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6章::棋进序盘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6章:棋进序盘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岳清整整花了一天时间,总算把这份文稿看完弄清楚了。看完之后,岳清只有四个字来评价这份文稿:堪称奇文。

文稿的立意先且不说,就执行的具体步骤和措施,已经如小说一样,一环紧扣一环。岳清对这份文稿的质量是赞许的,但真正的效果,岳清没底,他决定第二天让所有的中层一起来讨论这件事情。

放下文稿,揉了揉眼睛,累!岳清感到累。一天全神贯注看下来,岳清就是上学的时候也没这样用功。现在四十多岁了,反倒挑灯夜战,岳清觉得有时光倒流的味道。但身上的担子和那份责任,已经使岳清无法轻松的回味年轻时的心态。

“要是,有人接我的担子,我就轻松喽!”岳清为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才四十出头,怎么就想退了?但冷静下来,岳清觉得这个主意并不坏。

会议已经开了一上午,眼看到吃饭时间,可同意和反对的意见依然相持不下。反对的人多些,但支持的人态度坚决。岳清觉得烦躁,李钟吟感到无奈,两个人都不能发表什么决定性的意见,甚至指导性的意见都可能对会议的民主产生决定性影响。岳清召集开会,目的就是体现民主,他始终觉得平台是大家的平台,而不是他岳清一个人的!李钟吟不能多说什么,是因为他担心过度支持反而让岳清心生疑虑,结果适得其反。

“这样吧,我建议让当事人,也就是这份文稿的作者吴清远博士下午参加会议,听听他的见解,也许能开拓我们的思路。”李钟吟的建议得到大家的认可,上午的会议暂时结束。

李钟吟回到办公室,他喝岳清一样感到累,心累!

他很想和白雪在一起,只有和白雪在一起,李钟吟才觉得自己的身边都是阳光,即使白雪的一个微笑,李钟吟也觉得这是天使的舞蹈,即使白雪的一声细语,李钟吟也觉得是天籁之音。

李钟吟在给吴清远说明情况之后,就给白雪发了短信——中午一起吃饭。虽然自己现在可以堂堂正正的和白雪在一起,但李钟吟的性格决定了他和白雪之间感情依然是地下工作。李钟吟的心思太缜密,想的太多,所以他很累,对工作如此,对白雪的感情也是如此。

白雪曾经告诉李钟吟,如果,李钟吟少点优柔,多点果断,现在的李钟吟就不是屈居人下的角色。

见面的时候,白雪依然带着羞涩的表情,那晚的肌肤相亲,白雪得到一次彻底的释放,白雪不知道觉得自己投入的神情,在李钟吟的心里是怎样一种感觉,见到李钟吟有点难为情。

李钟吟其实喜欢白雪的投入,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投入、羞涩、体贴而且张驰有度。

李钟吟选吃饭的地方是一个面馆,竹楼那里,李钟吟已经强迫自己不去,那里有一个伤心或者遗憾的记忆,无论李钟吟还是白雪都不希望回忆那段历史。

白雪吃面的速度很快,而且吃的很干净,在北方生活了几年,白雪即使回到了南方,那些已经养成的习惯暂时已经无法改变了。李钟吟今天吃的特别慢,本来两个人的速度差不多,但李钟吟有心事。

白雪看得很清楚。“钟吟,你有心事!想告诉我什么吗?”白雪问道。

到底是自己的红颜知己,不说什么她也能察觉自己有心事。李钟吟看着白雪,再吃多少面已经不重要了,李钟吟觉得自己满肚子都是欣慰。人生几何,得一知己足以,何况这个知己与自己有夫妻之实。

“雪儿,我今天觉得累,不是身体,是心累!”李钟吟说的时候,精神不足,嗓音压着。

“是因为我们的事情吗?”白雪也累,她承担了许多李钟吟不知道,而她自己又不愿意告诉李钟吟的事情。李钟吟今天说起来,白雪以为李钟吟知道了什么,或者李钟吟也和自己有同样的感觉。

“不是,你对我很好,而且,我们现在的关系也不会让我觉得伤心和困惑,我愿意而且也能够好好爱你。”

“那为什么烦恼?”白雪握住李钟吟得手,他说得话让白雪感动。

“唉!公司的事情啊。为什么公司里明白事理,有远见的人不多,我感到要落实一个好的建议或者意见,需要跨越的门槛太多了!”

“钟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话是你教我的,今天我送回给你,我希望你是快乐的,只要你快乐,我也快乐!”

李钟吟把自己另一只手盖在白雪的手上,拍了拍,白雪是他的依靠也是牵挂。而白雪心里,一直依依的想靠在李钟吟的怀里。在李钟吟身边,白雪感到充实而且满足。

两个人并排坐着吃饭,现在面条已经凉了,两个人也紧紧依偎在一起了,李钟吟不忌讳别人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白雪的恋人、爱人!

脉脉相依,两人觉得心里的感动不断升华。闭上眼睛想享受这温馨的时刻,但李钟吟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个意境。

是诸葛的电话,早上他外出拜会客户,下午回来听说了早上开会的内容,他第一感觉就是这是李钟吟的主张,岳清的思维暂时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如果这个提议真的实施,那么自己在这个平台的地位将更进一步削弱。

诸葛连饭也没有吃,就给李钟吟打电话,他要了解李钟吟的真实想法。他诸葛慕泉不想做个大头鬼。

“李总吗?”诸葛称呼李钟吟已经改口李总,早前的得意门生已非吴下阿蒙。诸葛圆滑的处世原则使他觉得自己对李钟吟的称呼必须改变过去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

“哦,诸葛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李钟吟对诸葛的称呼始终是一样的,公开场合叫诸葛总监,私人场合就是诸葛两个字。

“我听说公司在讨论网站重构的事情,我刚出差回来,想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诸葛没有直接批驳或是赞成,他不想过早的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泄露出来。

“早上的会议其实没有讨论出决定性的意见,下午,提议这个方案的作者一起来讨论,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到时候可以听听你的高论啊,呵呵!”

“好,下午我一定仔细的听听。”

李钟吟挂了电话,觉得诸葛的电话真不是时候,重新酝酿情绪回到原来的意境,李钟吟觉得很难,一种心情有时候可遇不可求。白雪已经忘着窗外发呆,李钟吟知道她已经平静了。

其实白雪的内心一直不平静,玻璃上的影子提醒了白雪。影子里那道不明显的疤痕告诉白雪,要和李钟吟一起幸福的生活,必须过安静这一关,不然以后即使成婚了,安静的捣乱即使不能破坏什么,也会让李钟吟和自己不时的郁闷一回。

“雪,我们回去吧?”李钟吟记挂吴清远的事情,想回去再冷静的思考一下具体的步骤和策略。

白雪拉着李钟吟的手,一起出了面馆。

吴清远很准时到了会场,没有早到很多也绝对不会迟到,李钟吟喜欢他这样的风格,尺度把握得恰到好处。

岳清让李钟吟向大家介绍吴清远,博士的身份让多数管理人员抬头看吴清远,时间或短或长。

“岳总,我看,先让博士向我们阐述他的理念吧!”李钟吟介绍完,征求岳清意见。岳清觉得这是近距离观察这个博士综合素质的机会,当然同意这个动议。

看吴清远站起来想说了,岳清拿了文稿想递给他,但吴清远微笑着表示谢意,并没有接过文稿而是脱稿讲了网站重构的方案。

吴清远说的时间很长,但没有人想打瞌睡。后来,大家都在笔记本上唰唰的做起了记录。李钟吟微笑着,觉得吴清远表达能力的确很强,枯燥的理论在他的嘴里变成了说书。

诸葛也在纸上飞快的记录,他写下的是反驳的条条款款。只要有一丝破绽,他就记录下来,并做好反驳的论述。

90分钟以后,吴清远的演讲结束了,他的声音始终很有力度。这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博士,李钟吟觉得自己对吴清远的欣赏又多了一点。

“大家听了博士的演讲,我个人认为是精彩的,姑且不论他的理论是否符合公司的实际,都是我们一次提高的机会,大家掌声表示谢意,啊?”岳清开始接受吴清远这个人了。

老总发话,不认可吴清远也该卖个岳清面子吧。吴清远第一次受到企业精英的掌声,有些手足无措,他想不到,自己在这里居然有这样的礼遇。

“好,听了博士的发言,大家可以谈谈自己的想法了!”岳清希望能和早上一样各抒几见。但会场上出奇的冷静。

赞同的人觉得没有必要班门弄斧,不赞同的人一部分觉得自己的观点可能是错的需要更改,而坚持不赞同的人觉得自己的理论可能赢不了博士,第一个出场反而可能丢脸,甚至被老板看低,大家默默打着自己的算盘,没人发言了。

“怎么了,博士把你们吓倒了?都不敢说话了?”岳清觉得很没面子,一班老江湖居然怵一个初出茅庐的博士。

李钟吟觉得自己该发言,博士是自己介绍的,会议的议程也是自己安排的,闷声不吭反倒不近常理。

“我简单说两句:我个人对博士的意见和理论是支持的,任何事物要持续的发展,就必须保持创新的动力!我觉得博士的理论把握了网络行业的发展趋势,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运作上,都能对我们公司的发展起到帮助。互联网是一个走在别人前面的行业,提倡的就是创新,如果我们没有勇气进行尝试,那我们就只能在原来的基础上维持,而互联网吃老本,死的很快!”

“我觉得这样的说法不科学!”诸葛说道,他想在这样的场合和李钟吟较量一下,正面的较量,也许可以在面子上扳回一些得分。

诸葛站了起来,这是他想发表长篇大论的招牌动作。

“听了博士的精彩演讲,应当说我受益非浅。这里也感谢博士的无私奉献。但我们是企业,不是做学术研究的地方,博士的理论再好,也没有经过实践。贸然的将这个理论生搬硬套到一个已经渐渐成熟而且上升势头明显的平台,风险太大!”

李钟吟想回应,但吴清远先起来回答。这个博士不计较什么人情世故。

“这位先生”吴清远不清楚诸葛的地位,只好称呼先生。

“我想你可能对互联网的特性没有做深入了解,不然,就是您说的话没有经过慎重考虑。”吴清远没有给任何人留面子的想法,这个书呆子只想阐述真理。

“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无礼吗?我已经在互联网这个行业的第一线做了五年工作,应该了解这个行业了吧?而且我在这个公司也呆了4年,你说我不了解,难道你比我了解这个平台?”

诸葛有些火气。岳清示意他坐下,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这位先生,互联网和别的行业不一样,经验不是获得胜利的基础,获得胜利只能是创新!我刚才的说法我没有觉得不妥。我的确没有对这个平台运作和管理的经验和体会,但我凭着对互联网的研究,我敢肯定的说,现在贵公司经营的这个平台如果不做大的变动和革新,将停滞不前一段时间,然后各项要素指标不断下滑。”

“为什么?”岳清听过李钟吟说过类似的话,今天这个博士也这样说,岳清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平台是否有缺陷。

“现在用户找网站,都用百度,可现在的平台依然沉迷于网络实名,严重忽视百度的推广,此其一。第二:互动性不够,没有互动就没有黏着,没有黏着就不能稳步提升浏览量。以上两点是否可以证明我的看法?”

会议室里想起了嗡嗡的声音,大家在交头接耳讨论博士说的话。

“但你说的,并不代表你的方案就可以提升我们平台的实力啊!”诸葛依然反驳。这个平台的任何一个节点,诸葛都非常熟悉,改变以后,诸葛就需要从头再来,他当然不愿意。

“我是根据贵公司平台的缺陷写的对策性的文稿,有的放矢,能提升是绝对的!只是提升的幅度大小而已。”

李钟吟觉得再这样争吵下去没有意义,而且也会让博士产生贻笑大方的感觉,传了张纸条给岳清:岳总,不宜继续讨论,建议快刀斩乱麻,当机立断。

岳清看了,也觉得这样的场面不控制,诸葛可能要下不了台。岳清明显的感觉在这件事情上,诸葛不能击破博士的理论。

岳清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看了一圈。缓缓的说道:“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博士和李钟吟留下,其余的先散会!”

岳清想单独和博士谈,他突然觉得自己开这样一个会议是错误的,决策需要民主,但有些事情却需要独裁。岳清决定在和博士交流后,自己决定取舍的问题。

……本章完结,下一章“:报复的欲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