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58章::接风酒会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58章:接风酒会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钟吟没有去张浩天的接风酒会,他不想去。他清楚一个副总不出席老板的酒会将意味着什么。李钟吟犹豫过,但最终还是决定不去,甚至决定了以后没有向张浩天请假。

李钟吟的内心,此时感到深切的痛苦,也感到了迷茫。痛苦一个战友一个知己的分离,这种分离不是见面或见不到面的事情,而是志同道合的事业的夭折。迷茫自己的出路,张浩天短短几分钟的讲话,让李钟吟感到了张浩天的霸气甚至匪气。岳清严格的来说,并不是文人,但岳清懂得理解和尊重,而在张浩天的身上,李钟吟只感觉到了独断。

在给岳清打了问候的电话后,他约了白雪。

一个男人在痛苦或彷徨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女人,肯定是他的最爱,也肯定是他最信任的人。对李钟吟来说,白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想和白雪好好谈谈,让白雪帮自己分析一下,是不是该离开这里。

咖啡馆里,绮旎的灯光和柔缓的钢琴曲,使坐在里面的人感到放松或者臃懒。李钟吟已经把自己整个身子都埋进了沙发。他告诉白雪先前发生的事情。

白雪沉思着,她知道自己的观点对李钟吟的选择有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她说话必须慎重。

李钟吟拿着咖啡的杯子瞄着吧台的射灯,光线分散开来,宛如彩虹。舞池中间弹钢琴的女孩子,20出头的样子,一身白色的礼服,清爽而不失娇媚。但李钟吟看得出,这礼服面料其实很差,女孩子穿着这件礼服,并不是为了美或者自己喜欢,而是生活的需要。

生命的尊严和生活的压力到底哪个重要?李钟吟现在也许可以不用考虑这个问题,他有存款也有能力,但舞池中弹钢琴的女孩子必须考虑。这每天几个小时的演出报酬,也许是她能继续上学的来源。

“钟吟。”白雪的呼唤叫回了李钟吟飞翔的思绪。

李钟吟恩的应了一声,放下了杯子,看着白雪,希望白雪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她有什么样的建议。

“钟吟,我觉得这么短的时间看清楚一个人很难,但如果你觉得自己继续这样的工作没有乐趣,我不反对你离开,而且,我肯定的告诉你,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

李钟吟知道情人在同一个公司上班,其实是企业忌讳的事情,但白雪的真情和执着,还是让李钟吟感动的握住了白雪的手。

“雪儿,我再观察一段时间,也许是我太敏感了,也许张浩天并不是我以为的那种人。”

白雪没有说话,她相信李钟吟的判断,而且无论李钟吟在哪里,只要还有这样的时间和机会来握住自己的手,白雪就已经满足了。

现在,白雪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高旭的影子,李钟吟手心的温暖,让白雪感到舒适,她轻轻的将自己的脸贴在李钟吟的手背,在哪里,她能真实的感到这份迟来的爱情的温暖。

她醉了,不是一时片刻的温馨的感动,而是一年多感情积累的陶醉。

“钟吟,带我回家好吗?”白雪轻轻的说,说完没有低下绯红的脸,而是勇敢的看着男人。

诸葛在酒会上的表现可以用神勇来表现。张浩天酒量不好。作为主角,张浩天没有办法逃避别人的敬酒。所以开始之前,他就宣布,除了第一杯和最后一杯,其他的酒全部由诸葛代劳。

李钟吟没有来酒会,张浩天居然有预感,所以,他吩咐诸葛安排一切大小事情。诸葛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投其所好的机会,他安排了公司最漂亮的三个女孩子在张浩天的这桌上陪酒,安静就坐在张浩天的边上。

安静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她即使以前酗酒,也喜欢一个人独自品味醉酒后的难受和酒醒时的颓废和失落。张浩天的年纪已经足够当自己爸爸,要命的是不断将手搭在白雪的肩膀或是腰上。

白雪躲了很多次,最后烦了,拿了拎包就想走人。诸葛只有悄悄说尽了好话,安静才没有给张浩天难堪。但她不再喝酒,只是淡淡的笑着,一种揶揄的笑容。

“张总,我敬你!”商务部经理刘敏思已经头昏眼花,但还是强迫自己喝。他敏锐的感觉到张浩天喜欢奉承。但他敬的是张浩天,酒却是诸葛喝的。几圈下来,大家都没有了敬酒的热情,场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张浩天觉得时间也不早了,举起了手中的酒杯,说道:“各位兄弟,感谢各位赏脸为我接风。这里我敬大家一杯,今后可要有难同当啊!”

周围七八个人站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表白自己的忠诚,饭桌上一片嗡嗡声。张浩天仰头喝完,看了一眼依然坐在身边的安静,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安静没有起来和大家一起响应张浩天的号召,她不喜欢这个人。没有理由,第一感觉就不喜欢。张浩天几次三番的想和安静扯些什么,安静都不咸不淡的应付着,张浩天的心里反而有种欲望,征服的欲望。这么多年了,他张浩天还没有搞不到手的女人,尤其是女孩子。几个小钱或者一些戒指项链,就乖乖的靠近怀里。安静的烈性和清高,让张浩天产生了强烈的欲望,作为一个男人,征服一个骄傲的女孩子,非常有成就感。

诸葛看着这一切,张浩天的任何一个神色或者眼神,诸葛觉得都需要揣摩,不然,自己就可能得不到张浩天的赏识和信任。张浩天对安静的眼神,他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诸葛默默的计划,希望能有一个办法让安静像一只羔羊,无辜、无助的走进圈套,最后无奈的接受任何发生的现实。

夜色皎洁,安静走出酒楼,晚风吹来清新的空气。和那个充满酒味、烟气和体臭的包厢相比,外面的世界显得纯洁而且干净。安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内心一些腻味的东西渐渐离开。她不是不会喝酒,而是厌倦那里的虚伪和市侩。

安静想给吴清远打个电话,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当初,安然刚去世的时候,她觉得姐夫李钟吟是自己的依靠;知道安然的死因后,经常酗酒迟归,那晚遇险,诸葛挺身相救后,她觉得诸葛可以依靠;而东南亚之行前后,吴清远的儒雅、敬业和不懂表白的情絮,她觉得也是一种依靠。

安静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善变,而是对自己身边人了解增多和生活阅历增加的必然结果。对李钟吟已经完成了一个角色的转变,由姐夫转变为大哥,诸葛也由转变,一个情愫初生的对象转为疏远的人。对于吴清远,安静却不能明白的告诉自己,他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角色。

哥哥?绝对不是,他有时还需要自己来照顾。情人?不像,自己喜欢他什么?安静自己也糊涂。但心里老想着他,吃饭的时候会记挂他吃了没有,睡觉的时候也能想起他是不是在加班,甚至会莫名其妙的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他发的短信。

电话已经接通,吴清远的手机彩铃居然是狼爱上羊。

安静喜欢这首歌,真实而且嚣张的表白了一个真实的内心世界,她喜欢这样的风格。而安静不能确定自己对吴清远是什么样的感情,也在于吴清远不敢大胆直接的表白自己的感情。

“他喜欢我的!我知道,他的表情没能帮他掩盖内心的感情。”

听着歌,安静胡乱想着,也许吴清远在睡觉,也许吴清远在上厕所,总之,他没有马上接通安静的电话。

安静无聊的晃着脚步,路边的树叶偶尔骚扰她的头发,几秒钟的时间,居然感觉很漫长。

突然,安静的腰被一双有力的胳膊紧紧搂住,连端带抱的往旁边的面包车上塞,安静的手机传来吴清远“喂,喂”的声音,但安静已经听不到,她在尖叫,突然的袭击,让她不仅发懵,而且害怕。重复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干什么?”

因为郁闷,加上受了凉,吴清远发烧了!这个博士在床上躺了几个小时,张浩天的接风酒会他压根就没打算去。

手机响的时候,他本不想接,唱完第一段歌的时候,吴清远突然想起会不会是安静的电话,连忙拿起手机看,果然是安静!

安静的电话他非常愿意接,即使没有说话,吴清远也会觉得幸福,话筒里嗡嗡的声音,仿佛是安静的娇喘,贴着手机,就如贴着安静的肌肤。但吴清远没有想到,接通安静电话,听到的却是安静惊慌而且不知所措的呼喊。

安静出事了!

吴清远没有任何考虑,从床上蹦了起来。他想奔出房门找安静!

手机里还有安静喝骂的声音:“又是你们,你这个大胡子!”

对方没有说话,但立刻传来不太清楚的“啪”的一声和安静“啊”的惊呼。手机里的声音渐渐变少,安静抽噎的声音像鞭子抽在吴清远心上一样。

安静在哪里?什么人在欺负安静?我该怎么办?

吴清远飞速的思考,他开着手机,用坐机给李钟吟打了电话,不用多说什么,李钟吟明白发生了事情。

“报警,你赶快报警!”李钟吟急促的说道。“我马上过来!”李钟吟需要托付已经睡着的孩子,好在白雪有自己的房子钥匙,不用等她过来了!

放下电话,吴清远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嘟嘟忙音,安静的手机已经中断了,对方发现了这个细节。

吴清远整个身子软了下来,高烧加上担忧和焦急,他觉得自己的腿在哆嗦。而安静手机中断,也让这最后一丝线索失去,要帮助安静,现在可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吴清远颤抖着报了警,不是害怕,而是心疼和担忧。安静已经在他的内心住了下来,她的任何一个举动,吴清远的心湖都能掀起一阵巨浪。

吴清远焦急的想着,期盼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安静试探自己的游戏!

“安静,你在哪里?你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法律出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