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4章::博士生来了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4章:博士生来了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过了年,浮躁和热闹也将再次尘封一年。

回来上班的第一件事情,是李钟吟告诉大家:年已经过了,大家需要收心做事情了!

当天,岳清宣布了管理干部的名单,诸葛依然保留了原来的职务,但李钟吟的职务不再是企划总监,而是公司的副总。此消彼长,诸葛知道自己输了。

但诸葛没有输到底!他还可能继续滑落。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诸葛考评不理想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了出去。连李钟吟都觉得奇怪,知道这个结果的只有自己和岳清以及当事人诸葛三个,自己没说,而诸葛这个要面子的人是肯定不会往自己的脸上抹黑的,那只有岳清说的。

李钟吟想,岳清说这些事情的目的,一个是给诸葛更大的压力,希望诸葛能知耻后勇,另一个也给别人传达一个信息,诸葛的位置不稳,有想法的人可以争取了,作为老板,岳清希望有更多的竞争,这样他的利润才会在争竞中不断的膨胀。不过,这种竞争必须在岳清能够掌握的范围内。

但李钟吟清楚岳清不会轻易动换帅的念头,这可能只是他的一种姿态。刺激了诸葛同时也刺激了那些有野心的人,但不论最终谁上来,岳清都是赢家,有什么事情能比员工拼命干活更让老板开心呢?

真要想把诸葛打倒在地,自己还需要加点火。

“真的有必要吗?”李钟吟想起这些天诸葛落魄和颓废的身影,心里居然有些不忍,但转念想想,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如果今天自己和诸葛换了一个位置,是否有人来怜悯或同情自己?成王败寇,中国自古以来的游戏规则,愿赌服输!何况,安然的死,这一笔账也是必须要和诸葛算的。

新年过后,是所有公司招聘新员工的旺季。

岳清的公司也不例外。

李钟吟翻着人才集市上递交来的简历,一张一张仔细的看,他需要挑选那些看上去不错,需要进一步沟通面试的简历。

李钟吟觉得这种方式其实很容易遗漏那些没有仔细填写简历的人才,也可能会把一些有潜质的人才漏掉,但求职的人这么多,没有时间一个一个去筛选。李钟吟希望更多的人主动来面试,一个有自信和勇气的人,绝对比那些等待命运挑选的人有更多机会!

李钟吟看到吴清远的简历,停留了足足有三分钟。

这是一个博士生的简历。

岳清的公司子开始运营以来,没有见过博士生的影子,最高的学历是研究生,那个在编辑部门码了三年原创文字的小编。和那些牛B哄哄的老业务相比,这个研究生让李钟吟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情商,什么叫智商。也深刻的体会到高学历的人如果不懂人情世故,不懂沟通与团队,取得的成就甚至不如高中生。

那么这个吴清远会怎么样?

李钟吟见到吴清远,觉得自己如果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可能会在第一眼看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就爱上他。

吴清远走进李钟吟的办公室,没有普通面试人员的拘谨和胆怯,反而让李钟吟感觉到面前这个人的锐气和自信。

锋芒毕露,李钟吟的第一个印象。

吴清远今年26岁,博士的课程刚毕业,想找一个单位来实习,锻炼自己的能力。他不是普通的应聘人员。因为他不要工资,只要一个合理合适而科学的平台。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平台让他验证自己的见解和想法。

“你想把我们公司当成一个实验室?”李钟吟看着吴清远,眼光也很犀利。

吴清远一身藏青的西服,白衬衣,红色的领带。显得干净利落。脸上几乎没有胡子,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刮的很干净?如果是后者,李钟吟会说眼前这个小伙子是一个人才,至少这个人很严谨而且不浮躁。

“李总,如果一个优秀的博士,想在贵公司的平台上做一些尝试,你觉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能被一个博士选上的平台,应该试一个优秀的平台!”吴清远的语气丝毫没有谦逊的意思。

“那要看博士做实验是什么课题,能不能给这个平台带来新的东西,能不能让这个平台进化升级?”

“您的意思试实验必须产生经济价值?”

“错了,平台发展不是仅用经济效益一个指标来考量,平台是综合系统,有时候需要严谨管理,有时候需要通过边际关系促进利润增长,有时候需要策划更好的产品体系,综合来说,你的实验要让这个平台的资源实现最优化的配置,如果可以,这个平台就能让你实验,但在实验之前,你必须有一份详细的可行性方案给我们!”

这些话让吴清远仔细打量了一番李钟吟,他原本觉得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企业中,有百分之九十的中高层领导的素质都不高!许多人的素质甚至不如一个高中生,但眼前的李钟吟不是他想象的那种人,起码还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李总,你很有魄力!”吴清远不说李钟吟有才华或者有智慧,而说他有魄力,因为吴清远之前联系的7家单位,没有一家愿意给他提供这样的机会。

“你要来我们欢迎,人才谁不喜欢,不过,你说的那事情,我看等你先了解了我们这个平台再考虑,怎么样?”这是理性而客气的。

“我们的平台经过长年的运行,目前的经营管理已经走上正轨,你的想法很好,但有风险,如果你来,我们欢迎,但建议你按我们公司的流程来办事。”这是中庸的。

“哈哈,吴博士,你就别开玩笑了!”打个哈哈,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的。

“博士?博士也不能随心所欲,老子辛苦打下的江山,是送给你玩的?”不客气的也有。

吴清远觉得这个世界什么都遇见了,就是没有遇见一个胸襟开阔、敢于开拓的。今天的李钟吟,让他觉得有希望。

“有魄力?呵呵,吴博士,这个平台不是我的,我答应你并不等于你拥有尝试的机会,不过,如果你连我这里都过不去,就不要提什么实验的事情了”李钟吟充分的停顿后,说:“假如你能说服我,我愿意帮你尝试争取!”

“我怎么才能说服你?”

“如果这个都要我教你,你可以走了!”

吴清远楞了一下,站起来,走过去和李钟吟握了握手,说:“李总,那我先走了!”

李钟吟的眼睛里闪过遗憾,遗憾这个博士这么快打了退堂鼓。

吴清远走到门口,拉开门,回头说道:“对了,李总,假如下周的今天,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再拜访你一次!”

李钟吟有些意外,站起来撑着桌子,缓缓的,但很大声的说:“恭候大驾!”

下班的时候,李钟吟告诉白雪,他想见她!

过年的几天,李钟吟和孩子两个人在家,除了大年初一去了一躺老妈家,其余的时间都在家里。孩子感觉家里少了一个人,不断的问李钟吟妈妈在哪?李钟吟骗孩子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这些天都不会回来了。

“不,我妈妈昨天还在家,和我玩积木呢?”儿子固执的争辩,因为他昨晚梦里见到了妈妈。

“远望,妈妈真的去了很远的地方,昨天你是想妈妈,做梦梦见你妈妈了,你知道你的梦话说的好响啊!”李钟吟说的时候,脸上笑着,心里酸酸的。

“那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啊?”孩子还不放弃。

“爸爸也不知道,不过爸爸想妈妈不会很快回来。妈妈有事情!”

孩子暂时安稳了,可李钟吟知道,这个孩子迟早有一天会发觉自己在骗他,会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是否会承受不住这样的变故而对心灵的成长有什么副作用。何况,别的先不说,自己每天需要这样隐瞒,不仅天天揭开心口的遗憾,也觉得压力太大。

李钟吟决定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继母,白雪无疑是第一选择。

但李钟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第一选择,白雪居然不思考就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李钟吟的要求。

“钟吟,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也明白你的心,但我可能暂时挑不起这样的担子,而且,可能一生都无法挑起这样的担子!”白雪回答的很快,说的也很快。

李钟吟感到心脏一阵悸痛,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和白雪说这个事情前,他也预料到白雪有不答应的可能,但没有想到白雪居然这么快就拒绝了。

即使你不同意,至少也回去考虑一段时间再回答,这才符合情理。你这么快回答我,是不是你内心从来都没有接受过我的孩子?我内心许诺过安然,给孩子找一个后妈的前提就是她必须爱孩子。李钟吟心里想着,也没有理会到白雪这时候也是闷声不响。

白雪喝着杯子里的咖啡,觉得自己的心和这咖啡一样的苦。

过年时,家里的人都问自己高旭来不来,其实,白雪知道他们的问题是多余的。大年夜和初一都过了,即使来也意义不大了。

如果有心,你该在大年三十前联系我,或者你来,或者我去。你不说什么,只能说明你没有记挂我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事实上的孩子母亲。

“雪儿,高旭那里,你看是不是去个电话,问问啊?”白雪的父亲,希望自己的女婿能来这里,哪怕来了就走,因为,他已经感觉邻居的风言风语正不断的向自己的家逼来。

“不打,为什么要我打,如果他还记得我是他老婆,还记得还有一个孩子在这里,不要催,他都应该联系我的!明明无心,何必拿我们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白雪想起腊月二十九的晚上,李钟吟的问候、牵挂、祝福还有他对两个人未来生活向往的描绘,都觉得高旭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高旭在哪里?在做什么事情?白雪曾经在五一长假以后有过一段短暂的记挂,但现在,白雪已经重新把高旭抛在一个角落里,一个被自己爱情遗忘的角落里了。

“白雪,你们这个样子,我这老脸可是不太好受啊!”白雪的爸爸还想说些什么,想到大过年的,硬生生的忍了,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逗外甥玩,此时,只有这个外甥才能化解内心的郁闷和不安。

人言可畏!长舌妇的舌头可以杀人!

白雪即使在倔强,也不得不考虑老人的心情。

白雪开始感觉自己的人生选择有难度!虽然她希望能与李钟吟好梦成真,但许多不确定和已经确定的事情都在制约着自己的思维。这个世界许多事情都无法选择,也没得选择,白雪重复了一遍这句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得话,她需要安慰自己。

白雪想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的忘了自己和李钟吟在一起。

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默默的坐着……

“真有情趣?两个人可真含情脉脉啊!”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沉静。

是安静!

安静回家过年,强忍着没有对母亲说出李钟吟和姐姐的不和,但内心的愤懑却一天天增加。她想到过辞职,离开岳清公司,离开李钟吟身边,离开K市这个她觉得充满肮脏和龌龊的城市。但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她想看看李钟吟和白雪之间究竟会是怎么样的结局,她想把这个结局告诉姐姐。

今天上班,安静和大家一样来上班,下班以后。她来这个酒吧喝酒,和几个同事。朦胧的灯光下,她觉得有两个人是自己的姐夫和那个狐狸精白雪。

安静没有张扬,假装上洗手间,来到李钟吟这桌边,果然是他们!白雪决定羞辱他们,因为在这样的场合,安静觉得他们不敢和自己争吵,出轨并不是光彩的事情,尤其是李钟吟,作为一个高管,势必要维护自己的名声。

但安静猜错了,李钟吟没有刻意的维护自己的名声,他更想保护自己爱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怎么穿的这个样子?”李钟吟说话的语气依然是姐夫的身份。

“你少来,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安静的酒喝得有点高了,说话已经不顾忌什么了。

“你……”李钟吟想发作,但被白雪拉住,她看见远处的那桌有六七个公司的同事。白雪不想让李钟吟再背负什么十字架了。

“安静,我们在这里商量点事情,可以给我们一点空间和时间吗?”白雪希望安静明白事理,能够尊重别人,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敌人。

“好,好,还是你这个狐狸精聪明,怎么?你是看见那些同事了吧,告诉你吧,我不会告诉他们的,我只告诉我姐姐!让她怨死的灵魂时刻在你们的头顶盘旋,作孽的人要遭报应的!”安静说的狰狞,头顶的吊灯甚至在她说话的同时无缘无故的黑了一下。

“哈哈,看见了吧,天地有灵,人有灵魂,你们不担心自己的灵魂进地狱吗?”

“够了,安静,别在这里胡搅了!”李钟吟不能忍受安静的诅咒。

“好好,我不说了,祝你们快乐!”安静轻蔑的笑了一下,走回自己的位置。

被安静一闹,李钟吟和白雪都没了心思在这里,决定到外面透透气。

今年春节时间比较晚,立春后的两周才是春节,过年放假,回来上班已经是三月份了。

春寒料峭,晚上的风依然刺骨的冷,街上的行人很少,只有橘红的路灯发散一些微薄的热量。

走出酒吧,李钟吟搂住了白雪,搂得很紧。

他希望这样的拥抱,可以让白雪感觉温暖,也想把酒吧里的郁闷挤走。

白雪走着走着,突然扑进李钟吟的怀里哭了起来。一边捶打李钟吟的肩膀。李钟吟以为是酒吧里安静的话刺伤了白雪。刚想安慰白雪,白雪说话了,带着哭腔。

“钟吟,我想和你在一起,帮安然姐照顾她的孩子,甚至再为你生一个孩子。”

李钟吟楞住了,他不清楚白雪的态度为什么来了这么大的转弯。

“可是,钟吟,你知道吗?我怕,我真的怕,我怕自己无法面对世俗的压力,我怕我的家人无法接受我的离婚,也无法承担乡里邻居的眼光。可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白雪抬起头,泪眼婆娑。

李钟吟终于明白为什么白雪在酒吧里那么快而且坚决的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原来白雪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她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

“钟吟,我冷,能不能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

李钟吟没有说什么,伸手拦了出租车,回了自己的家。

过年时节,人少,车子开的很快,一会儿就到了。

白雪跟着李钟吟进门,有点犹豫,一只脚留在了门外,考虑着要不要进去,她预感只要一进门,她和李钟吟就要成为事实上的夫妻了。

但李钟吟没给她机会考虑,把她一把拉进了门。门“碰”的关上,外面的世界隔开了。

李钟吟抱起白雪,向卧室走去。白雪挣扎,说:“不要!不要!”但李钟吟的气息粗重了起来,小半年的时间没有过性生活,李钟吟觉得怀里软玉温香的诱惑,已经无法抵御。

白雪用力的掐了一把李钟吟,她想用疼痛警醒李钟吟的欲望。得到的回答却是李钟吟略带烟味的热吻,她熟悉这种味道,慢慢身子软了下来,可手还在捶打李钟吟,只是力气越来越小。最后,白雪搂住了李钟吟的脖子。

李钟吟一边吻着白雪,一边解掉两个人的衣服,等他把白雪抱进被窝的时候,两人已经luó体相呈。白雪感到晕眩,她已经忘记了该怎么迎合身上的男人,只感觉自己在飘,李钟吟在白雪身上驰骋,她无奈的接受自己成为李钟吟女人的结局。

李钟吟全身一阵哆嗦后,从白雪身上慢慢滑下来。白雪流着眼泪,却微笑的对他说:“我不后悔,永远都不会后悔今天的事情,只是钟吟,你抢走我的时间提早了一些!”

“雪,做我的妻子吧!”李钟吟吻着白雪的额头说。

白雪缩在李钟吟的怀里,没有声响,她的心里有献身的神圣感,有与爱人亲密的幸福,也有对未来未知的恐惧和忧愁。

一夜苦短,即使安静回来,李钟吟也不刻意的掩饰自己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但安静没管,她是被人送回家门口,踉跄的进门,倒在床上就睡死了。

她已经必须用酒精麻醉了自己,才能忘却仇恨和痛苦。

……本章完结,下一章“:布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