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57章::城头变幻大王旗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57章:城头变幻大王旗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明过后,K市已经温暖得让人觉得是仲夏,尽管才过了清明的节气,路上已经有时髦的女孩穿起了裙子。和煦的春风里,长裙白云一色,秀发春风齐飞,飘逸之间,也成了K市男人观赏的一道风景。

但岳清没有这样的心情,走在路上,他的心里只有两个字——凄凉。本来上班都有公司的车子和司机来接送,但今天司机小王说不能过来了,他要去接张浩天张总上班。

“世态炎凉!”岳清想着,也好,走路上班。

尽管住的地方离公司并不很远,但岳清早早就出门了。每天都坐车来来往往经过这些地方,岳清今天才发现,这些地方其实很美,如果不是今天走路,他可能还不会知道,这路旁的绿化带已经开满了红的、黄的小花。就长在人行道一侧,还有不远处的市民广场,以前都是一闪而过,但今天看起来大气,而且有一种和谐的美感,连在草坪上跳着木兰扇的老太,也是风姿绰约。

生活原来可以这样简单而美丽,只是自己一直没有发现。岳清一边走一边想,今天是他和张浩天定下来交接的日子,想到这个奋斗了几年的平台就这样转手,岳清一点心情也没有。尽管四十多的人了,可在感情上人和人差不多一样。走在路上,心里酸酸的。岳清自问不是一个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但毕竟几年了,这些心血一下子全被淘空,心里还真有点难过。

不过,岳清现在的心情已经好多了。一路走来,他感受了生活的美好其实更多的时候建立在简单之上。以前拼了老命,忙死忙活,身体总感觉累,晚上无法安睡,什么时候醒来就不断的思考问题,还有不停的应酬交际。岳清觉得自己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

“我要好好的休息!找一个女人谈情说爱!我要开始享受生活!”

岳清对自己这么说,半辈子过去了,都是忙事业,连老婆都没有着落,岳清觉的太亏待自己了。张浩天的篡权、诸葛的出卖不仅让岳清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商不奸,什么叫利欲熏心。

“也好,帮我下了退休的决心!”

岳清不缺钱,他缺安详平稳的心态和休闲的时间,现在他有了!

岳清加快了步伐,像公司走去,今天是他的最后一班!

上班还有15分钟,张浩天已经坐在岳清的办公室里,等着岳清过来。但坐在那里,总觉得那里不舒服!这个办公室太小了,和自己在H市的办公室比起来,相差太多了。

“现在还有哪个老板用这样的大班台?”

张浩天觉得岳清土,土的掉渣。难怪搞了这么多年,岳清也没挣几个钱。

“门面很要紧,不然别人看了以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实力的垃圾公司,那还有谁来和你做生意啊?”张浩天觉得完成交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重新装修。至于人事上的安排和业务上的了解,反正来日方长,张浩天反而觉得不及。

岳清当时选地方主要考虑到成本的问题,K市虽然比不上那些中心城市,但近年来的发展很快,房租可不是小数目了。现在公司所在的金贸大厦是最好的写字楼之一,网络公司上门的客户不多,没必要搞的奢华。岳清一直追求低成本核算的运营策略,今天看来,要彻底的改变了。

城头变幻大王旗!

岳清走进办公室,看见张浩天正儿八经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里愠怒。脸上却是笑容满面。

“哈哈,张总!来的早啊?!哈哈!”

“早了一点,哈哈,岳总今天可是晚了一点”张浩天指了指墙壁上的钟,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哈哈,我是难得清闲啊,有你张总,我岳某人何须早来!”岳清的话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你张浩天是个拣现成的主!

“哪里哪里,花香不忘种花人啊,我张浩天还是记得你岳清的辛苦。不过我这个浇花人以后可能要多用心了!”

“可惜,花无百日红啊!”岳清说的话很刺耳,张浩天听了觉得不舒服。

“怎么,你认为我不是合格的花匠?”

“什么合格,你是合格的花匠?张总真是说笑啊!哈哈……”岳清嬉笑之间,让人搞不清是什么意思。

掸了一下烟灰,岳清突然沉下脸,严肃的说道:“你张总是优秀的摘花匠!”

张浩天觉得血往上涌,脸色变得通红,睁圆了眼睛盯着岳清。

羞辱,他强烈的感到岳清的羞辱。岳清想告诉自己的无非就是说你张浩天只知道巧取豪夺,鹫占鹊巢。张浩天自打懂事以来,还没有人当面这样说他。本想好好的训斥岳清,但转念一想,觉得人家岳清和自己并不存在什么隶属关系,甚至还是公司的股东,而且,平台交接以后的许多事情,还需要岳清的帮忙和打点,不然做事情肯定不顺。

想到这些,张浩天忍下怒气,冷笑了一声,换上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阴阴说道:“岳清老弟,不是我心黑皮厚,坐享其成,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成王败寇,只要我的资本比你多的事实存在一天,你就一天不能赢我!不过,事情归事情,我们好歹也兄弟一场,你岳清的分红我可以给你翻倍,但前提是:你得帮我做好交接的事情!”

“分红?”岳清想着,以后不要把本亏光了就好!网络这行不同于其他的行业,不是关系或者资本能决定一切的!需要的是创新和智慧。

张浩天看到岳清沉思,以为自己开的条件让他心动了,暗暗自得,心想你老岳也不过如此,也就一个见钱开眼的角色。张浩天想趁热打铁,故做亲热的走近岳清拍拍肩膀,说:“老岳,你看我们公司那些人比较优秀啊?”

人才难得,张浩天还是清楚这个道理。

岳清低着头,想了足足几分钟,抬起头看着张浩天说:“老张,做好交接我是愿意的,甚至做的事情会超过你的想象,但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这帮跟了我几年的兄弟和辛苦经营了几年的平台,我希望你善待员工,也善待这个平台!”

“那是,这个平台我占了51%的股份,我不是傻子,喜欢拿自己的钱当石头扔掉。”

“那好,我建议你多听听李钟吟的意见!”

“他是那个副总?单笔业绩几百万的那个?”张浩天已经听说了这个李钟吟,本想好好和他谈谈,但岳清的话,反而让张浩天心生疑虑。

“你很器重他?”张浩天问道。

“人才,一个忠诚于企业的人才,为什么不器重?”岳清觉得张浩天问的奇怪。如果连李钟吟这样的人都不器重,那这个公司还谈什么发展?

“哦……”张浩天长长的尾音,让岳清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一下子想不出来。而张浩天的心里已经决定,李钟吟不能用!

岳清的心腹,只能在初期可以用一下,一段时间以后,必须剔除,即使留下,也是无足轻重的位置。一个重要部门的负责人,必须是自己的人,当然,如果李钟吟可以转心跟自己,也可以重用!但张浩天觉得自己没把握。倒是诸葛,张浩天觉得可以好好用一下,毕竟对自己表态过,而且熟悉,半生不如半熟。

张浩天和岳清扯了一个多小时,看看气氛渐渐冷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张浩天决定走入程序。

“我们开会吧?我和主要干部认识一下。”

岳清点了点头,张浩天让秘书通知开会。

岳清走进会议室,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颜色,熟悉的面孔,但过了今天,自己就和这熟悉的一切告别,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插手这里的任何细节,心里一些淡淡的忧伤浮上。

主要干部都不清楚开会的目的,一个陌生的面孔坐在了岳清以前的位置上,这个人和岳清的神色都很严肃,且看不出悲伤还是喜悦。大家心里猜测着什么但不能交头接耳议论,一肚子的疑惑。

只有诸葛是清楚的,现在也只有诸葛是喜悦的,他仿佛看见太阳升起来,在对他灿烂的微笑。

李钟吟和吴清远明白一些事情,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现在开会!”岳清主持会议。“首先,我介绍一下,这位公司新任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张浩天先生。”岳清话音未落,底下已是嗡嗡声一片。突然的变故让多数人感到诧异和不可接受。

诸葛第一个站起来,用力鼓掌。会议室里先是稀稀拉拉的响起掌声,最后一片热烈,对于新的老板和老总,拍点马屁没有什么不可以,但人总有一个接受的过程,对于张浩天,虽然礼节性的表示了欢迎,但大家心里还是疑虑多于接受。

李钟吟甚至只拍了两下手,就停住没有了动作,他感到迷茫,张浩天能给这个平台带来什么,现在还是未知数。他李钟吟不见得就必须欢迎。

张浩天对这样的场面还是感到不满足,没有希望中那样的轰轰烈烈,甚至还显得冷清和无奈,从这些人的眼里,张浩天看到了浮躁和不安。

“下面,请张总为大家说几句!”岳清说的时候,心里感到一阵阵的抽痛,宛如孩子辛辛苦苦拉扯大却突然要送给别人,还得陪着笑脸说:去吧,人家那比咱更好!

张浩天在掌声中站了起来,他需要一段精彩的演讲。

“今天,初来乍到,兄弟我还望各位多多关照,我张浩天是讲义气的人,兄弟们只要好好做,我不会亏待大家!这里,我先宣布我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在座的每一位兄弟,从今天开始,工资涨10%。”

掌声如潮,真金白银拿到手,多数人会感到高兴。

张浩天觉得自己的怀柔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觉得该给大棒了。

“但我想告诉在座的各位,我张浩天是恩怨分明的人,如果谁磨洋工或者不尽心,那也别怪我不客气!”

会场瞬间安静下来,大家不知道这个张总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但张浩天最后那句话说得阴森,众人的脊背都有一阵凉飕飕的感觉。

吴清远轻轻的嘟哝了一声:“农民”

没想到会场突然安静下来,他的声音反而显得格外的清晰。张浩天也听见了,两只三角眼斜斜的盯着吴清远看了半天,但没有说话,他是一个先做再说的人,他不知道嘟哝的这个人是谁,但这个人,肯定是自己第一个下手的人。杀鸡骇猴,这个人就第一个做祭品吧。

岳清按位置的远近介绍每一个中高层,张浩天没有多少表情,最多点了点头,轮到诸葛的时候,张浩天微笑了一下。

“这位是公司副总李钟吟!”岳清介绍的时候,特意回头看着张浩天。

李钟吟站了起来,向张浩天微微弯了弯腰,不卑不亢笑了一下。

轮到吴清远的时候,岳清刚说了这位两字,张浩天就做了手势叫停,说道:“博士,人才!希望能工作快乐!”

吴清远以为自己的名声已经在外,有些得意,也站了起来,说道:“我是岳总的人,希望能在以后的工作中合作快乐!”

他想说的是我是岳总这个伯乐发现的,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合作快乐。但张浩天听来觉得是在示威,对张浩天到来的抗议和蔑视。

张浩天心里怒火上来:“你个博士,现在还说是岳清的人,没把我放眼里啊,好,我看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手腕厉害!”脸上却微笑着说道:“好,以后我看你的能耐!”

交接会其实就是见面会,象征着权利的交接。短短半个小时,会议就已经结束。张浩天领头走了出去,大家也陆续的离开。李钟吟犹豫了一下,向岳清点了点头,也起身离开。整个会议室只有岳清一个孤独的身影,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岳清细长的背影显得单薄。

走出会议室,岳清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回到原来的办公室,那里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拿出手机给张浩天道个别,开始了他的退休生活。金贸大厦,对于岳清来说,即使再辉煌,也已经是别人的事情了。唯一不能忘怀的是:那段曾经拼搏过的岁月和李钟吟之间战友般的情谊。

……本章完结,下一章“:接风酒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