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目录] > 第62章::冲突

《爱情争鸣系列I——出轨》

第62章:冲突

暮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张浩天在办公室里发火,一个人发火,地上都是被他扫落的纸片和杂物。

虽然是周日,但冲着自己这个新上任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张浩天觉得公司里怎么也该有几个人影,但没有想到公司里一片寂静黑暗,甚至连窗帘都卷得很好。他不在乎员工是否敬业,但自己的尊严不能受到任何挑战,张浩天觉得这是对他极大的侮辱——没有人愿意表现给他这个新老总看!

尤其是李钟吟,昨天接风酒会不但没来,事后也没打招呼,是不是以为有岳清做靠山就可以目中无人?张浩天心想: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李钟吟!

李钟吟不来,张浩天可以理解,但诸葛也没来公司,张浩天觉得不可思议,某种程度上,自己是诸葛获得更大权力、信任的机会,诸葛不该想不到这些。

张浩天决定给李钟吟和诸葛都打个电话,看看他们的态度。

李钟吟的电话是通的,但没有接,而诸葛更是直接关机。张浩天气得七窍生烟。

他不知道,这两个人现在都没有心情来接任何人的电话。

李钟吟一个人跑到安然墓前。安静的事情他必须向安然的亡灵作个解释或者说明。他也可以不说什么,但这样,他觉得良心不安!

安然墓碑上照片,鹅黄的晚礼服和甜蜜的微笑依然显眼,她的人生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凝固在这一瞬间。

“安然,你知道了吗?我想你该知道了,安静,我没有照顾好她。”李钟吟心里默默的说着。手里的烟火已经点燃,在渐渐变热的季风中四处飘散。

“我没有尽到一个姐夫的责任,妈妈当初把她交给我,是期望我能带给她幸福和快乐,但现在,安静要经历一段伤心的往事和一段永远阴暗的记忆了。”

“安然,你恨我吗?我伤害了你,也没有照顾好妹妹。而且发生的这种事情,安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淡忘的,甚至是她一生的伤害。”

李钟吟愧疚的拉扯自己头发,良心的谴责和责任的压力,让李钟吟觉得自己对不起安然。

“你能原谅我吗?原谅我这个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姐夫吗?如果可以,我甚至希望你能在梦中狠狠的骂我!我需要一个人来责备自己,这样我的愧疚可以释放出来。安然,你来吗?”

李钟吟的肩头被一双手轻轻按住,李钟吟诧异的楞住,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灵魂?安然真的能在这样的时间和自己相见?

李钟吟抬头看看,站在身边的是白雪。安然当然不可能从另一个世界回来。

“钟吟,我看你不在家,问清远,他也说不知道,我想,你肯定在这里!”白雪下午从自己家过来,没有找到李钟吟,她敏感的觉得李钟吟在安然这里。李钟吟现在最愧疚的事情,就是无法坦然的向安然作一个良心和责任上的交待。

白雪从李钟吟的手里接过一些香火,在安然的墓前跪了下来,说道:“安然姐,钟吟为安静的事情操了很多心,你看,他现在的白发更多了!安静的事情不怪钟吟,是那些坏人太阴险太无耻了!”

一阵风吹来,白雪手中的香火一会旺一会暗。

白雪接着说道:“安然姐,如果你泉下有知,就保佑安静早点开心起来,让她找到一个完全可以依赖的男孩子。也要帮钟吟找到伤害安静的那个坏人!”

白雪简单的两句话,将心中千言万语说了出来。李钟吟不再说话,白雪说了他想说的,他无法像白雪这样简单直接,他承担的愧疚太多!

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公墓,安然墓前的香火不知道是因为风吹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突然烧起了明火……

诸葛本想下午去公司,张浩天刚来,不管怎么样,都该有一个态度。诸葛混迹官场多年,这点门道还是懂的。

但他没有去,他把手机也关了,他在图书馆里,认认真真的看《刑法》,他想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办法。

但结果无疑让他失望,任何一种版本的《刑法》都明白的告诉他:这是可以判处7年以上,直至死刑的犯罪。

合上书本,诸葛闭上眼睛,他心神俱疲。图书馆的换气扇呼呼的响,诸葛感觉周围渐渐的阴冷下来,现在的天气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都五月天了,即使图书馆的遮阳效果再好,正午时候也该有点闷热。

诸葛睁开眼睛,心神不定的他,奇怪的发现自己对面坐了一个人,一身白衣,长发披肩,正低着头看书。来这个图书馆看书的人不少,坐在自己对面也没什么奇怪,但诸葛诧异的是自己居然没听到一点声响,这个人仿佛是空降的。

诸葛心绪烦躁,自己事情都理不清,哪有时间去管一个陌不相识的女人。诸葛低下头继续翻看着书,但越看觉得越心虚,额头上开始沁出一层冷汗,和刚才的阴冷截然不同。

诸葛抬手摸了一把冷汗,感觉对面女人也在看自己,抬头看了一下,心想或许是认识的也难说。但顷刻之间,诸葛差点就从椅子上一个跟斗摔出来。

对面赫然坐着安然,一个七窍流血,保留着发生意外时模样的安然,脸上诡异的笑容如同蛇蝎一样牢牢的钉在诸葛的心脏上。诸葛脸色刷的铁青,心跳急剧加快,他拼命紧闭双眼然后睁开,对面依然是白衣女子,依旧垂着头看书,浓黑的长发披下,看不清她的面目。

诸葛意识到自己心虚,有心魔,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敢继续坐在这里,他想离开,到人更多的地方去。于是急匆匆到管理处还了书,连借书卡都没拿就跑出了大厅。

图书馆的大门外是三阶楼梯,每阶楼梯大约20级楼梯,诸葛走在第一级楼梯时,发现在最底层的楼梯上,白衣女子背身而立,似乎知道诸葛来了,缓缓转过身来,还是安然,还是七窍流血的安然,诸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眼前一片漆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一直滚到了最低的那一级楼梯,脸上、手上不少地方滑破。周围几个人觉得奇怪,这个胖子怎么无缘无故的晕了?反映过来后,诸葛已经爬起来仓皇拦了出租车走了。

回到家里,诸葛看见妻子在,胆子大了一点,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想起下午可能自己孤单在公司里,诸葛不禁心里又发毛了。思前想后,诸葛干脆关了手机,钻进床铺蒙头睡倒,但他睡不着,他不敢睡,担心梦中有更可怕的场景出现。

张浩天当然想不到李钟吟和诸葛有这样的事情,发了一通火,心里渐渐冷静下来,也许是岳清以前留下的规矩,周末不准加班!张浩天用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张浩天这样的老江湖,不用多调整心情,几十年的摸爬滚打早让张浩天练就了即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也闲庭信步的本事。

他不会老是为这样的事情烦恼,他要考虑的就是人事的变动!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张浩天来了,就要弄点动静出来,不然,下面的员工会以为我张浩天好欺负。心里这么想着,张浩天在桌上的白纸写了三个人的名字,没有多加考虑就在一个名字上画了个勾,在一个名字上画了叉,第三个名字上,张浩天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在名字的后面画了一个问号。

张浩天扔下笔,走出了办公室,他需要女人,没有女人,他感觉自己的生活就是没有空气,女人的tóng体就是他张浩天的养分。在烦闷的时候,他越加需要发泄!但幸运的是,现在的女人不难找!

一阵风吹来,桌子上的纸头飘了起来上面的三个名字依次是:诸葛、吴清远、李钟吟。

周一,除了安静,大家都陆续来公司上班,老板换了,大家都小心翼翼。李钟吟沉了个脸,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是记挂一个人在家的安静!诸葛脸色很差,可还背着手在各个办公室荡来荡去,只有权力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他才能欣然面对生活。

吴清远年轻,脸上藏不住事情,几次看见诸葛过来,几乎忍不住冲上去和他扭打起来,但想到安静的名声,硬生生的忍了。

张浩天的女秘书通知管理人员开会,这样的事情本来都是李钟吟安排通知的,这一个细小变化,多数人居然都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不自然,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外面是阴天,会议室里光线很暗。但张浩天没有示意开灯。他想继续施加一种沉闷而且紧张的气氛。

“各位兄弟,今天我第一次主持会议,主要想和大家探讨一件事情——我们的平台到底好不好?究竟我值不值花这么多的钱?”

底下嗡嗡一片,吴清远进行网站重构的会议大家还没有忘记,今天再开这样一个讨论平台好坏的事情究竟有没有很大的必要?

“恩?大家没话说?还是不想说?”张浩天的话音明显有威胁的成分。

“张总,我个人认为这个话题目前不需要讨论,以前岳总在的时候已经深入的讨论过了!”说话的是汪洋。

“放屁,岳清讨论过的事情就不能在讨论?我张浩天觉得需要讨论的事情肯定有我的道理,不是岳清有没有讨论可以决定的!”

汪洋脸色发青,他一屁股坐下,心里决定:我从此当哑巴!

“张总,呵呵,我简单说两句!”现在是刘敏学,他觉得不说可不好,张浩天的眼睛不停的扫在与会人的脸上,早说了早轻松!反正有人挨骂了,自己再挨骂不丢脸了,至少说了以后不用心里记挂担心什么。

“以前,我们是讨论过,现在吴总的项目已经通过验收了,虽然没有正式产生效益,但我觉得平台走势很好!”

“你是刘敏学,我知道了,你坐吧,项目验收通过不等于项目赢利!”

底下又嗡嗡一片,张浩天露出了外行的面目,互联网不可能每一个举措都产生效益,网站存在一天就有一天的价值。关键看浏览量和效果!想互联网尤其是大型门户网站赢利,不是一个难字可以形容的!

诸葛很想早点起来,但不好意思和手下去争这样一个表现的机会,趁大家交头接耳的时候,干咳了两声,等会场安静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张总,我个人认为我们原来的平台不错,商务和客户的反映相当不错,倒是网站重构了以后,倒有不少客户反馈网站效果不如以前。”

“是吗?”张浩天要的就是这句话,他要证明岳清一些决策是错误的,也需要通过“验证”错误去顺理成章的解决人事上的问题。他考虑的不是这个平台的发展,而是自己在这个公司里首先必须保证员工尤其是管理人员绕着自己转,其次再是业务的发展,钱他不缺!

“诸葛总监,我觉得你的结论下得太早了?”李钟吟站起来说道:“从后台的数据上看,重构以后,搜索的条数明显比重构前增长,个别时间的增长比例甚至超过了4位数。现在即使真有你说的效果不好的情况存在,我认为也是为重构前的错误在还债!”

李钟吟的话音未落,吴清远就站了起来,他憋了一肚子的气,为公为私,他都需要理论一番。

“我们都是IT人,都明白一个道理,网站的价值虽然最终是由经济效益来确定,但在发展的过程中,点击量就是最好的评判标准,我不是商人,我不懂业务,但我知道,作为网站,没有浏览量就是没有效益!

而且,虽然我是重构项目的策划人和主要执行人,在这里说这些不会没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但我光明磊落的说:这个平台经过重构一定会比以前好,除非有人硬生生的要拆毁这个平台!”

李钟吟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吴清远的最后一句话有问题了。

“博士,你说有人要拆毁这个平台?你怀疑谁啊?公堂之上无私情,我希望你还能一样光明磊落的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诸葛阴险的说道。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这个人是谁?我想不用多说,大家心里清楚!”吴清远没有畏惧,即使是张浩天这样问他,他也一样回答。

“没有发生的事情大家不要乱猜测,今天的会议主题不是这个。”李钟吟打了圆场,这样争执下去,对吴清远不利,没有根据的事情在会议这种正式场合提出来,按古代的说法是动摇军心,按罪当斩!

两个人都不服气,但只好坐下,李钟吟的理由让人无法反驳。

张浩天的心里暗暗佩服李钟吟,如果吴清远在继续这个话题,自己就要问吴清远了:“你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我?”不论吴清远怎么回答,他都难逃落入圈套,最后扫地出门。

李钟吟救了吴清远!张浩天心里长叹一声,可惜!奈何你李钟吟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会议十分冷场,张浩天觉得再开下去,自己的脸上挂不住,第一次开会就主持这样,失败!看来,岳清手下的这些人还是有素质的。不会因为谄媚而丢失必要的原则,重要的是,这些人都认可这个平台,对这个平台十分的重视和忠诚。张浩天心里动摇了一下,甚至想萧规曹随,一个好的平台好的团队何必要活活折腾起来呢?自己是商人,商人无非就是赚钱!

张浩天借口自己不舒服,会议先暂停。他想好好的理理自己的思路。但第二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张浩天终于挥起了“杀人”的刀。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疼的感觉”↓↓↓更精彩哦!