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54章: 话里机锋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54章 话里机锋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钟吟坐在椅子上,刚和诸葛谈完,两个人谈的并不愉快,理念冲突不说,连做人的准则都不相同,李钟吟觉得累!

窗外已经夜色深沉。几颗星星已经在天空闪烁,李钟吟想起康德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值得我们敬畏的,一样是存在于我们心中的道德准则,还有一样就是我们头顶的星空!”

但诸葛已经不再敬畏这些,他已经被自己的私欲和愤怒占据心灵。诸葛正在走向毁灭,李钟吟心里担忧的想。

“诸葛,我们很久没这样坐在一起说话了,今天,我请你来吃饭,就是想和以前一样,能和你谈谈心里话。”李钟吟给诸葛的酒杯倒了酒。

“以前好啊!”诸葛简单的四个字,却包含了无数的意思。有对先前友谊的怀念,对先前地位和现在处境对比的失落,但诸葛想得更多的是:以前我诸葛没有对手,公司里我说的话是一言九鼎,但现在,唉,不说也罢……

“以前是好,但我想以后可能更好!”

“不见得!”

两个人的话语之间都有机峰,李钟吟觉得这样的谈话效果并不好,决定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诸葛,以前和将来的事情,一个已经过去,一个还是未知,我们不用为这些事情考虑太多,我们需要关注的是现在!”喝了一口酒,李钟吟接着说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你聚一下吗?”

“你老兄找我,还有什么好事?”诸葛很冲,道不同不相为谋,诸葛认定李钟吟找自己不会有好事情!

李钟吟没有计较诸葛说话的语气,今天找诸葛不是来吵架,李钟吟希望能平心静气的和诸葛好好谈谈,化解诸葛心中的戾气和不平。他不是没有能力的人,只是现在将大多数的精力和智慧用到了没有价值的地方。

“诸葛,你是我在这个公司的导师,按道理,你的见解和你的观念,应该比我更有见地,对这个公司的感情应该比我深,但你现在不觉得步入了一个死胡同,牛角尖。你的作为不仅没有帮助你取得更大的成就,相反在严重的阻碍你进步?”

诸葛认真的看着李钟吟,足足两分钟,李钟吟的眼睛里看不到虚伪和胆怯,诸葛奇怪李钟吟说这些话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

酒店很小,但生意很热闹。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诸葛顺手指了指门口,问李钟吟:“钟吟,你看这些来来往往奔波不断的人,为了什么?”

“为了生活!”李钟吟回答的很快,人活着还不都为了生活?

“等于没有回答!”诸葛嘲笑李钟吟避重就轻,“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来来往往的人,只有两种,一种为名,一种为利。你和我也不例外!”

“名利固然要紧,我不否认我自己的内心还大多数人一样,有私欲和功利,但这个世界难道没有比名利更珍贵的东西了?比如事业和感情?”李钟吟觉得人活着,应该有自己的价值观,惟利是图或者利欲熏心最终将被生活抛弃。

“感情?你也配谈感情两个字,李钟吟,你不要在我面前装清高,你是不是君子,你自己的心里很清楚!”

诸葛的话像一把刀,深深的扎进了李钟吟的灵魂中已经渐渐沉寂封印的往事。李钟吟想到了安然的死,只觉得有一股怒气逼向头顶。但李钟吟无法发作。说出来,和诸葛之间就只是一场没有意义的争吵了。

“是的,我的感情是不完美,但我在游戏规则里行事,良心上没有任何不安!”

“游戏规则?那还不是人定的,你想规则圆它就可以圆,你想方就可以让它方,只要你有操作游戏规则的手段和权力!高官可以红楼一百另八美,左手盖章,右手拿钱,换个小公务员试试?”

诸葛说的比较大了,李钟吟不想把今天的谈话变成了一场辩论。“诸葛,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这样的生活模式不是我们圈子里的。我们只是打工的,打工者有自己约定俗成的规矩。”

“什么规矩?”

“敬业,坦诚、合作!”李钟吟想告诉诸葛的就是这三个词语。

诸葛没有说话,端了酒杯摇头晃脑的看了一圈小店。稍停,指着跑前跑后端菜送饭的小女孩。对着李钟吟说:“她,够敬业吧?薪水微薄做的也苦却毫无怨言;她也够坦诚吧?不会欺瞒老板娘也不会自己卖了香烟老酒把钱放进自己口袋;她也够合作吧?厨师要她洗菜就洗菜,老板要她跑腿就跑腿。可你能告诉我,她的人生有什么价值?”

李钟吟不想辩论,但诸葛的话让他无法不辩论。

诸葛是雄辩和诡辩的专家,他的口才即使是客户都赞扬的。

但李钟吟不怕,不是自信自己的口才比他好,而是自己的立意比诸葛正确!

“诸葛,我觉得你和这样的小姑娘相比没有任何可比性!人家孩小,刚刚在社会上磨练,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许,三年以后,她会是一个优秀的老板娘,跑堂、收款、招呼、分配什么都在行,而且10年以后,她甚至可以是一家上规模的酒店的董事长!”

诸葛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哈哈大笑道:“你在做梦还是她在做梦?现实点啊,老兄!”

“呵呵,你觉得是天方夜谭?我不觉得!”李钟吟直视诸葛,坚定而且有神。

诸葛游离自己的眼睛,他不想看李钟吟的眼睛,他担心自己的防线被李钟吟炯炯的眼神击破。

“以前听你说过:重复行为形成一种习惯,习惯形成一种性格,性格决定一种命运。思路决定出路,如果,这个小姑娘有我刚才的想法,为什么她就一定没有成功的可能?”

“机会!需要机会,但她没有这样的机遇!”

“机会是可以创造的!就如你诸葛一样,机会可以创造!”

李钟吟此时的话切中了今天要说的正点。诸葛楞住,他终于明白李钟吟并不是想和自己把盏临风,笑谈风月,李钟吟有目的!

诸葛放下手中的酒杯,冷笑的说道:“哼哼,我说你李总不会这么清闲得来和我这个落魄人谈心,说吧,你想要我做什么?想要我放弃什么?”

“我没有这样明确的目的,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想你应该是清楚的,不需要我提醒!”

“我当然清楚!我不会放弃我的目标!”

“你的目标是什么?”

“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但现在我不想说!我想成功以后,我会高兴的在你面前说上一天一夜。”

“你要做什么,我不想管,我想提醒你,好心的提醒你,多为公司考虑一下,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越轨!”

“李总,越轨得好象是你自己啊!”

“你……”李钟吟站了起来,想狠狠的给诸葛的鼻子一拳。手指已经紧紧的攥在一起。突然想到,自己这样做,事情传扬了出去,反倒显得自己恼羞成怒!

李钟吟咽了一口唾沫,松开了手掌。端起酒杯,说道:“诸葛,看来我们的理念已经无法融合了,南辕北辙的事情我无法扭转,但有一句话,我要告诉你,我承认我越轨,但只是偏离了感情的轨道,甚至连背叛都称不上,但你做过的一些事情,可能已经超越了道德和人性的轨道!”说完,吱的一声喝完酒,对老板娘喊了声:“记帐!”,转身走了。

李钟吟临走时扔给诸葛一句话:“好自为之!”

诸葛还没完全反映过来,李钟吟已经出了酒店门口。想着李钟吟最后一句话,诸葛心理狂怒不已,好自为之?我诸葛还要你这个后辈来提醒?老子玩的就是心跳,超越什么道德和人性的轨道,操,老子连法律的底线也敢擦边!

李钟吟出了酒店,被外面冷风一吹,冷静下来了,今天的谈话根本没什么效果。诸葛已经完全进入了他自己设计的世界,李钟吟即使是九只牛,也已经没有办法拉他回来。

原先李钟吟也千方百计的想回击诸葛,为自己,也为安然、白雪、安静三个女人。但岳清告诉他要处理诸葛,李钟吟反而担心不利的因素的太多。此时,李钟吟也觉得自己优柔寡断了。

好自为之的还有自己,李钟吟告诉自己,路还在走,不提防脚下的坑,总有摔倒的时候。他觉得现在最好是诸葛能帮自己和岳清下个决心。

诸葛也在酒店里想着:自己自从心态失衡以后,做的事情也的确不能说光明磊落,利用感情欺诈套取别人的录音,诬陷李钟吟嫖娼,挑拨安然和李钟吟的感情,甚至告诉了安然李钟吟出轨,从而导致了安然的意外。

诸葛叹了一口气,自己是有罪过,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诸葛现在已经不再简单的想在这个公司谋取一些利益或者地位,他想和李钟吟较量,不然,天下又不是只有岳清一家公司,何必死皮赖脸的呆着?

诸葛是男人,男人重名声。诸葛不想自己心里永远留下不如李钟吟的阴影,这场戏需要继续上演。

诸葛冷笑的看着李钟吟的背影,心里说:戏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结,下一章“:风中的风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