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49章::做客白家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49章:做客白家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诸葛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4点,老婆睡的很死,她从来不记挂诸葛晚归,因为已经习惯了。

诸葛洗了澡,身上的伤口有点疼痛,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和妻子解释这个事情,也想过怎么在公司了宣传自己的事迹。树立形象,这才是诸葛需要的!不过,看着睡在身边的黄脸婆,诸葛还是幻想能和安静春宵一度。

“老婆?结婚!”诸葛忽然想到自己告诉安静没有结婚,如果晚上安静和李钟吟说起自己的时候,会不会说这个事情?如果说了,那自己的算盘可要落空了。诸葛心里着急起来,心里真后悔和安静上楼去。但不上楼,也难保在盘问的时候,安静不会说出来,李钟吟不露出来。

该怎么解决?诸葛也一夜没睡,他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说辞。

第二天上班,诸葛脸上的光荣痕迹,使昨晚发生的事情在公司里传播开来,一些人安慰安静,一些人感叹世道的不平,也有人跑到岳清那里为诸葛邀功请赏。

岳清专门找了李钟吟,商量这个事情怎么办?

李钟吟不能说出自己的疑惑,但也不能不表态。只好说自己是安静的姐夫,在这件事情上应该保持沉默和回避。理由不充分,让岳清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看李钟吟没有做声,直接让李钟吟会办公室做事情了。这件事情,岳清决定自己解决——暂时先冷却一下!

李钟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清远就找上门来了。

“李总,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吴清远看起来很急。

“吴总啊,什么事情这么急?”

“咳,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如果愿意,还是叫我博士,一来习惯了,而且我也喜欢!”吴清远说的没错,搞学问的人,一般都喜欢别人叫他的职称或学位,什么职务的倒不在意。

“呵呵,什么事情?说吧,我的大博士!”

吴清远没有心情继续和李钟吟打哈哈了,他发现一个问题,一个足以致公司死地的问题。

“我们的后台里,客户的资料库错误的太多,我早上试着联系了120家单位,居然有70%的客户无法联系。企业的变更是正常的,但这样的比例只能说明我们的这个平台,对客户资料不重视,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去重复的验证和联系了,长此下去,我们平台的资源要枯竭的!”

李钟吟刷的坐正了身子,他知道数据库有问题,但没想到问题居然这么严重。但马上又想到,是不是吴清远的运气太好了?李钟吟没有直接回答吴清远的话,而是拿了电话试着打了几个,几乎每个中心城市都联系了5个,但除了十个客户能联系上,其余的电话号码不是空号就是说公用电话。李钟吟的身子又颓然的坐回椅子里。

“怎么办?”李钟吟看着吴清远,他想吴清远可能还没有完全体会到这些数据库不实给企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个事情同时也说明,商务的管理已经非常混乱。

“我有个建议!”吴清远说:“现在我们索性将原来的一切都推翻,重新搭建一个新的数据库。”

“数据库是公司的核心,不少客户的维系都是依托在这个数据库上,牵一发而动全身啊!我的博士。”李钟吟无奈的说道。

“不至于影响正常的业务运作,我的想法是重新搭建而不是改建现在的数据库结构!其实方法也简单,我们验证不正确的其实就是企业会员,这块资源即使没有现在发现的这个问题,本身也有很多的不足,比如重复、资料不实等,所以迟改不如早改,迟改可能就是在等死!”吴清远说的很有信心,李钟吟不禁好奇的问道:“那你的思路是什么?”

“方法简单,我们现在的客户会员分成企业会员和个人会员。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会员统一全部转换成个人会员,这样有需求的客户就无法享受企业会员的功能,肯定会来咨询,咨询的过程中,我们的客服人员就完成资料的添加整理工作,这样虽然在客户中间有一定的波动,但将工作量分解到不同的时间,而且不需要我们花费人力去寻找资料,不仅可以进行合理的时间统筹,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了解经常上我们网站的客户需求和相关的资料。”吴清远说的很清楚,李钟吟觉得可行。

“但如果相同的企业注册多个会员怎么处理?”李钟吟想的更细。

“这个我还没考虑。”吴清远毕竟还不了解。

“你看这样可不可以?我们设想我们的后台是一个QQ号码?不论企业会员还是个人会员都是我们的好友,能单独的发布信息。而多个会员的企业我们将他看成是一个QQ群,企业可以根据需要设立群管理员,也可以添加和剔除群成员,这样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李钟吟的思路也很快。

“可以啊,这个思路很清晰!”岳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李钟吟的背后,吴清远是和李钟吟并肩坐的,两个人都没有看见岳清,以至于岳清突然说话,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觉得你们的思路是很正确的!唉,清远啊,你来了,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貌似平稳发展的平台居然友这么多的问题。”岳清叹了口气,他越来越觉得累,四十多的人做IT,岳清觉得有点跟不上趟了。

“你们先按刚才说的思路去做!我支持你们!”岳清觉得这个公司友李钟吟和吴清远的存在是一种幸运。走到门口,岳清转身说了一句:“你们这样的配合,我感觉很开心!”

李钟吟觉得岳清的话是真心的,但岳清眼睛里的疲劳和心神的憔悴,让李钟吟不知不觉的感到一点担忧。

吴清远也走了,他是一个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人,不会浪费一点时间。

白雪下午休息,她要在家准备做饭,和李钟吟约好了今天去她家吃饭。白雪没有和家人说李钟吟的事情和两个人的关系。她只说晚上有朋友来吃饭。白雪想看看父母见到自己带异性回家的表情,也想看看家里人对李钟吟的印象和评价。

李钟吟想到要去白雪家,心里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的身份和心里的期望存在太大的差距,李钟吟担心自己把握不好尺度。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毛脚女婿也必须见过泰山大人。李钟吟硬着头皮也该去。

白雪的家在李钟吟看来,其实是一个世外桃源。独门独户,白色的外墙,红色的琉璃瓦,周围是常青的植物,缠绕着一些李钟吟叫不上名字的藤类。房子里内部装潢虽然不铺张,但在一个城里人的眼睛看来,这种原始气息浓郁的房子即使几百万也不见得能买到,难怪城里人现在都羡慕郊区的农民。

李钟吟更觉紧张,一个陌生的环境使他感到不好适应。走进白家大门,李钟吟居然手心都出汗了。

“妈,钟吟来了!”白雪开门,看见李钟吟,回头就和老妈打招呼。她已经在母亲的面前介绍了好几次李钟吟,所以,今天,白雪称呼钟吟,白母就知道是谁来了。

“哈哈,钟吟啊,来,来,进来坐!”白母凭她女性的直觉,捕捉到一些感觉,所以对李钟吟很客气。

“伯母好!”李钟吟有点紧张,右手想握手,左手却递过去礼品。让人不知道要干什么?李钟吟尴尬的看看白雪,希望白雪能救救自己。

“走啦,进去吧!”白雪有些好笑,这个李钟吟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居然还这么紧张。拽了李钟吟的衣服就往屋里拖。

屋里,白雪的父亲看着电视,女儿的客人只要是男的,他并不欢迎。李钟吟的问候,他也没有多大的热情。

屋里还有白雪的孩子,抱着一个变形金刚,警惕的看着李钟吟这个陌生人,直到李钟吟给了他一辆玩具坦克,他才依偎在白雪的身边怯生生的叫了声大伯伯。

白雪看李钟吟准备的隆重,心里又高兴又无奈。原本,白雪只想让李钟吟以一个朋友同事的身份来玩,但李钟吟却准备的像一个上门见面的男朋友。父亲的态度已经不好,白雪担忧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尴尬。但李钟吟的重视,白雪也感到心里有甜蜜的感觉。

白雪到厨房里忙活,李钟吟几次想来帮忙,都被白雪挡了回去。

“我露一手不好吗?”

“傻孩子,现在不要你这么殷勤,只要乖乖的坐在那里就可以了!”白雪轻轻的说。她觉得李钟吟不需要这么主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热情过头了,自己反而不好处理。

李钟吟没有意识到白雪的想法,觉得自己在客厅坐着真尴尬。他以第一次去安然家的经验来处理做客白家的事情,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份并不一样,在白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最多也只是白雪的同事或上司。

吃饭的时候,李钟吟坐在白雪的对面,白雪父亲有意无意的将两个人岔开。倒是白雪的母亲不停的招呼李钟吟。

“多吃点,我们农村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自己种的养的!”白母一边说一边将鸭肉往李钟吟面前的碟子里夹。

“我自己来吧,谢谢伯母。”李钟吟总感觉有点不习惯。白父的冷淡和白母的热情,让他觉得有点无所适从了。

“小伙子,你在哪上班啊?”白父突然冒了一句。李钟吟诧异的看看白雪。白雪抿了抿嘴,“爸——”尾声拖得有点长,“我都说了,李经理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领导!”白雪心里有点不快,不管怎么样,人家来了也不用摆脸色啊。

“哦!我想起来了!是李经理。”原来是面试女儿的那个经理,白雪父亲觉得不该冷落了。倒不是因为势利,而是实在,农村里还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古风。

“老太婆,去,把那瓶10年陈的女儿红拿出来!我和小李喝几盅!”白父一般不喝酒,只有他喜欢的人才喝!

父亲前后的态度转变,让白雪莫名其妙,也搞的李钟吟一楞一楞的。

酒是红的,人的脸也红,女儿红醇香也后劲很足。小半瓶下去,李钟吟还好,但白雪父亲的脸已经像关公了。

“小李,说实话,我很担心我的女儿!”白雪的父亲望着李钟吟,眯着眼睛,让别人看不出是清醒还是有点醉意。

“女儿的事情,我老头子管不好啊!”白父欲言又止,叹了口气。

“伯父,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老人家就不要太操心了,我看白雪蛮懂事的!”李钟吟顺着白父的话说。

“这孩子也是命不好,也怪她不听大人话,嫁的远,夫妻两个感情自然不好,可你想,这邻居之间的,谁没有三言两语的,我这老头子也搁不下老脸啊!李经理,你说我该怎么办?”

白父的话让李钟吟没法回答。但他隐约的感觉白雪父亲心里其实很苦恼。父母谁不希望儿女幸福,也不会阻拦儿女追求幸福的想法,但人言可畏,在中国,离婚再婚都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农村。

酒喝了不少,话说的更多。但李钟吟的压力和郁闷更多,在白家做客,他尽管受到了白家最高的接待,但言谈之间,李钟吟发现,要和白雪在一起生活,需要解决的绝不仅仅是一两件事情。

……本章完结,下一章“:质问下的故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