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52章: 嫉妒与失落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52章 嫉妒与失落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三月,江南春光好!

K市的江心公园,涌来不少踏青的人。漫天风筝,在一片嫩绿草坪的天空上摇曳。江水清澈见底,甚至可以看见江中小鱼。这里自从筑坝蓄水以后,鸟类也多了起来,清晨或者傍晚,江边就有无数清脆的鸟鸣,唧唧喳喳,非常热闹。

李钟吟和白雪带着各自的孩子,在江边的草地上沐浴春天的气息。来这里游玩,是两个人约好的。

白雪靠着李钟吟肩膀,闭着眼睛,鼻子里不时的吸进泥土的气息,昨天的一场春雨,濡湿了草坪,今天的太阳一晒,一股浓浓的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李钟吟搂着白雪的肩膀,在阳光下自由依偎。

李钟吟的嗅到的不仅有春天的气息,还有熟悉的发香,白雪的发丝随着风飘散,几缕头发掩盖在李钟吟的脸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李钟吟熟悉而且喜欢这个味道。呼吸这样的味道让他感觉到温馨而且塌实,身边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李钟吟告诉自己。

两个孩子在草坪上不停的相互追逐,孩子的天性不需要他们很长时间的交流和磨合就能玩到一起。大点那个俨然已经把自己放在照顾弟弟的位置上,告诉他这个该怎么做,那个该怎么做。小的并不老实,经常反驳。

“这个是绳子,抓牢风筝用的!”

“你说错了,不是绳子,是线,一根粗粗的线,笨蛋!”

孩子们说着,吵着甚至打着。他们觉得只要开心,无论哪种方式都不要紧,即使哭了,跑过来寻求一下安慰,又可以开开心心的回去玩做一团。

这就是孩子!

李钟吟默默的看着,享受着美好的心情。白雪臃懒的枕在李钟吟的腿上,她不想睁开眼睛,在李钟吟身上,她可以嗅到熟悉的烟草味道,还有淡淡的樟脑的气味。自从白雪把自己给了李钟吟,她就已经认定这个李钟吟就是自己的男人。即使有什么变故,她也不会改变,除非李钟吟不要自己了。

两个孩子终于累了,一起跑了过来,一个喊妈妈,一个喊爸爸,李钟吟和白雪就当是喊自己,会心的相对一笑,分别抱起对方的孩子。

“累了?还是饿了?”李钟吟问他们。看太阳的高度,已经估摸11点左右了,他们应该吃饭了!

“我们去KFC吧,小孩子都喜欢的!”白雪说道,

去KFC,孩子当然高兴,这个国外的垃圾食品在中国却成了天堂的美食。孩子们不等大人,先跑了开去,白雪担心车子什么的,连忙边喊边追。李钟吟看着前面三个人,心里觉得他们就是自己的吉祥三宝。

月亮很圆,也亮,窗外夜色正浓。

吴清远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是一个轻松的动作,就在半分钟前,他主持的这个项目已经全部完成了。

揉揉发酸的眼睛,望着眼前半尺高的文稿,还有堆在桌旁两叠半人高的草稿,吴清远心里觉得解脱,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在半个月前,他已经做了多次测试工作,从网站后台的发布到前台的显示,数据库的更新、调用以及模板套用更改,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上的东西需要更改,但即使今天就上传,吴清远也有信心告诉任何人,这个平台已经升级完工了!

吴清远站起来,他发现安静居然也在,蜷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睡着了。现在的季节,晚上还有寒意。吴清远摇了摇头,觉得现在的小姑娘,真不知道保护身体。想给安静盖点什么东西,可找了整个办公室,除了纸还是纸。

再这样睡下去,安静绝对感冒!吴清远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盖上去。他知道安静太累了,和自己一个多月的奋斗,几乎没有一天的睡眠时间超过了5小时,甚至连续几天熬夜。

“一个女孩子,难为她了!”吴清远心里决定项目验收通过以后,带她好好的玩几天,出去旅游,放松一下。

吴清远是书呆子,有智商,但在人情世故上并不清楚,他不懂奸诈和利用,只知道士为知己者死。而且做事情率性而为。他做这个决定时,完全没想到他一个单身男子和安静这个单身女子一起出去旅游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他不会考虑,也不去考虑,在吴清远的心里,觉得旅游就是旅游,并没有什么功利性。

吴清远觉得自己需要睡一下,先前给岳清打电话说第二天上班验收这个项目,他需要休息一下,保持旺盛的体力和精力,迎接别人的挑剔和批评。

诸葛今天到公司很早,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早。

他明白自己想要重新赢得尊重和信任,在他的定位上,只有业绩才有说话的权利。需要勤奋!这个经常挂在他嘴边教育鼓励业务人员的词语,却戏剧性的在自己身上发挥了作用。

诸葛的办公室就在吴清远的旁边。安静刚调来的时候,诸葛很高兴,他觉得自己亲近安静的机会更多了,上次突然亲吻她,安静没有强烈的反感,现在有了这样好的机会,诸葛觉得自己可以俘虏这个女孩子。

但接下来,诸葛发现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情,自己的如意算盘拨得太响可算到最后,进账的珠子居然没有几颗。安静一直在加班,前后算起来,安静一共只来自己得办公室四次,三次是为工作的事情,还有一次是诸葛打了电话等了半个小时才来,而且说了只有三分钟时间的话。

诸葛为此郁闷了不少天。

走过吴清远的办公室,房门虚掩。诸葛以为吴清远走的时候忘了关门。推门一看,安静居然睡着,身上还盖着一件男人的衣服,而且吴清远就趴在安静不远的办公桌上睡。诸葛的心里猛然翻了一缸醋,不论安静是不是自己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和一个男人这样睡在一起,足够让别的男人吃上一阵子醋,重要的是这个男人不是自己,而且自己对这个女孩子有心!

诸葛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发出点声响惊醒他们。诸葛本来是一个精明的人,能够马上判断出什么事情有利,什么事情无益,但一个人一旦掉进了感情的坑,不论真情还是假意,都会严重的影响判断力。诸葛也不例外。想了半天,诸葛决定关上门走人,吵醒他们有什么用?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诸葛想喝水,却发现整个暖水瓶都没有一滴水,自己来的早,搞内勤的阿姨还没有来上班。诸葛把杯子重重的在桌子上顿了一下。他很生气,觉得郁闷。想发泄出来却无从下手,只好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但诸葛没有想到,早上的事情和下午上班后发生的事情相比,这点郁闷和打击居然不值一提。

岳清让李钟吟到他的办公室来,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李钟吟去了,岳清正和吴清远谈话。

“清远,你的那个事情下午再谈,早上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没有时间了,而且有一个上午的准备,我想下午的验收你更充分!”

吴清远虽想早点通过验收,就如画家的油画,作家的文章,演员的片子,总想早点拿出来雅俗共赏一番,但老板这样安排,说明有事情比自己的项目更重要。

“好的,岳总,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岳清很讨厌别人和自己说条件,眼前的这个博士难道也不能避免别人庸俗的想法,剧功自傲还是想要更多的肯定?

岳清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看着吴清远。

吴清远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扭捏,吞吞吐吐了半天,岳清才明白他想说什么,不禁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有前途,哈哈,我说了一句,你就领会了!好,好,我答应你!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好好休息!”岳清每一句话的语气都很兴奋。

李钟吟进来时,刚好听见岳清的后半句话,虽然不明就里,但他感觉岳清的心情相当好。

递了一支烟,李钟吟笑道:“什么事情把我们的大老板逗的这么开心啊?”

岳清用食指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说:“不能说的,是吧,吴大博士?”吴清远不清楚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岳清这么开心,迷茫的站了起来:“那就这样,岳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你们谈!”

岳清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可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搞的吴清远出门了还在挠头皮。

“岳总,找我有事情?”李钟吟很想知道岳清为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但他不会问,老板觉得可以让你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不想让你知道的,问了也不会说,甚至讨厌你。

岳清示意李钟吟坐,点起李钟吟递来的烟,没说正事,倒笑呵呵的说道:“吴清远要和你做连襟了!”

李钟吟啊了一声,有点惊讶,但不反感。吴清远的人品和才华,李钟吟是喜欢的,安静能找这样的人做丈夫,也是不错的选择。

“呵呵,我想岳总找我来不是要告诉我这个事情吧?!”李钟吟觉得没有必要回答岳清的话,安静的感情归宿怎么样,自己有义务关心,但没权利干涉。

听了李钟吟的话,岳清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是的,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岳清很严肃的说道,已经完全没有刚才谈笑风生的神情。

李钟吟吃了一惊,岳清从来没有这样的表情,他意识到岳清要和自己交流的事情非同小可。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想撤下诸葛!”岳清说得很慢,这个决心不好下。高层变动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是掌管销售队伍的领导,就如古时三军统帅,临阵换将兵家之大忌。

从感情上来说,李钟吟当然愿意看到诸葛的下台,但他也清楚,目前的情况,还没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来顶替诸葛的空缺。

“岳总,时机不太合适吧?是不是早了点?现在的销售人员还没有一个能达到诸葛的高度,无论谁上来都不能服众啊!”

“你的思维是不是陷入了误区?谁规定了一个公司必须要有营销总监?”

“不错,但三个商务部门谁来管?群龙无首,容易造成散乱啊!我们是一个销售型的企业,没有营销总监,恐怕在体制上不合理!”

岳清看着李钟吟,心里佩服李钟吟,这个人举贤不避亲,举能不必仇!但他说的话有道理。岳清暗暗叹气,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已经开始动摇。

“岳总,我也清楚诸葛近一年来的状态不理想,甚至把许多精力放到了无谓的人事斗争上去了,但现在撤下真的不是很合适。我建议找他好好聊聊,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同时,我们也物色合适的人选,如果诸葛不能符合公司发展的需要,等时机成熟在考虑。”其实李钟吟已经在物色人选了,但一直没有发现合适的。谋定而后动,不做断米之炊,李钟吟考虑的更全面一点。

“你为什么这么想?按道理,你应该希望诸葛离开这个岗位的!”

“岳总,其实我是一个没有本事的人,这个平台我有感情,而且我也知道,遇见一个好的老板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只有这个平台好了我才能好!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有利于平台的发展,我李钟吟都支持。个人的恩恩怨怨其实都是过眼云烟。”

李钟吟的话听起来太冠冕堂皇了,但岳清知道他说的是真话。李钟吟的性格和做人的准则决定了李钟吟对这个平台的忠诚和执着。他是把自己的职业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来做了。

岳清想了几分钟,办公室里沉静的有些压抑。

“你看,谁和诸葛谈比较合适?”岳清开口问李钟吟,他已经放弃了先前的决定。

“本来你去谈是比较理想的,但后退的余地没有了,我看我先去和他聊聊吧!”李钟吟清楚自己并不是合适的人,但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岳清也觉得让两个有隔阂的人沟通一次,也许可以缓解矛盾,化开心结。觉得李钟吟去是目前最合适的选择,真的出了状况,还有自己这一步可以回圜。

“那好吧,你找个时间安排一下,下午先开会讨论博士的东西!”

李钟吟同意这样的安排,但李钟吟没有想到,几个月后,他会为今天的决定而承担代价。

……本章完结,下一章“:会议室里的较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