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8章::真的?假的?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8章:真的?假的?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静回到家,在楼下看上去,家里居然亮着灯。

诸葛在楼下的时候有些犹豫,他不能决定自己是否应该陪安静上去,他不想见到李钟吟。但安静拉着他的手一口气就上楼了。

李钟吟坐在沙发上,呆呆得盯着门,安静大半夜没有回家,心里七上八下的,安然发生意外的那一幕不断在李钟吟的心里重复的回忆。安静最近得状态并不好,酗酒甚至已经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李钟吟后悔答应安静留在K市,也后悔当初介绍安静进入岳清的公司。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安静现在会是一个快乐而单纯得女孩子。但生活没有如果,只有选择的正确与错误,而且错的基本上都是自己,李钟吟懊恼自己的选择。

李钟吟希望门吱噶一声打开,即使安静回来依然满身得酒气,即使安静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理睬自己,甚至安静回家胡闹,李钟吟都会觉得比现在感觉好。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门依然寂静,李钟吟不下十次到阳台张望,希望能看见安静踉跄的身影。手机在充电,给安静打得N个电话都没有一个是通的。希望伴随着担忧的不断扩大而变得越来越小。

李钟吟感觉度日如年,这种焦虑甚至超过了当时等待安然的心情。所以,当他听到安静开门的声音,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李钟吟三步并成两步蹿到门口,手忙脚乱得开门。他一肚子的担忧在瞬间转为怒气。这个安静太不象话了。

但开门之后,安静亲热的叫自己姐夫,还有安静背后那个熟悉而讨厌得身影,居然让李钟吟呆了一下,他没法发火,而安静褴褛的衣服和诸葛满脸的淤青,都验证了李钟吟心里的担忧——出事了!

安静看见李钟吟,心里得委屈顿时发泄出来,扑进了李钟吟的怀里号啕大哭起来。先前扑进诸葛的怀里,大多是劫后余生的庆幸。现在在李钟吟的身边,安静觉得自己是一只雏鸟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窝。所有的感情都在这场哭泣中发泄出来,有委屈,有惊吓,有后怕,还有一点淡淡的恨意。

李钟吟拍着安静的脊背,对于这个像自己孩子一样的小姨子,李钟吟宽容多于责备,尽管平时一副求全责备的模样,其实李钟吟心里总觉得对安静有亏欠,因为安然的缘故。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先把衣服换了,你看诸葛还站在门外呢!”李钟吟劝说着安静。

上门不杀客,诸葛既然来了,不管他为什么和安静在一起,也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既然来了,李钟吟还是客气的把诸葛请进了家门。

安静跑回自己房间去整理形象,这样一个样子在两个男人面前,安静觉得不成体统。受姐姐的影响,安静其实内心深处相当保守,今晚如果胡子和刺青得逞的话,安静不知道自己还能否见到明天的太阳,从这点来说,安静非常感激诸葛。

诸葛在客厅和李钟吟说着事情发生的经过,他告诉李钟吟的只是他经历的那一部分。之前,他也并不清楚。李钟吟看着诸葛满脸的淤青,心里觉得感激,事情一件归一件,在这件事情上,李钟吟觉得除了感谢还是感谢。

安静出了房门,她已经恢复了端庄和美丽。只是脸上还留着惊吓后的痕迹,脸色苍白,脸颊上有淡淡的手指印,脖子上也有指甲划伤的血痕。

安静把衣服递给诸葛,虽然没有说谢谢,但李钟吟感觉得到安静此时的心情。诸葛接过衣服,看了看手表,说:“我该走了,我也没给家里打电话,家里人现在应该还睡着,现在我回去,也省得他们担心。”

安静点了点头,说:“诸葛,早点回去,真不好意思,害你受了些皮肉之苦。”

“不用客气,今天不管是谁我都会帮忙,毕竟我还是一个男人,就是遗憾没抓住一个坏人,呵呵。”诸葛和李钟吟握了握手,出门走了。

安静跑到阳台上想看着诸葛的身影消失。

诸葛走到安静的视野里,朝后看了看,拿起手机打电话。安静本想再打个招呼,但看到这个情形,已经举起来的手又放了下来,她不想影响诸葛。

诸葛的身影渐渐变小消失在阴影里,安静颓然的靠在墙上,她感觉又一些平时没有的感觉在不断的翻腾。

李钟吟看着这些,心里多了一点担忧。他知道诸葛是有老婆的,今晚,安静和诸葛之间的神情,使李钟吟多了一丝担忧,他是经历过类似感情的人,他不想安静依靠在这样一种也许没有结果的感情上。

李钟吟决定和安静好好的谈谈,哪怕再晚。

阳台上的安静听见李钟吟叫自己,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思绪从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里拉了回来,走进客厅,坐在李钟吟的身边。安静也觉得有必要将晚上的事情和姐夫说说。

“安静,今晚怎么回事?”李钟吟知道不能直接劝说安静离诸葛远点,而且这样说也显得不近人情。

“姐夫,我错了,不该老是到酒吧喝酒!”安静说。

李钟吟恩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安静的检讨等于什么都没说。

“今晚,我喝了酒,回来的路上碰上了**……”那恐怖的一幕又浮现在安静的眼前,不禁又哭了起来:“姐夫……,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你知……道吗?他们两个人,好……凶好坏,打……我!呜呜,还撕我衣服。幸好诸葛来了!”

李钟吟递给安静一张纸巾,拍了拍安静肩膀:“好了,现在好了,安全了!”

“姐夫,我以后真的不去喝酒了!那个地方其实并不是我想去,我只是希望能喝点酒,晚上好睡一点!”安静说完,看了李钟吟一眼,很复杂的眼神。

李钟吟没有正面回应安静的话,也无法回应。他知道安静为什么喝酒。

“安静,你在什么地方出事的?”

“离我们家不远的那条小弄堂。”安静一直走那条路回家,能缩短10分钟的路。

“那条小弄堂?”李钟吟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说不出来。想了一下,觉得没有头绪。决定先和安静说说诸葛的事情。

“安静,你现在和诸葛走的很近吗?”

安静奇怪姐夫问这样的问题,和谁走的近并不需要李钟吟来指点什么。“还好,也不是很近,但今天的事情我很感激他!”

“哦,这件事情的确要谢谢他!”李钟吟顿了顿,有点艰难的说道:“安静,听姐夫的话,以后别和诸葛走的太近!”

安静不高兴了,她觉得姐夫的功利性太强了。李钟吟和诸葛不和,安静早看出来了,觉得姐夫就因为政见不同,而阻止自己和诸葛交往,不近人情!

“为什么?就因为你和他之间有矛盾?”

“安静,看你说哪里去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唉,这个,啧!”李钟吟觉得很难说,安静到底和诸葛走到什么样的地步,李钟吟不清楚,贸然的说诸葛有老婆,要安静注意一点,也许安静根本无法接受,没有这样的感情何必强加一个这样的罪名呢?

“有什么不好说的?如果你说的有理由,我会听你的!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懂了不少,人,尤其是女孩子不能太任性,不然要吃亏的!”

“安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提醒你一下:诸葛是有家室的人!”

安静没有反映过来诸葛曾告诉自己没有结婚,觉得李钟吟自己出轨,反而来教训自己。心里不平衡起来“人家有家室又怎么样?我又不像白雪一样去勾引人家老公!”

李钟吟被安静心口窝了一下,想发作,但想想安静晚上的遭遇,硬忍了下来。:“安静,姐夫不是教训你,姐夫是真心真意的为你好!姐姐的事情其实也告诉我,胡乱的违反游戏规则,肯定有人会受伤害!所以,姐夫不希望你受这样的伤害!”

李钟吟的态度很坦然也很诚恳,安静觉得没有恶意,也不想再刁难和任性,轻轻的哦了一声。

“早点睡吧,今晚累了也吓了一场,洗个热水澡,早点睡了!”李钟吟吩咐完安静,走进自己的房间,挪正了孩子的身子,也倒下睡觉。

安静洗澡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诸葛,突然记起诸葛说没有结婚,而姐夫却告诉自己诸葛有妻子。心里咯噔一下,身上的肥皂也没冲干净,裹了浴巾就冲进李钟吟的房间。

“姐夫!”安静喊道。

李钟吟被安静的模样吓了一跳,少女白皙的肌肤和芙蓉出水的样子,使李钟吟觉得再看下去要犯罪了。连忙坐了起来说:“什么事情这么急?这个样子就过来了?”

“姐夫,你刚才说诸葛是结婚了的?”安静满脸的期待,希望李钟吟告诉自己想要的答案。

“是的,结婚8年了,孩子都6岁了!”李钟吟的回答无疑使安静的心凉到了脚底。

安静倒退了一步,刚好撞到了壁橱,楞了一下,喃喃的说道:“真的?假的?”

安静的神态让李钟吟紧张起来,他担心安静和诸葛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说的是真的!你来了这么久,居然不知道诸葛结婚有孩子了?”

安静不想说什么了,她知道姐夫告诉她的是真实的,因为这种事情,李钟吟没有必要来骗自己,也骗不了自己。自己有了这样的疑问,随便找个人久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但诸葛为什么要骗自己?

“我没事,姐夫你睡吧!我没做什么事情!”安静的话让李钟吟的心宽了一下,至少不需要马上忧虑怎么解决安静和诸葛的关系。

安静一夜没睡,也依然想不通为什么诸葛要隐瞒这样一个事实?但安静不想去问,她想事情会自己一步一步的显露真实的面目。这个世界,还没有能包得住火的纸头。

李钟吟夜睡不着,安静几乎裸露的tóng体让李钟吟产生了冲动,他想白雪!但更多的是奇怪诸葛的行为。刚才听安静说诸葛救了她,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说不上来。现在安静又透露了诸葛欺骗安静没有结婚的事情,李钟吟觉得其中又很深的阴谋。他要仔细的想想什么地方不对!

李钟吟想的迷糊,恍惚间看见安然走了过来,又走了开去,一个向西,一个向东。快消失的时候,安然凄然的笑了笑,李钟吟一个寒战,清醒过来。

对了,方向不对!诸葛的家在西边,这么晚了,没有必要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溜达。世界上这样巧合的事情有,但不多见。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巧合发生在安静的身上?还是一场别有用意的阴谋?基于对诸葛的戒备和警惕,李钟吟很自然的想到了阴谋。

但李钟吟没有证据,无法说服安静今晚的事情可能是一个阴谋,甚至连自己也无法说服。李钟吟更加担心,觉得只有多关心安静,才能让单纯的安静不再受意外的伤害。不然,李钟吟觉得以后无法向安然交待。

天色依然深沉,但接近黎明,一层淡淡的雾霭升腾起来,景物变得朦胧。李钟吟觉得自己看不清。

……本章完结,下一章“:做客白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