是在铃声响了五下后按了接听键。

“安静吗?我是诸葛,怎么样,今天有时间吗?一起去北山玩玩?”诸葛的声音透着兴奋,他说的北山是K市的一个旅游景点,K市的居民常常在夏季去北山消暑,而到了冬天,北山就变成了烧烤的营地。

“去北山,就我们两个吗?”安静感觉单独和诸葛相处并不好,她隐隐的感觉诸葛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说不出来。这也许是诸葛的悲哀了,大多数人对诸葛的第一印象都很好,但随着相互了解的加深和相处时理念的碰撞,最后能和诸葛成为朋友的很少。

“两个人不可以吗?当然,如果你希望人多热闹点,我可以再组织人马的,公司这么大,叫两个人玩还是组织得起来的。”

“烧烤人多会有趣些,我想叫个六七个人吧。”安静心里想,去散散心也好,老是呆在这样压抑的环境里,自己恐怕也要崩溃了。

“那好,下午等我电话。”

诸葛关上手机,并没有再联系其他人,因为他已经联系好了几个人。去北山烧烤只是诸葛的一个幌子,借着放松的名义,拉拢下属的人心。年终将至,诸葛必须为考核做些必要的准备。

而没有告诉安静还有别的人,是想试探一下安静是不是会和自己单独的相处。诸葛对安静的回答多少有点失望。

诸葛挺羡慕李钟吟的位置——不需要接受员工的评估。人事工作做的就是得罪人的活,是大多数企业里唱黑脸的角色,让这样一个位置的人接受员工评估,那不是伸出脸去让人家扇耳光吗?

诸葛这个位置看似风光,但压力很大,因为这个位置是最容易量化考核。多少业绩多少利润多少费用,一目了然。诸葛知道今年销售指标的完成,完全是依赖李钟吟那个项目合作的进账,不然,今年的指标恐怕只有80%的希望。业绩不理想,而现在整个销售团队对自己的态度也显得冷淡,再不做点事情,年终考核的时候虽然不公布结果,但自己在岳清那里也不好交待。

安静是诸葛必须要叫的,自己请来的几个人,大多是男生,只有2个恐龙,叫安静去,能调动男生的兴趣,这可是诸葛在叫男生时预先说出去的。安静答应去,诸葛也松了口气,不然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

北山,海拔不高,从山脚一直到山顶都是常绿的树木,山脚下的草坪在这个寒意渐浓的冬天并没有显露枯败的黄色,而是依然努力的绽放绿色。这是一片进口的常绿草皮,看来这里的经营主是花了心思来经营的。

走在松软的草地上,安静没有说话,她的心情一直不好,来这里只是一个人太孤独,容易东想西想,大家聚在一起,说不定可以调节好自己的心态。

“安静,快来,刚烤的里脊肉串,味道可不错!”

“啥啊?你那肉串可真是外糊内生,色泽漆黑,我这年糕才不错!”男生争先恐后的向安静献殷勤,诸葛只在角落里喝着酒,现在不是他出手的时候。两个恐龙幸好带了男朋友,不然,就是把山西全省的醋搬来,可能也不够喝。

安静走过去,左手拿了里脊肉串,右手拿了年糕,说道:“别争,你们看,我都喜欢吃。”

安静咬了一口年糕,嚼了几下,突然停住,眉头皱了起来,想吐出来却觉得不好意思,只好很痛苦的生吞了下去。安静背过身来,趁两个人不注意,把手里的东西扔了。

“咳,男孩子走开,看本姑娘露一手!”安静假装没过瘾要显示自己的手艺,赶走了一个正在烧烤的男生,串了几块羊肉,像模像样的做了起来。

诸葛也走了过来,他想看看这个文静的女孩子,究竟能不能做烧烤。但没想到,安静的手艺和熟练程度居然连自己也自愧不如,诸葛更没想到的是,安静居然将这亲手做的东西递给了自己。

诸葛不接不行,不然显得不近人情,但接过来,诸葛也不是滋味,他看到四五个男生嫉妒的神情。他不想再招惹什么事情,但眼前的安静却无意间给自己添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

诸葛呵呵的笑了几声,有点尴尬也勉强,安静看出来,说道:“怎么,诸葛总监不喜欢我的手艺?”

诸葛觉得这个问题更难回答,只好连忙把羊肉串塞进嘴巴,恩恩唔唔之间连连点头,让别人分不清到底是说好吃还是不好吃。

诸葛咽下嘴里的东西,觉得自己该表现了,但不是去烧烤什么,而是喝酒。喝酒是诸葛的强项,也是他认为能拉近距离的好办法。

诸葛来的时候,在车子里带了几箱红酒,喝白的估计喝不了多少,而喝啤酒,诸葛又觉得不过瘾。红酒大家都可以喝点,而且好归口。

几圈下来,几个男生已经有点不胜酒量,诸葛却喝得性起。安静忍不住说道:“还是诸葛海量!”

安静的话仿佛是兴奋剂,本来喝得脸红的男生开始不停的敬诸葛酒,诸葛本来还有点得意,但慢慢的发觉,自己今天带安静来,其实是一个错误。

“诸葛总监,来,我敬你!”这个男生豪爽的喝诸葛碰杯,一饮而尽。“诸葛总监,谢谢你今天组织了这样的活动,我敬你!”那个男生不甘示弱的杯底朝天。诸葛感觉这些男生都在意气用事,按酒量,他们已经不行了,但在安静的身边,他们依然不肯认输。

诸葛今天的目的其实是想拉拢这些下属,但目前看来,因为安静的存在,他们的心不仅没有拉拢,反而因为安静对自己的赞美和安静递给自己的羊肉串,而有了更多的嫉妒。诸葛心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心情。

太阳落山,冬天的傍晚就显得暮色深沉,北山附近的风也寒意逼人,诸葛其实早想走了,但自己组织自己又提前打退堂鼓,诸葛觉得不合适,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喝酒也没劲。

“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安静感觉气氛压抑,自己并没有缓解多少抑郁的心情,兴趣索然想早点回家。诸葛也觉得今天的策划和实际的效果相差太大,也不想继续在这里耗下去,尽管几个男生虽然已经站不稳,却依然拼了命的喝酒,诸葛也觉得该收场了。

“是,天色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明天上班,大家也北玩得太疯了!”诸葛说得时候,看见几个男生有失落的情绪,他们的努力没有得到安静的回报。

不管怎么样都该走了,诸葛站了起来,去开车。其余的人也不得不跟着诸葛走,不然没车回家。

白雪在商场的男衣柜前挑了很长时间,她想给李钟吟买一套衣服,过年穿。李钟吟的尺寸在白雪的心里就像自己腰围一样清楚。

白雪脸上的疤痕已经很淡,远处或者不注意,这条疤痕没有多少人可以看出来,除非这个人知道白雪的这个部位曾经被刀片划伤过。但白雪经常不自觉的会去抚摸一下,她觉得这是一个纪念,永远的纪念,就像手臂上的那条一样。

认识李钟吟,自己居然为这个男人留下了两条爱的痕迹,白雪想:自己会不会为李钟吟留下第三条痕迹,毕竟一二不过三!

白雪挑好了衣服,一件咖啡色的毛衣,羊绒的料子。白雪不想买外套,觉得毛衣穿着更贴心,自己的感情更能融进李钟吟的生命。

“钟吟,你能感觉我对你的感情吗?也许,你永远都感觉不到!”想起安然死后的这一段日子,李钟吟若即若离的态度,白雪有伤心和失落的心情。

电话响了,白雪听出是李钟吟的声音。这么多天了,今天,李钟吟是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

“钟吟,我在商场里,我给你买了一件毛衣,咖啡色的,你喜欢吗?”

“白雪,我想和你见面,聊聊!”李钟吟没有回应白雪买衣服的事情,但语气是温柔的。

“想见我?你这么多天了,怎么突然想见我了呢?”

“我们见面再说,好吗?”

“那……好吧!”白雪虽然心里有点失落,甚至有点埋怨李钟吟,但白雪依然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何况,白雪也想见见李钟吟。

在“远大”百货的大门,白雪见到了李钟吟。

李钟吟的手里拿着一个纸袋,鼓鼓软软的,白雪不知道是什么。

“白雪,冷吗?我们去楼上的餐厅坐坐吧!”

白雪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跟前,自己会这样的贴顺,甚至他说什么自己就做什么。

餐厅的暖气很舒服,两个人点了珍珠果奶,面对面的做了下来。

“白雪,猜猜看,我想见你是什么事情?”李钟吟说话的时候,显的俏皮。

白雪摇了摇头,一段时间的分离,自己对李钟吟的感觉变的生疏了。

李钟吟翘了一下嘴巴,显得孩子气,白雪喜欢李钟吟的这种神态,觉得在李钟吟的身上,自己的母性能很好的发挥出来,她深深觉得李钟吟是一个小孩子,一个需要自己很多关爱的小孩子,尽管李钟吟彼自己要大好多。

李钟吟拿上纸袋,“这是我给你的!你看看,喜欢吗?”

白雪狐疑的看着李钟吟,不知道他会送给自己什么。

纸袋里是一件湖蓝的大衣,全毛的。白雪感动起来,李钟吟心里深深记着自己,这件衣服自己只是说了一次而已,那时,白雪说自己看见一件湖蓝的衣服,很喜欢,可太贵了,买不下手。白雪描述了衣服的样子,可没想到,李钟吟居然能买来,而且买的就是自己说的那件!

“白雪,你看看,大小是不是合适?”李钟吟说得很有把握,似乎已经知道这件衣服一定是白雪合身的衣服。

白雪穿上以后,居然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好。大小,胸围都合适,白雪不禁为李钟吟这个男人的细心折服。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的?”白雪好奇的问。

“哈哈,我是拿我自己的尺寸和你比的!以前我拥抱你的时候,我偷偷估量的。”李钟吟说的调皮,笑的暧昧,白雪红着脸说了一句讨厌。顺手也把自己买的毛衣给了李钟吟。

“钟吟,我买给你的!大小不用试了,肯定合身,就是这个颜色不正,你看看喜欢吗?”

李钟吟对着桌子的反光,拿衣服比在下巴上,过了一会儿,满脸严肃的看着白雪:“白雪,我看了一下,不得不说……”

李钟吟严肃的神情和突然的停顿,让白雪紧张了起来:“怎么,不喜欢吗?那我们现在去换?”

扑哧一声,李钟吟笑了出来,说道:“我不得不严肃得告诉你,毛衣很合适,钟吟很喜欢!”

白雪举起拳头作势要打,李钟吟却一把握住,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小声的说;“白雪,我会抛弃所有历史所有故事,坦然面对我们的感情,从现在开始,李钟吟要好好的爱你!”

白雪也感觉今天钟吟的心态放开了,没有以前的拘泥和扭捏。但白雪没有因为李钟吟的表白而兴奋,她想到了自己需要逾越的障碍……

年终大会决定在春节前半个月召开,现在还有3天的时间。李钟吟现在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各种年度考核和奖励处罚的名单理出来。并且把明年干部任免变动的草案根据考核结果提出建议方案。

过去的一年,公司发展的还算顺利。各个部门经理的评价也基本是符合情理的。唯一的例外就是诸葛。

在商务三个部门里,诸葛的评价都是中下,而在商务系统以外的部门评价也只有中等。在全公司17个中高层管理人员里,诸葛的得分是最低的。

考核的结果已经在第一时间送给了岳清,岳清找诸葛谈了多次,诸葛也不断的检讨自己,但岳清眼里,诸葛的分量不断的减轻,岳清不清楚,会不会在哪天早上醒来突然决定免去诸葛的一切职务。

诸葛唯一可以当作救命稻草的,就是今年的业绩总量超过核定指标的180%,诸葛觉得悲哀,自己的命运居然是千方百计要去扳倒的敌人李钟吟挽救的。可诸葛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自己管理的部门系统的评价居然比其他部门的还低。

李钟吟清楚为什么,而且他还知道,诸葛在商务系统的日子将越来越难过!李钟吟已经开始暗暗物色一个合适的侯选商务总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博士生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