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6章::风中的烟火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6章:风中的烟火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月光撒上树叶,风吹过,枝叶摇曳,月光便如沙漏中的水银,铺在地上。月光总带着一些凄凉,即使心情好的时候,望着月亮阴晴圆缺,也会产生一种淡淡的忧伤,总觉得人生于世,不会完美。

白雪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情。和李钟吟聚会,是离开丈夫后第一次和异性吃饭。她的内心甚至有一些莫名的激动,也许感情长久荒芜,会变的更敏感。

白雪有写日记的习惯,回家时孩子已经睡了,她也落得清闲,拿出带锁的日记本写起了今天的事情:

今天,我居然在一个不熟悉的男性面前哭,这不正常,真的不正常。我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已经不会有任何的波澜甚至涟漪,但实际上,我依然无法忘记过去,忘记我所受到的伤害和疼苦,我需要找人倾诉,找人安慰,甚至重新找一个人爱。在他面前,我怎么会感觉到亲切,会感觉自己想依靠上去的想法。我只和他接触了两次,不,三次。是因为他和我有同样的生活吗?可我只知道他的妻子在外地不常回家,他一个人带孩子而已。也许,他们是很幸福的,也许,这只是我极度寂寞下迫切需要的感觉?

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居然有这样的一种想法,人家只是和我为工作的事情而约我,我是否有些堕落?但说实话,今天他的一些表现的确让我心动,他是一个懂得体贴照顾的男人,一个有爱心的男人,或者也是一个讲责任的男人。

我不该想他的,我不该介入我并不知情的生活空间,也许,他和我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的可能,一切只是我内心的一种冲动。

但他却让我有一种很深的心疼感觉,也许,他的经历和我相似,也许,他的生活也和我一样辛苦而且无助,我不了解他,但我女性的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需要很多爱的男人,他不坚强,也很脆弱,我能感觉的!

白雪写到这里,孩子蹬了被子。白雪放下笔,给孩子盖上被子,然后斜斜的靠在床上,想着心事,渐渐迷糊的睡了过去。

李钟吟躺在孩子的边上,刚刚老妈还唠叨着吃力,吃不消。李钟吟知道,老妈是在发妻子的牢骚。

和妻子订婚不久,李钟吟的父亲就心脏病突发病故。虽然,李钟吟知道大哥大嫂的争执是刺激父亲的主要原因,但老妈却固执的认为是妻子的晦气,说命里相克。李钟吟也解释了多次,但无法打消对父亲感情很好的母亲的想法。李钟吟也很无奈,好在母亲从来不在妻子的面前提这件事情,李钟吟想想,自己承担了也就算了。毕竟老妈再不唠叨几句,恐怕也要崩溃了!

但老妈和妻子之间的关系实在好不起来,不仅因为老妈的成见,也在于两个人之间性格的相冲。妻子有些偏激,老妈有些固执,虽然都想相安无事,但私下却又对彼此有颇深的成见。一个在李钟吟面前说媳妇的尖酸、懒惰,一个在丈夫跟前吹着婆婆偏心的枕头风,到最后,李钟吟成风箱的老鼠,进也不得退也不成。

咳,管她们呢!李钟吟消极的想,天下的婆媳关系有几个好呢?心里憋闷,李钟吟又抽起烟来。

阳台上,几只夜来香开花了,李钟吟看者淡淡的花色,感觉生命也是淡淡的,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欢乐,活了三十多年了,从来没有狂喜,即便是新婚;除了疼爱自己的父亲过世,自己也从来没有悲恸过。是对生活的麻木还是已经无所欲求,李钟吟自己也不清楚。

香烟慢慢燃尽,手指间有了烧灼的感觉。李钟吟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手指用力弹出烟蒂,飘落的时候,有些火星散了开来,在夜空中很醒目。李钟吟觉得心口砰的一下,想起来什么,模模糊糊的,感觉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李钟吟楞了一下,奇怪自己怎么想起了这个人?

李钟吟想到的是白雪!

吃饭的时候,她说他听,虽然陌生却也有默契。李钟吟知道了白雪一些事情。

“钟吟”白雪已经不再称呼自己李总了,李钟吟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失败了。以后想在白雪面前摆点领导的架子恐怕不行了,不是怕白雪偷笑,而是李钟吟自己再也没法拉下这个脸。

“你知道吗?我每天中午,骑车去孩子的幼儿园,去早了,我躲在窗户的外面偷偷的看,我怕孩子看见我来了不安心。到了吃饭时间,我才进去喂他吃饭,你知道吗?他才2岁!

我哄他睡午觉,有时候上班要来不及了,我就狠心拨掉孩子拉我衣角的手,也不管孩子哭喊,我是母亲,你知道母亲听到孩子哭却转身离开时的心情吗?”

李钟吟能体会一个母亲的心情,看《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时候,他也落泪的,亲情连心。对于孩子,天下的父母是同一种心态。

白雪继续她的叙说:“我是一个经历很多事情的女人,我曾和自己说过:我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有些事情,也许会和我一起埋进坟墓。不过,我死后要埋在A市!因为我想看见儿子”

李钟吟越听越怕,这可不是一般的陈述,有点像遗书的味道了,李钟吟只好打断了白雪的陈述。

“白雪,有些事情不要去回忆,尽管每个人都有故事,但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明天的太阳,生活在过去的人,即使是有幸福的过去,也不可能开心,因为怀念过去是对现状的不满。开心点,生活会好起来的!”

李钟吟知道自己的安慰是苍白的,但没有办法,他这个陌生的男人只能这样安慰。

“我是不是像祥林嫂?但我并不和别人多说自己的故事,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你有种亲切和信任的感觉,我愿意和你说我的故事。”

白雪说了许多,李钟吟觉得自己在今晚是当了一回听筒,做了一次倾听的工具。但李钟吟的内心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伤感,分不清为白雪还是为自己。

就如刚才那风中的火星慢慢熄灭一样,李钟吟感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心里弥漫,充斥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是同情?还是怜悯?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次接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